余承东给华为开车

发布时间:20-11-2522:55

多年以后,余承东肯定也忘不了十年前的那次座谈会。

那是2010年12月3日,在这场“高级座谈会”上,任正非对华为终端业务做了八字评语——创新不够,能力不够。当时给运营商做了10年贴牌厂商的华为,基本上在赔本赚吆喝。海外主市场印度一度把价格砍到50美元,而一部iPhone最低也要499美元。

这场会议后来被认为是华为终端转折的“遵义会议”,由此确定了华为做面向消费者自主高端品牌手机的决心。高级座谈会后不久,华为消费者业务BG组建,与运营商BG、企业BG并列为华为三大主业务。任正非亲自点将,余承东被从华为欧洲片区总裁职位上召回,履新消费者BG CEO。

余承东

2018年,在余承东带领下,华为消费者BG首次超过传统现金牛——运营商BG,年收入份额达到3489亿元,占比48.4%;并在2019年将这一份额扩大到54.4%,成为华为集团新的现金牛。

现在,任正非和华为需要余承东这个牛仔再次出马,捕获另一头牛。

华为官方11月25日宣布,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业务管辖关系从原来的ICT业务管理委员会调整到消费者业务管理委员会,并重组消费者BG IRB为智能终端与智能汽车部件IRB,任命余承东为智能终端与智能汽车部件IRB主任。

此前,随着售出荣耀,余承东已卸任荣耀终端有限公司董事长。但其消费者BG CEO的职务并未发生变化。这也意味着,余承东日后就得一肩挑两担,一边继续带领华为手机在重重围堵下杀出血路,另一方面,他必须承担起新使命,就是将智能汽车BU,打造成为华为的又一个现金牛。

给华为开车的余承东,能顺利驶出无人区吗?

A

伴随“915”美国禁令正式生效,来自供应链的子弹已经不足以支撑华为手机的进攻。IDC 2020第三季度手机跟踪报告显示,华为当季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滑,因麒麟芯片难以为继,甚至部分产品线都将面临减量或停产。

华为手机不仅要直面市场份额的下跌,还得眼睁睁看着友商一步步蚕食华为释放出来的市场空白。

2020第三季度,小米财报披露,手机重回全球前三。可以预料,接下来的第四季度乃至明年,小米肯定会想尽办法夺回中国第一。华米OV中的其余两家,也全在盯着华为留出来的空间。

华为手机业务增长放缓甚至停滞之下,寻找可替代的新增长曲线就变得迫在眉睫。

2019年5月22日,华为被美国加入“实体清单”6天后,任正非签发了一封文件,向华为员工讲述了公司的产业组合策略:华为的产业组合要均衡。既要有短周期的智能终端,更要有中周期高粘性的联接和计算业务,同时我们也要有相对长周期的车联网业务,但总体上要围绕华为三十年来构筑的ICT核心技术来布局,要聚焦,要坚持做强产业,而不是做广产业。

文件签发5天之后,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正式批准成立,隶属于ICT管理委员会管理。

经过30多年发展,华为衍生了一套适合自身的管理哲学,任正非要求“一定要先有领袖再立项做产品,而不是产品立项了再找主管”,并奉行“宰相必取于州郡,猛将必发于卒伍”的选拔标准。

在3G时代,帮助华为开拓欧洲市场、参与塑造出“圣无线”的余承东身上,就有着任正非最为欣赏的华为人典范品质:既经受过一线炮火洗礼,又有着不灭的雄心壮志。

从1993年加入华为以来,余承东一路打怪升级,历任华为3G产品总监、无线产品行销副总裁、无线产品线总裁、欧洲片区总裁、战略Marketing总裁等职务。

“遵义会议”之后,任正非免去余承东欧洲片区总裁职务,调回国内,全权掌管新组建的消费者BG。曾主管消费者BG战略的芮斌回忆,在任正非眼里,消费者BG这个“坑”就该种余承东这根“萝卜”。

新生的华为消费者BG,在余承东带领下,用了8年时间,超过了运营商BG,成为集团新的核心和现金牛。选择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并入华为消费者BG,任正非显然相信余承东,能够复制下一个终端奇迹。

B

8年时间,余承东带领华为消费者BG造就了一个与“圣无线”并列的“神终端”,华为(含荣耀)手机全球销量在2019年达到2.4亿部,位列全球第二。

华为手机的成功之路并不平坦。2012年华为首款高端手机Ascend P1问世,然而全年仅卖出了50万台。相比之下,同一时期的三星Galaxy S Ⅲ上市仅5个月就突破了全球3000万台销量,iPhone 5在3个月内就售出2740万台。

当时业界质疑声一片。而且,因为取消贴牌定制机的决策,华为直接得罪了包括英国沃达丰、法国电信等在内的一票欧洲运营商客户,纷纷选择终止合作。

华为海外一门店

华为终端被逼到墙角,退无可退。这一年,余承东立了个胆大包天的目标:华为智能手机2012年销量要达到6000万部。然而最终只达成了3200万台。

当年,包括余承东在内的9位高管均未领到年终奖。任正非在华为年度优秀表彰大会上,还特意送给了余承东一台歼-15舰载战斗机模型,希望消费者BG能够放下包袱,再次“从零起飞”。

这次起飞,华为找对了节奏。从2012年第一季度起,中国开始首次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智能手机市场,并保持至今。

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小米,凭借极致性价比直接坐稳国内第一。华为该怎么办?市场研究机构Strategy Analytics的一份数据显示,2012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苹果份额19.4%,三星30.4%,两家占据了全球手机厂商99%的利润。

余承东给出的战略定位是:做高端,“世界上没有人记住第二,都记第一”。

为此,在余承东主导下,华为终端砍掉了90%的低端手机,并明确对标苹果、三星。

此后直到2015年Mate系列大放异彩的3年间,余承东每年都在反复教育终端团队不要做廉价、低端、同质化产品。

考虑到华为做手机之前,一直深耕To B市场,终端团队大多缺乏消费者导向意识。余承东就要求员工都要到门店里去站店,当促销员。

同时,华为终端成立后,余承东还调整了研发,将上海研究所作为研发智能手机的主基地,偏传统功能手机的研发部门就都迁至西安。在刚开始的至少2年时间里,余承东随时都在给华为终端人洗脑,统一思想。

为了跟小米竞争,余承东2012年确立了双品牌策略,成立互联网手机子品牌荣耀,并于2013年独立运营。在荣耀发展过程中,华为擅长的跟随策略贡献巨大。凭借细致入微地观察对手,甚至比对手更了解对手,荣耀在2017年超越小米,成为中国互联网手机第一品牌。

C

在任正非眼中,余承东就是干业务的“余疯子”;在广大网友心里,余承东则是不折不扣的“余大嘴”。这些特质在他的高调个性和敢说敢做上,体现地淋漓尽致。

媒体曾调侃,就没有余承东不敢吹的牛:2012决定做自主品牌之后,他就喊出硬件世界第一目标,之后逢发布会必说赶超苹果、三星;2014年,随着华为Mate7成功敲开中高端市场大门,余承东在2015年曾先后说过“荣耀会超越小米,华为会成为国产销量第一品牌”、“3年内超越苹果,五年内超越三星,做到全球手机销量第一名”……

这些当时听起来付诸一笑的目标,被华为在往后3年内逐一实现。唯一的遗憾是,势头正盛的华为,遭遇了美国封禁,余承东在2019年感叹:如果一切顺利,华为手机(发货量)大概率会成为全球第一。

尽管海外市场受挫,2019年华为(含荣耀)手机发货量仍超过2.4亿台,实现超过16%同比增长,稳居全球第二;其中5G手机发货量超过690万台,成为真正的全球第一。

如今,华为终端凛冬已至。车联网业务作为未来的增长新引擎,传闻已久的靴子终于落地。

2019年深圳5G体验周:华为展示5G各领域的应用,

含华为5G+车联网。

华为官宣,为了增强智能汽车部件业务与智能终端业务的技术、资源的互动,经公司总裁批准,就智能汽车部件业务的管理做出如下决定:

1、 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IAS BU)的业务管辖关系从ICT业务管理委员会调整到消费者业务管理委员会,同时任命汪涛为消费者业务管理委员会成员。

2、 重组消费者BG IRB为智能终端与智能汽车部件IRB,将智能汽车部件业务的投资决策及组合管理由ICT IRB调整到智能终端与智能汽车部件IRB。任命余承东为智能终端与智能汽车部件IRB主任。

3、 以后谁再建言造车,干扰公司,可调离岗位,另外寻找岗位。

智能终端与智能汽车部件IRB和消费者业务管理委员会要坚持华为不造车的战略,且无权改变此战略。在文件末尾,华为给出了一个禁言期限——有效期为3年。

D

2019年的一次上海战略会议上,任正非提出了华为发展的基本逻辑:方向可以大致正确,组织必须充满活力。这是指导华为开拓新业务的理念性纲领,也是应对未来不确定性的关键。

车联网、人工智能、边缘计算一直是任正非不断提及的华为未来三大突破点。对于车联网,任正非进一步给出方向,认为面对智能汽车的联接、车载计算、自动驾驶等都是车联网的重要方向。华为要作为战略坚决投入。

同时,任正非也给车联网业务划定了雷区:坚决不准做电池。华为要聚焦在算法和数学相关的方向,谨慎对待化学、物理的东西。

任正非

回到当下的智能电动汽车领域,前有市值已突破4000亿美元的特斯拉,中有国内互联网造车新势力代表——蔚来、小鹏、理想等,市值也都在300亿美元以上,后还有陆续等待上马的传统车企。依托未来新的智能能源管理系统,车联网的前景,要比手机产业拥有大得多的想象空间。

2020年10月30日,华为全栈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对外公布,首批采用华为全栈智能汽车解决方案的车型,如沃尔沃XC40 RECHARGE和广汽埃安V也逐一露面。

余承东透露了与沃尔沃汽车VolvoCars合作的一些具体细节,主要是为车主提供HMS for Car华为智慧车载解决方案。它可以把华为应用市场、华为快应用、华为智慧助手等服务应用到车机,从而提供一系列智慧化服务,如在开车进入离家500米范围内时,车机可自动启动“回家模式”,提前打开家中的窗帘、空调等设备。

就像华为轮值CEO郭平所说,车联网本质仍是围绕华为在联接和计算领域的特点,华为提供未来核心的HMS操控系统,帮助更多车企实现联网智能。“是手机装了四个轮子”,郭平形容道。

在车联网之前,同样被华为寄予厚望,应对不确定性的业务新星——云计算,在成立3年后,于2020年初被提升为集团第四大BG,与原有的运营商BG、企业BG、消费者BG共同成为华为四大核心业务。

2020年9月份的新员工见面会上,郭平表示,华为云中国市场已经从去年的Others进入到行业前二,逐步站稳脚跟。

车联网需要几年站稳脚跟,接下来就要看余承东的了。

参考资料:

《华为终端战略——从手机到未来》,芮斌 熊玥伽著

《华为正式出售荣耀手机 一场关于求生与成长的交易》,腾讯科技

《熵减——华为活力之源》,华为大学

《小米取代华为,想多了》,AI财经社

《穿过幽暗的岁月——华为915后的生存简析》,宁南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