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局|特朗普式撤军:不分时间地点,不管是敌是友

发布时间:11-2216:04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赵恩霆

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下令,明年1月中旬以前,分别从阿富汗和伊拉克撤军2000人和500人,从而使美国在这两个国家的驻军规模均缩减至2500人。这意味着超过一半的驻阿富汗美军回家过圣诞节的愿望落空了。从海外战场撤军曾是特朗普的竞选承诺之一,也是他四年来的一大心事。从叙利亚到伊拉克,再到阿富汗,甚至还有盟友德国,特朗普式撤军不分时间地点。正因如此,美军还没撤完,特朗普与军方的关系先走到了悬崖边。

2019年11月底,特朗普和夫人梅拉尼娅在感恩节之际突访阿富汗慰问驻阿美军。

【与宿敌握手】

四年前,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曾呼吁停止美军在中东地区“荒谬无休止的战争”。为此,他对选民承诺,如果当选总统,将减少美国参与海外冲突,把美国士兵带回家。他声称,“美国人民已经厌倦了没有取得胜利的战争”。

特朗普指的就是阿富汗战争。他曾说,阿富汗离美国很遥远,阿富汗战争旷日持久,耗费了巨额金钱,耗费了美国士兵的青春和生命,这一切必须结束。这一论调成为特朗普上台后推动从阿富汗撤军的基础。

去年11月底,在夜色的掩护下,特朗普首次突访阿富汗,在感恩节之际慰问驻阿美军。今年10月7日,特朗普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发文称,“我们应该让仍在阿富汗服务的美军人员在圣诞节前回家。”那一天,正是阿富汗战争爆发19周年的日子。

驻阿富汗美军

阿富汗陷入战乱和动荡以来,已有约2400名驻阿美军阵亡,数以千计美军人员受伤。美国国防部的一份报告显示,自2001年9月11日以来,在阿富汗、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战争已耗费美国纳税人超过1.57万亿美元,阿富汗战争已成为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战争。

阿富汗战争打了19年后,当年被推翻的塔利班非但没有被消灭,反倒成为如今控制阿富汗近半国土、国内政治和解进程不可或缺的重要一方。换句话说,特朗普从阿富汗撤军的前提是摆平塔利班。

当年战场上的敌人,在特朗普这儿成了谈判桌上的对手。2018年10月,美国政府代表与阿富汗塔利班代表首次会面。此后,在近一年时间里,双方进行了9轮谈判。去年9月初步协议即将出炉之际,特朗普突然叫停谈判,取消了与塔利班领导人的秘密会晤。当时,美国国会、内阁和军方普遍反对特朗普签署一个对塔利班几无强制约束力的协议。

去年11月底特朗普突访阿富汗一周后,美国与塔利班重启谈判。今年2月底,美国政府阿富汗和解事务特别代表哈利勒扎德与阿富汗塔利班分管政治事务的领导人巴拉达尔在卡塔尔首都多哈签署和平协议。

今年2月底,美国政府阿富汗和解事务特别代表哈利勒扎德(左)与阿富汗塔利班分管政治事务的领导人巴拉达尔在卡塔尔首都多哈签署和平协议。

根据协议,驻阿美军人数在今年6月已从超过1万人降至约8600人,剩余美军和北约联军士兵将在14个月内撤离阿富汗。塔利班则承诺不允许其成员以及包括“基地”在内的其他组织成员利用阿富汗国土威胁美国及其盟友的安全。

11月17日,美国代理国防部长米勒宣布特朗普撤军令时,驻阿富汗美军约有4500人。按照计划,明年1月15日前,美国将从阿富汗撤军2000人,从而将驻军规模削减至近20年来的最低水平——2500人。

对此,阿富汗塔利班第一时间表示欢迎。塔利班发言人在发给美国《新闻周刊》的一份声明中说,此举将成为迈向结束美国在阿富汗近20年战争的建设性措施,朝着结束阿富汗战争并实现阿富汗独立迈出务实的一步。

美国代理国防部长米勒

【想走又想留】

特朗普最新撤军令的另一个组成部分,是明年1月15日前从伊拉克撤出500人,从而将驻伊美军人数降至2500人。此前,驻伊美军已从5200人降至3000人。与阿富汗战争类似,2003年爆发的伊拉克战争同样劳民伤财。

2010年8月底,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突访伊拉克,目的之一就是主持驻伊美军正式结束在伊拉克作战任务的仪式。2011年底,美国从伊拉克撤军,仅保留少量美军士兵保护美国驻伊拉克外交机构。

当时,正值中东、北非地区政治大动荡,在随后几年里,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趁机做大做强,2014年夺取了伊拉克西部和北部、叙利亚东北部大片地区。随后,美国不得不重新向伊拉克派兵,牵头反恐国际联盟打击“伊斯兰国”,为伊拉克政府军提供支持和培训。

一名美军士兵悼念在伊拉克战场阵亡的战友。

2018年12月,特朗普宣称已经彻底击败了“伊斯兰国”。尽管这一说法遭到法国等盟友的质疑,但在特朗普看来,这个结论足以用来推动另一个撤军计划——从叙利亚撤军。按特朗普的说法,从叙利亚撤军的唯一理由就是“伊斯兰国”已被击败。

美军重回伊拉克反恐的同时,也趁叙利亚内战之际,在未经叙利亚政府允许的情况下,向叙东北部地区派遣了约2000人规模的特遣队,向当时占据叙东北部的反恐伙伴库尔德武装提供支持。

2018年12月特朗普突然宣布从叙利亚撤军后,五角大楼预计会在60天至100天时间里完成撤军。但随后美媒爆出撤军时间将延长至120天,且将留驻200人。接着,特朗普又在2019年初的内阁会议上改口,宣称从未对从叙利亚撤军设定时间表,军队将会缓慢撤出。

实际上,在那之后,驻叙美军只是从叙利亚转入伊拉克境内,短暂停留一段时间后又返回叙东北部地区,并将控制目标瞄准当地的油田设施。

驻叙利亚美军战车车队。

相比那些海外战场,特朗普任内最大规模的一次撤军发生在德国。今年7月底,特朗普下令从德国撤出约1.2万美军,将驻德美军规模削减至2.4万。其实,这是近些年来不断恶化的美德关系的写照。

特朗普多次点名德国没有缴足北约的“份子钱”,没能完成北约成员国防务支出占GDP2%的目标。同时,德美贸易摩擦不断,就俄德“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龃龉不断,特朗普与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私人关系更差。

不过,从德国撤出的美军只有6400人能回家,其余5600人将被部署至比利时、意大利和英国等欧洲其他国家。今年8月,美国又与波兰敲定向其增兵1000人,驻波美军规模达5500人,未来波兰将有能力接纳最多约2万美军。

另外,特朗普还在考虑撤回全部驻索马里美军。自1993年“黑鹰坠落”事件导致美军惨重伤亡后,美军撤出了索马里。特朗普上台后,为打击索马里“青年党”,将美军重新部署至索马里,现阶段约有700人。

特朗普和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私人关系毫无情谊可言,美德关系也在防务、贸易、能源等各领域矛盾不断。

【跟军方失和】

尽管近年来特朗普政府在逐步撤回驻阿美军,但他上台之初宣布的阿富汗战略可不是这个方向。2017年8月,特朗普在弗吉尼亚州发表讲话,宣示新版阿富汗战略。当时,他宣称美国将提升在阿富汗战争中的参与度。

具体来说就是加钱加人,即在2018年国防预算中安排600亿美元用于“海外应急行动”,包括用于向阿富汗增兵4500人,使驻阿美军人数从1万人升至1.45万人。

特朗普这一看似违背竞选承诺的战略宣示,带有明显的军方影子。特朗普执政后,首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就是美军退役中将弗林。此人在特朗普竞选期间就扮演防务和安全问题顾问角色,只是他因牵涉“通俄”而任职不足一个月便匆匆去职。

特朗普前期在防务和安全问题上发挥重要影响的,是第一任国防部长、美军退役上将马蒂斯,第二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美军现役中将麦克马斯特,以及从国土安全部长转任白宫办公厅主任的美军退役上将凯利,还有美军参联会主席、上将邓福德。

马蒂斯(上左)、麦克马斯特(上右)、凯利(下左)和邓福德(下右)。

这几位将领在美军中拥有很高威望和影响力,而且不难看出,特朗普起初在国防安全领域十分倚重带有浓厚军方背景的官员。他们拥有丰富的军旅经历,在制定政策时倾向于确保连续性和稳定性,反对美军从海外战场仓促撤军,强调与盟友的协调性。

但个性强势的特朗普并不喜欢老将军们的说教,他们主导的政策更不符合特朗普的真实意图。久而久之,双方矛盾逐渐爆发,老将军们被逐一踢出白宫决策圈:麦克马斯特在2018年3月离职,同年底马蒂斯辞职;2019年初凯利辞职,同年9月邓福德任期届满卸任。

与此同时,对老板胃口的强硬文官上位:“鹰派”博尔顿成为第三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更听话的蓬佩奥从中情局局长转任国务卿,挤掉了与特朗普闹翻的蒂勒森。此后,在防务和安全领域决策中,博尔顿和蓬佩奥展开了主导权之争,在第二任国防部长、大学同学埃斯珀的加持下,蓬佩奥最终胜出。而博尔顿,后来也与特朗普翻脸,被蓬佩奥的部下奥布莱恩取代。

博尔顿(上左)、蓬佩奥(上右)、蒂勒森(下左)和埃斯珀(下右)。

于是,就有了特朗普政府后期接二连三地“突然”撤军。其中,只有从叙利亚撤军一事,特朗普没能拗过国会、政府和军方以及北约盟友的反对,最终不了了之。其他诸如从阿富汗、伊拉克甚至德国撤军,尽管同样遭到普遍质疑和反对,但都遂了特朗普的愿,只在撤军时间和规模上有所妥协。

撤军的最后反对者埃斯珀被解雇一周后,特朗普下达了最新的撤军令。代理防长米勒上任后向五角大楼员工发出的第一封公开信就强调,贯彻特朗普撤军的选举承诺。他在信中写道:“所有战争都必须结束……我们迎接了挑战,我们尽了全力。现在,是时候回家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