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利:数字人民币对打破数据垄断有重大作用

发布时间:11-2213:26

过去一个月,中国央行在深圳开启全球最大规模的数字货币测试,是央行数字人民币迈向实际应用的重要节点。

“数字人民币用户信息和所有交易数据全部集中在中央银行,将会比今天所有商业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或者互联网平台的大数据都要全,这个可能在打破数据垄断上会有重大的作用。”11月21日,中国银行原副行长王永利在2020“读懂中国”国际会议(广州)平行研讨会上说。

商家不收费仅是深圳测试中的特例

数字人民币,是人民币的数字化,由人民银行统一管理,实施双层运营模式——央行仍然是发行数字货币的第一层,指定的运营机构参与运营并向公众兑换则是第二层。

王永利表示,数字人民币定位为流通中的现金M0,不计息,总量由人民银行统一管理,单位或个人都需要下载央行统一的数字货币APP,并通过央行指定的商业银行办理数字货币的兑换。所有商业银行及非银行支付机构可以此基础上再开一个数字人民币的钱包,为客户提供日常的收付服务并可适当收费。

10月9日,深圳市面向在深个人以“摇号抽签”形式发放1000万元“礼享罗湖数字人民币红包”,每个红包金额为200元,数量共计5万个。

对此,王永利强调:“在深圳的试点里,所有的商家都不收费,这曾经被很多人认为是数字人民币跟以前第三方支付最大的不同,那仅仅是在测试过程中的特例,未来不可能所有日常的收费都免费,这是不合理的。”

数字人民币试点刚刚起步,王永利指出,目前数字人民币只能用于支付,不能用于发放贷款,时间久了就会形成数字人民币与传统人民币两套运行体系并存,会带来很多新的问题。

另外,目前数字人民币也没有对外开放,模型模式还没有形成国际标准。王永利提醒,有些说法认为数字人民币推出会对人民币国际化、国际货币体系和支付体系带来巨大的影响,实际上都为时尚早,根本还不可能。

未来数字人民币或将尽可能替代传统货币

提及未来数字人民币的深化改革,王永利认为,央行数字货币平台要向全社会开放,所有机构要在这一平台开设一个数字人民币基础账户,只用于被查,不办理业务,因此不予计息。各类金融业务仍由相应的金融机构办理,社会主体需要在金融机构里开立数字人民币的业务账户,并进行业务处理,业务账户必须按照业务的约定计息。

同时,社会主体的业务账户,在央行基础账户保持勾连的关系。目前下载的数字人民币钱包,前提都是统一下载央行数字人民币APP,所以数字人民币运行的总入口是央行。

“如此一来,数字人民币用户信息和交易数据将集中在央行,形成全社会数字人民币在央行的‘一本账’,同时在金融体系中,央行基础账户和商业机构的业务账户并存、相互勾连。这样就可以使数字人民币尽可能替代所有传统货币,不仅仅是现金,还包括允许商业银行发放贷款、购买债券等,所有业务都可以用数字人民币办理,从而避免两套运行体系长期并存可能带来的麻烦。”王永利说。

此外,王永利还提到,数字人民币的供应链可以突破现有的现金束缚,现金在货币总量的占比已不到4%,供应规模有限,如果想向海外发展,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必须要有所突破。

对打破数据垄断有重大作用

数字人民币实施央行之外的有限匿名,也就是说,除政府部门在权限范围内调查非法交易的情况外,商户、第三方支付平台无权获取消费者的支付数据,而不是像现在的支付机构同时知道收付款两方的信息。

对此,王永利称:“有限匿名最大的表现是数字人民币用户信息和所有交易数据全部集中在中央银行,会比今天所有商业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或者互联网平台的大数据都要全,这个可能在打破数据垄断上会有重大的作用。”

王永利补充道,由此会带来一系列变化,比如现金收付量可能会进一步减少,相关产业会进一步萎缩,银行卡同样如此,非央行数字货币,以及互联网公司的数据优势,都将受到深刻的冲击。

同时,大量数据的聚集会给央行数字货币系统维护、大数据的运维带来巨大的挑战,这些数据如果闲置不用,或仅仅用于查询,不够的,一定要研究如何开放,并作为未来数字金融的基础设施。现在数字货币依然在探索和起步阶段,发展任重道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