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庭审日记丨缺失的4小时

发布时间:11-2018:09

本文转自【央视新闻客户端】;

温哥华当地时间11月19日,来自加拿大边境服务局的官员索米思卡特拉加达(Sowmith Katragadda)继续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就孟晚舟引渡案作证。卡特拉加达是第四位来自边境服务局的官员,他的工作笔记与之前出庭作证的他的同事和上级相比,更为齐全一些。然而,辩方律师指出,包括他在内,几位边境服务局的证人都不约而同地集体缺失了2018年12月1日逮捕孟晚舟那天,最关键的多处信息。

缺失的4个小时

从卡特拉加达的工作笔记上可以看出,2018年12月1日,他的工作笔记第一行写的是“6:00,开始值班了”。然后,直接跳到了11:10的工作内容。那么,这中间的4个多小时的工作内容为什么“缺失”了呢?

△卡特拉加达的工作笔记缺失了6时到11时10分之间的内容

从19日法庭上律师的交叉询问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其实,这4个多小时里,边境服务局和卡特拉加达本人的工作内容还是挺多的。

上午9:30之前,卡特拉加达接到了上司的电话,拿了一个袋子,然后去了上司的办公室。

上午9:30,边境服务局和联邦警察开了一个联席会议。这个会议是双方商定如何逮捕孟晚舟的,警方还出示了逮捕令。由此可见,这个会议有非常关键的内容。

然而对这个会议,包括4位证人在内,边境服务局的所有人都没有记录下来。不要说会议内容和与会人员,就是这个会议本身都被“缺失”了。那么,这个会议为什么不能被提及?是不是有谁下了封口令,不许记录这次会议?

卡特拉加达说,他在与会之后就知道逮捕孟晚舟是个重大案件,他甚至为此做了一些准备。因为知道以后可能会对簿公堂,所以就注意保留相关的记录。但是却唯独不提这个让他知道案件重要的会议,岂非咄咄怪事?

重大信息缺失

辩方律师指出,边境服务局几位证人的工作笔记,缺失的还有几个重大信息,这包括:孟晚舟当天是否要入境加拿大、他与上级的那个电话、孟晚舟和华为公司对加拿大国家安全的威胁、加拿大联邦警察将要逮捕孟晚舟。

这几条信息的缺失看起来很奇怪。

作为工作笔记,一定是涉及工作内容的。边境服务局出场的4个证人“不约而同地”声称他们担心孟晚舟和华为公司威胁加拿大国家安全,却没有一个人在工作笔记中提及于此。边境服务局的几位证人都声称,对孟晚舟进行入境检查是正常程序。既然如此,为什么谁都不记录?毕竟,这个这项所谓的“正常”程序是在上午的会议上刚刚确定的重要内容。而且,这个会议决定了对孟晚舟进行入境检查后有警方完成逮捕。这个肯定不同寻常的情况,为什么也没有人记录呢?

卡特拉加达的这个看似比较完整的笔记也是疑点多多。

卡特拉加达承认,他的这个工作笔记是从他的上司、也是4位边境服务局证人之一的司各特柯克兰(Scott Kirkland)那里抄来的。他在18日的听证中还说,自己知道案情重大,所以要做工作笔记。这就前后矛盾了,他是忘记写工作笔记,才要去抄上司的?还是他其实有工作笔记,只是不拿出来作证?

辩方律师直接表示,怀疑卡特拉加达的工作笔记是刻意漏记了很多关键信息。从加拿大电视CTV的记者戴维莫尔科(David Molko)在社交媒体上公开的一页会议文件上看,确实存在事后编造谎言的可能。

△戴维莫尔科(David Molko)在社交媒体上公布的一页会议文件

莫尔科在社交媒体上说,这页文件与边境服务局高层与卡特拉加达的一次会面有关。从内容上不难看出,这显然是在事后为逮捕孟晚舟的过程统一口径。

看到这页文件,我们就知道,为什么边境服务局的几位证人的证言如此出奇地一致,所谓的工作记录也是高度重合。

在19日的听证过程中,卡特拉加达还承认了几个重要的信息:

1、他承认在廊桥扣押孟晚舟的手机是应联邦警察要求,因为美国联邦调查局希望得到孟女士手机,扣押手机不是出于入境检查的目的。

2、他承认孟晚舟有权在转机区域等侯下一个班机而不必入境,孟晚舟也明确表示不想入境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对孟晚舟进行检查的目的是协助警方逮捕。

3、他承认他与上司的无线电通话可以被警方听到,也就是说,边境服务局对孟晚舟的检查过程一直在警方的监控下进行。

4、他承认对孟晚舟的行李并没有检查。众所周知,行李是入境检查不可或缺的项目,也就是说,边境服务局对孟晚舟的入境检查只是幌子。

(总台记者 张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