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帝国的继承者们

发布时间:10-2518:29

人们常说,韩国人的一生离不开三件事:死亡、税收和三星。

今日(2020年10月25日),随着屡陷税收风波的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死亡,这三件事同时凑在了一起。

前不久,福布斯公布的2020年韩国富豪榜上,李健熙仍以173亿美元高居榜首。这位名义上韩国最富有的男人,他的征程其实在6年前就早已停下。

2014年5月10日晚11点,72岁的李健熙突发心梗,被紧急送往医院急救,此后陷入了长达六年的昏迷。

如今,奇迹没有发生。

在李健熙去世后,三星方面发布声明:“李董事长是一位真正的远见卓识者,他将三星从一家本地企业转变为世界领先的创新者和工业强国,他的遗产将是永恒的。”

遗产是永恒的。而这永恒的遗产将交给谁?

这是李家的事,更是韩国的事。

01 “变革之主”李健熙

如今,李家的三星集团已历经三代。

它成立于1938年。那时的中国尚处在日军的侵略里,大半国土已然沦陷,毛主席在延安的研究会上作了《论持久战》的演讲,确立了全国抗战的理论纲领。

同年,在朝鲜半岛,28岁的李秉喆在大邱西门市场创立了三星商社,从事贸易和酿造业。

随后,三星先后办起了韩国第一家糖厂、第一家毛纺织厂。

60年代后,羽翼渐丰的三星又开始向着保险、医疗、电子等领域进军,逐步成长为韩国国内不可忽视的财阀帝国。

1987年,李健熙经历了一系列斗争,从三个儿子里脱颖而出,顺利接任父亲成为三星集团的会长。

三星董事长李健熙

作为典型的“变革之君”,李健熙一经上任就喊出了“二次创业”的口号。

但权力的交接总是不甘平静。

韬光养晦,步步为营,接班后李健熙整整花了六年时间,才终于在1993年正式站到了经营一线,成为三星的实际掌控者。

在具体行动上,他采取了以下N种措施,其中的许多操作,至今都值得身处变革中心的管理者们仔细学习:

通过对下属公司社长的扶持来孤立秘书室——团结大多数,斗争极少数;

调离了原秘书室室长苏秉海、对秘书室进行大规模的人事调整;

大举任用自己信任的人,将秘书室的权力逐步收拢;

有条不紊地与其他兄弟姐妹分割财产——肃清边界,维持内部稳定;

弱化三星在韩国国内占据第一的概念,反复强调全球化竞争格局,在各大会议上多次强调三星集团面临的危机——树立新的共同目标;

一改以往寡言少语的沉稳个性,在洛杉矶会议雷霆震怒,将推卸责任的高管直接赶出会场——表明决心;

积极与民众接触,积极在媒体面前曝光——将个人与企业深度绑定;

从企业文化、logo、公司会歌等上层建筑入手,营造焕然一新的感觉——新文化建设;

多次在内部进行鼓动人心的演讲;

将上下班时间从原来的早8晚5,改为早7晚4,同时要求员工在一段时间内坚持用左手吃饭——让员工从整个身心都感受到,改革的切身影响;

终于,这一切在法兰克福展会上被浓缩为了一句话,被外界媒体反复引用:“除了老婆和小孩,其他全部换掉。”

在这样的新经营战略下,已然是韩国第一的三星从自我陶醉的温床中猛然惊醒,再次焕发出新的活力。

在随后的20多年里,李健熙带领下的三星终于真正走出了韩国,成为了国际市场上颇具竞争力的一流跨国企业集团。

02 长公主的陨落

在继承人问题上,李健熙不愿重蹈父亲李秉喆的错误。

一开始,李秉喆老爷子的想法是三个儿子平分家产。

但次子李昌熙整日里提笼架鸟、走狗斗鸡的玩乐,而小儿子李健熙又是不为其所重视,因此没过多久,李秉哲就决定将家产只托付给大儿子李孟熙一人。

然而过早的确认“大统”,使得李孟熙开始日渐沉沦,能力下滑。在其自己负责的所有公司项目,不到半年就出现了业绩下滑严重,出现亏损。

据韩国《同胞新闻》报道,李秉喆曾在一份回忆录中写道,李孟熙上位不足半年,便让三星陷入一片混乱。

随后,三星的股东们联手上书,要求李秉哲重新考虑接班人选。压力之下,李秉哲最终收回了大儿子的所有管理权。

品尝过权力滋味后,李孟熙实在不甘就此收手,竟回家偷偷收集了父亲的偷税漏税黑历史,直接实名举报到了青瓦台,想把老爸送进监狱。

这一举动让李秉哲勃然大怒,立即把李孟熙赶出了家门。

而二儿子李昌熙为了博取父亲的欢心,主动提出顶罪入狱半年,出狱后,三弟李健熙已然成为了三星帝国的接班人。

顺利即位后,李健熙吸取教训,在继承人问题上从未声明过会有子女单独继承三星产业,而是给一子三女各自留下了希望。

这四人中,李健熙最为疼爱的就是小女儿李尹馨,20岁时就拿到了接近2亿美元的股份,前景光明。

然而一场意外改写了这一格局。2005年11月,李尹馨在美国纽约曼哈顿公寓内用电线自杀身亡,年仅26岁。

很长一段时间里,李健熙曾对外宣称是死于车祸,闪烁不定的死亡原因至今未有定论,在韩国财团内部权力争夺的大背景下,一切都显得是那样扑朔迷离。

李尹馨死了,而继承者们的战争仍将继续。

从左至右分别是二女儿李叙显,大女儿李富真,长子李在镕

虽说一视同仁,但在重男轻女思想十分严重的韩国,大儿子李在镕所负责的公司却也是含金量最高,分别是三星电子和三星金融。

而另一边,大女儿李富真则负责三星酒店和化工产业,三女儿李旭显则只是管理服装和广告业务。

李富真作为三星长公主,曾无限接近过权力的宝座。

自从韩国名校延世大学毕业后,李富真就随父亲一同在商场历练,能言善辩、敢于闯荡的性格,一度被韩国人称为“小李健熙”。

2010年,李富真被提拔为新罗酒店(Hotel Shilla)和三星爱宝乐园(Samsung Everland)的负责人,也因此成为三星下属公司中首位女总裁。

纵然是三星帝国中一个不起眼的边缘产业,在李富真的努力下也逐渐经营得有声有色。

五年时间里,新罗酒店的销售额从接手前的4303亿韩元(约25.7亿元人民币)提升至2015年的3.25万亿韩元(约 194 亿元人民币),增幅超过 650%。

这一成绩也让她呼声日渐高涨。

但她失败的婚姻,终究还是让李健熙无法选择她。

2014年,李富真向法院申请了离婚,为世人揭开了童话故事下的残酷现实。

多年前,正当李健熙为自己的宝贝女儿筹谋介绍门当户对的另一半时,李富真却表示自己有男朋友了。

他就是平民出身,自己的保安负责工作人员,任佑宰。

无法接受现实的李健熙,在一家咖啡馆里从天黑坐到了天亮。

被爱情冲昏头脑的长公主,坚定不移地要捍卫自己的婚姻自由,而整个家族中,除了长子李在镕之外,没有一人支持。

不过如今再回头看这兄长的支持,则别有另外一番味道。

坚持之下,任佑宰如愿抱得美人归,这样的结合在那一阶层,可以说十分罕见。

结婚后,李家安排任佑宰去麻省理工读硕士学位,然而,读书的痛苦在其看来比死都难受。

回忆起那段日子,任佑宰说:“那段时间太痛苦了,我两次吃安眠药自杀,但都被富真救了回来,我当时抱着她,哭得像个孩子。”

不过,在有些人看来,没能力,有爱也可以。可惜依然事与愿违。

2014年,李富真向法院申请了离婚,理由是任佑宰婚后醉酒对她进行家暴,且不止一次。

震惊全韩的消息迅速引爆了韩国舆情,本以为嫁给了爱情的李富真,居然是嫁给了爱的铁拳。

李富真前夫任佑宰

街头巷尾的热议,让李富真在集团内部威信大失。李健熙也失望透顶:婚姻大事尚且如此闹剧收场,又如何能放心交给其掌控如此庞大的三星帝国?

而另一边,三女儿李叙显一直没有表现出什么过人之处,这样的背景下,独子李在镕成了唯一的选择。

03 末代继承者?

认定了李在镕后,二代目李健熙处心积虑,进行了周详的布局。

2013年底开始,三星集团曾进行连番“惊奇大交易”,将主要事业进行垂直整合,正如二十年前李健熙有条不紊地与其他兄弟姐妹分割财产一样,一番操作后,李在镕的继任也变得清爽明朗。

2013年12月,二女儿李叙显,被父亲李健熙由第一毛织副社长的位置,调到爱宝乐园出任服装事业部社长。

2014年4月,三星集团在电子领域的附属企业三星SDI与第一毛织合并,对外称“三星SDII”,业务范围包括电子材料和汽车材料。

整合后,李在镕掌控下的电子事业链更趋完整,也在事实上形成了“电子材料(第一毛织)-零配件(SDI)-三星电子”的产业链条。

大合并后,李在镕以新三星物产30.4%的股份,成为最大的股东,并借助于交叉控股,已实际掌握了三星集团。随后,李健熙被送入医院持续昏迷,李在镕已然成为了实际三星的第三代掌门人。

然而,为了顺利接班,李在镕的政商操作却为自己带来了麻烦。

在此之前,三星内部曾计算,如果按照法律缴纳遗产税,李在镕掌控的三星电子等企业价值超过11万亿韩元,而韩国遗产税高达60%。

为了避开这一法规,李在镕曾经多次向时任总统朴槿惠行贿,希望换取政府支持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这两家三星集团旗下企业合并,从而大幅度地减少自己继承三星集团所产生的遗产税。

2016年10月,当值总统朴槿惠的闺蜜崔顺实“亲信干政”事件被曝光后,曾借助崔顺实帮忙牵线的李在镕一事,也随之浮出水面。

据查实,李在镕曾经先后向朴槿惠及崔顺实提供了高达433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49亿元)的贿赂金。

2017年2月17日,韩国检察院逮捕了李在镕。2月28日对其正式提起诉讼。

在庭审时,李在镕哭诉道:“总统强迫出资,我是受害者,谁能拒绝总统的要求?”

然而最终的庭审依然不利,一审判决有期徒刑5年,李在镕甫一接班,就在牢里过了一年。

随后,一次又一次的上诉后,李在镕行贿案迎来了二审结案判决,首尔高等法院刑事13部宣布,判处李在镕有期徒刑2年6个月,缓期4年执行。

李在镕被当庭释放。

不过,压力并未完全消失。

在韩国,财阀经济是韩国经济的基石,也关系着国家经济命脉,在各个现代化的企业背后,往往都是大规模、多元化的家族所有与经营。

除了三星之外,现代、LG、SK等其他大型公司,背后都是财阀的世袭制。

三星祖孙三代掌门人:李秉喆、李健熙、李在镕

如现代集团,创办人郑周永之后,其弟弟郑世永、儿子郑梦龙、郑梦宪先后出任会长,郑梦宪会长逝世后,如今现代集团会长是郑梦宪妻子玄贞银。

再比如SK集团,创办人崔钟建后来接棒予弟弟崔钟贤,崔钟贤又让自己儿子崔泰源来接手SK集团会长。

LG集团也不例外。创办人具仁会接棒予儿子具滋暻,后来孙子具本茂出任第三代会长。而现任第四代会长具光谟,是具本茂弟弟的儿子(侄子),也是其养子。

在这样的背景下,被捏住辫子的李在镕,已然成为了当局打开局面的一把重要钥匙。

2020年5月,李在镕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三星集团从此不再有世袭制。就公司经营等问题向全体国民致歉,称自己“没有想法将公司的经营权继承给子女”。

冰封百年,历经三代的财阀冰面上,终于有了第一丝裂痕。

2020年2月10日,一部名为《寄生虫》的韩国电影在奥斯卡一战封神,成为奥斯卡历史上第一部非英语的金像奖最佳影片。

影片将韩国“贫富差距”的现实推向了极致,矛头直指背后的财阀集团。

有趣的是,在奥斯卡的颁奖典礼上,剧组压轴致辞的人并不是该片的导演,而是一位名叫李美敬的女性。

她的身份我们其实也并不陌生,她就是李健熙的侄女,李孟熙的女儿。而她背后的巨兽CJ集团,则脱胎于原来三星旗下的第一制糖。

不管人们多么不喜欢继承者们的存在,现实却告诉我们,刺向财阀的力量,终究还是要来自财阀本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