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区房,到择校,再到摇号,教育兜兜转转这些年,改了什么(下)

发布时间:10-2321:41

4. 管理不力带来的混乱

全民奥数时代确实造成了一大批学生,这些学生天赋不错再加上自身努力,在优质教育资源的推动下,迅速和一般学生拉开了差距。

但在这个阶段,无论是政策还是学校的管理都相对滞后了。一大批问题也就随之出现了,其中部分无良教师更是使得这些问题日趋严重化。

首先是奥数是只适合5%的学生,是少数人的游戏。全民奥数的结果只能是绝大部分人成为分母,这个结果自然不为家长所接受。

于是禁“奥”的呼声此起彼伏,禁“奥”是表象,实质上是对这类形式竞争的不满。也是为了给自己孩子争夺优质教育资源的努力。

期间经过几次反复,到了2017年,奥数被教育部全面叫停。其标志事件是奥数的四大杯赛全部停办。

但奥数比赛的停办,并没有改变名校挑选优质生源的行为。不能考奥数了,语文拉不开差距,学校考核的主要方向依然是数学和英语,且择校考核内容远比学校大纲要求的更难。

也就在这阶段,为了在择校中取得优势,学校开始加大了教学难度,超前学和提前学成为了常态。在一些学校中,课后补习也成了常态。

部分无良老师看到了这个机会,纷纷开设各种补习班,甚至还出现上课不讲补习班讲的奇葩事件,严重违背师德。

这种超前学和提前学明显加重了学生负担。减负开始成了主旋律。

5. 减负的结果

1994年,国家教委颁发了《关于全面贯彻教育方针,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过重的意见》,这是国家层面上第一次提出减负。当时的背景正是择校开始兴起。应该说,教育部对这个问题还是有一定的预见性。

但这个政策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无论是刚开始的奥数,英语,还是后期的提前学和超前学,都愈演愈烈,其根源在于家长和学生对于优质教育资源的渴望。

很大程度上,什么样的小学直接决定小升初择校的结果,什么样的初中基本决定中考的结果,而什么档次的高中基本对应什么样的大学。

无论是否承认,这个逻辑大概率是正确的,于是竞争的时间节点不断前移,直至蔓延到了小学低年级阶段。竞争从小学入学就开始展开。

而教育部为了减轻学生负担,一直在推行减负。措施也越来越激烈,从教学内容到作业时间都做了明确规定,甚至连放学免费补课都被严厉禁止。

一方面教育资源的争夺愈发激烈,一方面学校教学内容在不断弱化。市场和需求出现了矛盾,于是课外补习班黄金时代正式到来,一发而不可收拾。

在这个过程中,无非是本该学校学的东西,改成去补习班学。学校减负了,学生和家长不但负担更重,且承担了极大的经济压力。

6. 摇号是不得已的选择

教育部减负的目的和措施完全不被市场接受。不得已,教育部祭出杀手锏,公民同招,摇号入学正式登场,且被严格执行了。

这个政策本质上是伐峰填谷,强求公平。表面上,阳光分班使得教育资源不再向提高班倾斜,不准入学考试使得民办不能掐尖招生,使得各学校生源趋于平衡,确实很公平。

但实际上,这种表面的公平造成了生源的极大差异,而生源的极大差异造成老师上课难度提高,且只能按照平均水平来教学。这必然造成学霸浪费时间,差生听不懂。

更为重要的是学校的教学难度降低并不能使得中考高考竞争程度降低。中考50% 的淘汰率和高考10%以下的985,211录取率,仅仅指望学校的基础教学显然是不够的。

于是,学校学习成了副业,课外培训机构上课成了主业,尤其是学霸更是如此。到了这个阶段,既需要拼爹(昂贵的补习费用),也需要拼娃(课内课外连轴转)。减负成了一句空话。

总结:

在第一阶段,基本属于计划经济时代,相对公平一些相安无事。第二阶段,属于过度阶段,也是无序竞争阶段,无论政府是否采取措施,这个过程都不可能太长。

第三阶段,市场化阶段,相对而言,这个阶段是最正常的。至少学生的主要学习场所是在学校,承担知识传授的主体是老师,家长除了监督基本没有其他任务。

这个阶段也相对公平,完全凭学生自己的能力,只要想学,只要有能力学,就一定可以学好,大概率能得到较好的教育资源。各级学生都分别处于不同等级的学校和班级,都能因材施教,且教育的主体是学校和老师而不是家长。

但部分家长的过度维权(禁奥)和少数无良老师的有偿补课行为打破了这个平衡。无论如何,名校总得有个选择生源的标准,奥数被禁的直接后果就是超前学和提前学成为了常态。

这种常态下,学生负担加重已经是无可改变的事实了。而学校的减负则把这种负担直接推给了家长。

教育的形势也随之发生了根本改变。学校不再是主要的学习场所,教师也不再是主要的知识传授者。取而代之的是家长和课外培训机构。

到了这一步,家长累,学生更累的现象成为了必然。此外,学生教育费用也直线上升,给家庭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即使现在的摇号,也不可能改变这个结构。学校减负已经成了定局,只要重视孩子学习,家长就必须和孩子一起挑起所有学校减下的负担。

到了今天,内卷化状态已经形成,只要没有外力打破这个状态,只会越来越卷。学生和家长的负担也只会越来越重。

如何改变这种状况?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增大供应,也就是普及高中教育,增加高等院校数量;另一个是减少需求,就是加强和重视中职教育,给中职毕业生也能生活得有尊严。。

而按照目前教育部相关措施,显然选择的是后者。结果如何,拭目以待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