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员每个选民!特朗普和拜登谁能守住佛罗里达,守住摇摆州?

发布时间:10-1818:52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程靖

10月10日,特朗普阵营宣布了大选前最后阶段的拉票计划:用一周时间亲自前往佛罗里达州、宾夕法尼亚州、艾奥瓦州和北卡罗来纳州,举行竞选集会。

佛罗里达将是特朗普本次“摇摆州巡回拉票”的第一站。今年夏季的民调中,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的支持率一度落后超过8个点。尽管进入秋季以来,两人差距日益缩小,但预期中的激烈与焦灼,让才刚经历了感染新冠、入院治疗和“奇迹般”出院的特朗普无法再等下去:

“佛罗里达州,明天见!大集会!”11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

兵家必争之地

10月12日,佛罗里达州桑福德机场的停机坪上聚集着数千名特朗普支持者,绝大多数人没有戴口罩,许多支持者已经在此等待了四个小时甚至更久。

(图说:10月12日,特朗普在桑福德的竞选集会上。图/AP)

2019年底,常年居住在纽约的特朗普把居住地迁到了佛罗里达。特朗普走上宣讲台时,人群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在长达一小时的演讲中,特朗普表达了回到“家乡”的快乐心情,“我们要取得比2016年更大的胜利。”

“特朗普现在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感染新冠三天就出院’的英雄形象。他要通过大型集会展现出他康复后有活力的一面,让大家知道他是一个值得被选择的领导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孙成昊对纵相新闻指出。

选举网站“真正清晰政治”截至17日的民调显示,在佛罗里达州,特朗普以1.4%的微弱优势落后于拜登。孙成昊认为,对于共和党来说,在这里落后民主党,肯定会有一点意外,“佛罗里达州是特朗普必须拿下的一个州。”

佛罗里达的集会重启了特朗普的竞选之路。在这里,由于两党差距微小,失去任何一个群体都有可能失去入主白宫的主动权。

特朗普到访的三天后(15日),他的副总统候选人彭斯来到佛罗里达州打了一场“闪电战”,他在迈阿密的一座古巴人纪念碑下发表演讲,抨击了奥巴马政府对古巴的友好政策,强调了共和党政府对古巴的强硬立场,意在巩固古巴裔选民的支持。

早在九月底,特朗普还在委内瑞拉裔众多的多拉尔参加了拉丁裔支持者的讨论会。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善于利用古巴裔和委内瑞拉裔选民对“社会主义”的敌意,长期将拜登和民主党妖魔化为“社会主义者”。

(图说:10月15日,彭斯在迈阿密古巴人纪念碑下发表演讲。图/AP)

15日的演讲中,彭斯还“表彰”了自己在抗击疫情方面的贡献,承诺“安全有效”的疫苗“马上就会问世”。佛罗里达州是美国疫情最严重的热点地区之一,截至10月16日,该州累计确诊超75万例,累计病亡超1.5万例。

因此疫情也是两党争夺佛州的一个重点议题。在特朗普来到桑福德造势前,拜登就已批评了特朗普。拜登当天发表的一份声明写道:特朗普既没有保护好佛州人的生命,没有维持医保,也没有减轻新冠疫情对佛州经济的影响。

一天后(13日),拜登来到民主党重镇布洛沃德县的彭布罗克派恩斯市。与特朗普不同的是,拜登采取了谨慎的策略——集会规模较小,拜登本人也佩戴着口罩。在当地社区中心,拜登抨击了特朗普的防疫工作,称特朗普自己和夫人感染新冠,还在白宫举行“超级传播聚会”是不负责任的行为。拜登声称,特朗普认为新冠大流行中的老年人是“可以被牺牲的”。

(图说:10月13日,拜登在彭博洛克派恩斯市的竞选集会上,观众都戴着口罩。图/Reuters)

众所周知,新冠病毒对老年人更为致命,而阳光灿烂的佛罗里达州历来是退休人群的天堂。在2016年大选中佛罗里达州的出口民调中,特朗普在65岁及以上的人群中赢了希拉里17个百分点。但《纽约时报》近期的民调显示,拜登以微弱优势在佛州老年人中领先特朗普(47%:45%)。在当天的演讲中,拜登似乎想抓住老年人心中最柔软的角落:“过去七个月里,你们有多久没有和家人拥抱了?”

拜登对佛罗里达州不可谓不努力。迈阿密市民、华人船长Jay对纵相新闻表示,自己平时上网工作时,浏览器里时不时会跳出两党阵营的竞选广告,“广告非常多,但三分之二都是拜登投的,只有三分之一是共和党投的。”

九月下旬,拜登提名为总统候选人后的首次竞选活动就来到了佛州中部城市基西米,以争取当地波多黎各裔选民。几乎同一时间,前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宣布,他将投入1亿美元资助民主党竞选活动,将佛罗里达州“变成蓝色”。

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佛州民主党民调专家、策略师阿曼迪表示,拜登和团队很清楚地明白,佛州是通过管理微小差距、并尽可能动员每个潜在选民来赢得胜利的,“几千张选票或一个百分点就能决定胜负。”

“摇摆州中的摇摆州”

由于美国总统选举是间接选举,采取选举人团制度。全美共有538张选举人票,赢得其中270票就能当选总统。因此,摇摆州选举人票历来具有决定性意义。佛罗里达州拥有29张选举人票,超过了赢得大选所需票数的十分之一——这也意味着,“得佛州者得美国”。

除了1992年外,1964年以来每届大选中佛罗里达州的投票都与大选结果一致。不过,当今年夏天拜登在佛州的民调支持率遥遥领先特朗普时,很少有人真的相信民调结果,因为从没有人能在这里大胜对手——过去六届大选中,两党在佛罗里达州的得票率差距不会超过2.6%,为全美50个州中最低。

比如,2012年总统选举,奥巴马在佛州仅仅赢了罗姆尼0.9%。2016年大选,特朗普以2%的优势战胜了希拉里。

佛罗里达选民的倾向也难以琢磨:2000年,共和党候选人小布什获胜;2008年,佛州人选出了民主党人奥巴马;到了2016年,堪称全球最大“黑天鹅”的特朗普在这里赢得了胜利。

这是一个政治光谱五光十色的州:据美国政府网站Share America数据,佛罗里达州35%的注册选民为共和党籍,37%选民为民主党籍,27%注册了小党派或没有党派倾向。

被称为“阳光州”的佛罗里达过去以养老人口闻名,但近年来,作为共和党传统票仓的老人已不能完全代表佛州:出生于1965年及以后的年轻三代人占到了总体选民的54%,其中大部分都是无党派人士;这里还有不少“雪鸟”,即从寒冷的中西部和东北部飞来过冬的选民。

由于靠近中美洲,佛罗里达州的移民问题也很突出:据美国移民委员会数据,佛罗里达州每5个居民中有1人出生于美国以外,每8名本土出生的居民中有1人有至少1名移民父母。2010-2014年间,佛州至少有42万名美国公民与至少1名无身份移民住在一起。而主张接纳移民的民主党更可能得到他们的支持。

此外,佛州有着全国第三高的拉丁裔人口数,自2016年以来增长了8%,目前占全州选民的五分之一。拉丁裔选民也难以简单定义:2018年中期选举的出口民调显示,佛罗里达州的拉丁裔选民只有54%选择了民主党;年长的古巴裔选民倾向于共和党,年轻的古巴人、海地人、波多黎各人和其他拉丁裔选民更可能投票给民主党。

(图说:尽管古巴裔选民传统上支持共和党,但也有一些古巴裔选民选择了拜登。图/Holanews)

因此,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评论文章指出,佛罗里达州的选情将决定选举之夜是变成“选举周”,还是“选举月”。历史上最为戏剧化的景象发生在2000年大选:小布什和戈尔就佛州计票结果打官司。佛州最高法院裁定重新人工计票,遭联邦最高法院推翻。小布什最终以537张选民票的微弱优势赢得佛州选举人票,入主白宫,前后耗时33天。

美国大选本质是“摇摆州大选”吗?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曾分析过各州的人口地理数据(包括种族、年龄、教育程度、收入和宗教),并与美国全国做比较,发现伊利诺伊州和堪萨斯州最能代表美国——但前者深蓝、后者深红,没有哪个候选人愿意花费精力在这两个州竞选。

放眼全美国,从2000年到2016年的五次大选,有38个州每一次都投给了同一个党派,如纽约州、加利福尼亚州,被政客们自动划分为民主党的阵营。

而在50个州中,有48个州采取“胜者全得制”(Winner-take-all),即本州的选举人票全部给予在该州获得相对多数普选票的总统候选人。因此,在大选中拥有决定性意义的并非人口最多,或人口地理上“最能代表美国”的州,而是政治倾向不甚明朗的摇摆州。

“摇摆州”的名称最早提出是在1936年的《纽约时报》上。彼时,民主党总统罗斯福和对手兰登正在战况激烈的中西部拉票。但从2000年大选开始,“摇摆州”才真正成为媒体报道的香饽饽。

《历史》网站指出,人口地理的变迁、两党意识形态极化,或是大量温和中立的选民都会使一个州变成摇摆州。今年以来疫情、经济、就业和种族主义等“多重危机”,已经重绘了2020年美国大选摇摆州地图。

除了佛罗里达州外,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也历来是两党激烈争夺的对象。美国媒体和民调机构通常有一份包含6~15个州的摇摆州名单。《华盛顿邮报》认为,2020年悬念较大的州包括亚利桑那、密歇根、明尼苏达、内华达、新罕布什尔、北卡罗来纳、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星等8个州。

《政治》(Politico)网站则给出了一份“另类”的摇摆州名单:亚利桑那州、佛罗里达州、佐治亚州、密歇根州、明尼苏达州、北卡罗来纳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选举人票共计127张。其中亚利桑那、佐治亚和明尼苏达过去被认为是坚定的红州。

看总统候选人重视哪些州,就看他们在哪里投入了最多的广告与竞选活动——今年8月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全国大会召开后,70%的竞选活动只出现在了6个州:宾夕法尼亚、北卡罗来纳、威斯康星、佛罗里达、密歇根和明尼苏达。

CNN评论称,特朗普本周开展竞选活动的州都是他2016年大选时赢下的摇摆州,此举说明他目前采取的是“防御性”竞选策略,致力于保持自己的优势,而不是扩大选民基数。

(图说:10月13日,拜登在佛罗里达州美丽华举行竞选集会。图/AP)

与之相对的是,拜登近期连续访问了亚利桑那州、内华达州、佛罗里达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尽管无论是参与人数,还是活动氛围都要低调得多,但共和党策略师道格·梅耶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分析道,拜登和民主党玩的是进攻,虽然并不代表他一定会赢,但特朗普相比之下处于劣势。

“真正清晰政治”综合多家民调显示,截至10月16日,在全国范围内拜登的支持率达51.3%,特朗普的支持率则为42.3%,两人相差9个百分点——事实上,由于纽约州与加州人口众多,且都是民主党的坚定阵营,所以两州相加后,驴象两党选举人票的差距不会过大;而在主要摇摆州,拜登的支持率为49.3%,特朗普为44.8%,差距约4.5个百分点。

孙成昊认为,在主要摇摆州,特朗普面临的依然是疫情和经济的挑战,由于控制疫情不利、经济和失业率等问题,特朗普流失了一些老年人和白人工薪阶层的选民。

美国疫情自9月起再度抬头,10月16日报告单日新增确诊超7万例,接近了7月中旬疫情峰值时的数字。在摇摆州版图中,威斯康辛州、艾奥瓦州、明尼苏达州、北卡罗来纳州和密歇根州等地,最近15天内的平均新增感染病例数均超过每10万人15例以上的基准线。

疫情复发也拖慢了经济复苏的步伐:截至10月10日的一周,美国首次申请失业金的人数达到了89.8万,是近7周以来的最高数字。截至9月26日,全美共有2550万人在领取失业金。

“按照现在的疫情和经济发展趋势,特朗普在摇摆州民调与拜登的差距会继续拉大,除非在最后关头再出现类似’希拉里邮件门’的事件,否则很难翻盘。”孙成昊说。

16日起,北卡罗来纳州、佛罗里达州、佐治亚州……特朗普的巡回拉票还在继续。孙成昊指出,今年新冠疫情下邮寄选票的方式能动员更多民主党支持者,而特朗普为了扳回劣势,需要动员自己的铁杆选民出来投票,把投票率拉上去,否则特朗普就会很被动。

(图说:10月16日,在佐治亚州的梅肯市特朗普的竞选集会。图/Twitter)

孙成昊认为,尽管2016年民调一直领先的希拉里最后输掉了大选,但她获得的普选票优势和民调结果相差不大,差距出现在摇摆州;而拜登目前在全国民调上的票数优势,特朗普很难追上。

尽管一些州的提前投票已经开始,民调可能存在滞后性,样本选择难以覆盖全民,还有疫情的不确定因素,但孙成昊认为今年的民调准确率比2016年一定有所提升。

10月16日,佛罗里达州和北卡罗来纳州选民的“脸书”上出现了特朗普团队一则竞选广告,鼓励选民进行邮寄投票。广告显示了今年8月特朗普和夫人梅拉尼娅从佛罗里达州玛拉歌庄园寄出自己的共和党初选选票的场景。

与民主党一直鼓励选民出于防疫考虑进行邮寄投票相反,特朗普阵营此前一直试图将邮寄投票与“选举欺诈”联系起来,声称邮寄可能导致舞弊。

(图说:特朗普团队的竞选广告:“像特朗普一样采取缺席投票!”图/CBS)

“这才是好的竞选活动,鼓励大家去投票,不管总统在台上说什么,民众可以做出独立的选择。”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数字媒体和当代竞选副教授丹尼尔·克雷斯评论道。

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报道,这系列12条广告花费250万美元,对准了几大摇摆州内至少1100万选民。

而此时,距离大选日只有不到20天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