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遭到嫌弃的老年人,正在追赶着手机互联网时代

发布时间:10-1719:59

父亲的手机互联网生活,似乎很轻松地就到来了,他能很顺畅的,使用智能手机,进行淘宝购物、微信理财、购买火车票、视频会议,而这些看似普通的生活技能,对于母亲而言,却没有那么容易。

虽然母亲过了63岁,也步入了社会学意义上的老年,但因为爷爷奶奶健在,她和父亲并不会把“老年人”这个词,常常挂在嘴边,但相比于退休后,仍然“活跃”在职场上的父亲,对智能手机、微信付款、淘宝购物这些新鲜的事物使用,对她来说,难度要大得多。

母亲刚学会微信视频电话的时候,会频繁地给我打视频电话,而手机响起时,有时是在人声嘈杂的上班路上,有时是在最需要静音的开会时刻。被干扰到的时候,也会用嫌弃的语气跟她说话,但看到她像个孩子一样委屈的眼神时,又不免有些心疼。

后来她告诉我,即便我手把手教过她很多遍,但过一段时间,又忘得一干二净。总是记不住,先按什么,再按什么,按A的时候,也会碰到B,结果把哪里弄错了,自己也搞不清楚。

而在艰苦生活中,磨砺出来的爱体面、又要强的性格的母亲,从来都不想让别人说她不行,即便面对她的儿女。而在使用智能手机、微信这些事情上,她自己也很坦然地告诉我:这些对于她来说,真的很难。

外婆养育了五个孩子,母亲作为家里唯一的女儿,并不像我们当代家庭里,会因为性别的稀缺,而会受到特别的宠爱。上过小学的母亲,因为后来要带她的弟弟、要分担家务,所以也错过了,学习知识的最好时光。

几十年后,被社会生活的变迁,带到互联网时代的母亲,学习这些新技能的时候,有时会像个不得要领的孩子,把自己弄得又急又气,骂我对她没有耐心,然后把手机一扔,气呼呼地走人。但过一会,倔强的母亲,又推开我卧室的房门,探出个脑袋,说要自己再做一遍,给我看看。

在学习发送微信红包的时候,如果因为一次流畅的操作,被我夸赞一次,她脸上的表情,自豪又灿烂,眼睛向上挑着给说我:“看你妈聪明不!”。原来,在我看来曾经她拨通的那些、不合时宜的微信视频通话,在看看来,却是用来她证明自身价值的骄傲和满足。

刚开始的时候,母亲会觉得拿手机支付很不保险,她说扫二维码,会不会骗她的钱,所以每次出门都会带现金。而现在的母亲,手机里微信零钱不够用的时候,会叫我给她发红包,在我生日的时候,还会发给一个百元红包,再发几句从来都不会当面去说的“矫情”文字。

在陪伴母亲学习使用微信功能的过程中,我看到了,很多像母亲一样的老年人,对于这个急剧变化的互联网时代,努力的适应和改变。

而每一个熟练掌握了微信等手机互联网工具的老年人,背后必然都会有很多肯花费时间、耐心陪伴的年轻人。活到老,学到老,不只是一句普通的谚语,那更是一种,生而为人,为了适应生活进行的自我完善。

因为目睹了母亲,在学习这些互联网工具时,那种反复忘记、又不断学习的艰辛过程,所以看到新闻报道中,那些因为不会使用微信支付、不会扫描二维码,而遭遇到嫌弃和不方便的老年人,总会觉得生活的心酸和不易。

也会告诉自己,多一点耐心,等一等,那些努力追赶手机互联网时代的老年人。

(本文为“一只慢流”原创,文内配图来自网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