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任正非的启示: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胜过把一万件事做得平庸

发布时间:10-1617:48

不管是看任正非的访谈,还是听接触过他的人的叙述,任正非都是一个很亲切很和蔼慈祥的形象。就算是面对最刁难的记者,任正非也没有生气,都是心平气和的尝试沟通和对话。

但我们都知道,任正非绝对是一个成就卓越的企业家,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

成就越高,姿态越低,对于这样的人,王安石有句诗说得好:

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

其实不管是任正非个人,还是华为这个企业,其成功的背后都有异常的艰辛。

“三十年来,华为全都是痛苦,没有欢乐,每个环节的痛苦是不一样的。”

30年前,没有几个人知道任正非和华为经历的痛苦;30年后,几乎所有人都在谈论任正非和华为的痛苦……

这也证明了任正非和华为的成功。

表面来看,任正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他三十多年来没有什么大新闻,最常做的事就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在公司写文件、改文件,平常不出去混圈子交朋友,出门一般是看望海内外的员工。

而且任正非在创办华为之前也是平常,好好的国企工作丢了,沦为一个当时社会的边缘人物“个体户”,甚至可以说他直到中年都是一个失败者。

华为也是如此,最初没有资金、没有技术、没有人才,不过一家毫不起眼的公司,后来慢慢做起来后,有了些名气,但依然是聚焦主航道一心一意地“磨豆腐”,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创业传奇。

传奇都是后来人们发掘的,比如什么任正非为了研发背负高利贷、不成功就跳楼的故事,还有思科和华为之战,李一男与任正非的恩怨情仇等等。

但如果去除这些“故事”,我们会发现无论任正非还是华为,其实看起来很不酷。任正非心里眼里都是工作,他太太问他最爱什么,他说就是改文件。任正非自称是一个比较含羞的人,但这不是低调,不然也鼓动不了这么多华为人。

外界为了互联网的点击率,在描写时都想把我们神话了,“在母亲肚子里就想称霸世界、小学成绩好、大学有理想、当兵想当将军……”……从小就想做伟大领袖,一创业就想做世界第一,这不符合实际。人一成功后,容易被媒体包装他的伟大,它没看到我们鼠窜的样子。

任正非说自己在上初二以前贪玩,成绩并不好,父母也管不住。这跟大多数普通人都差不多,并不像现在一些创业精英有那么多传奇的过往故事。

华为公司最多的就是理工科人才,最早的时候,华为员工有两多,一个是工程师多,一个是市场人员多(后来是工程师、技术专家越来越多)。

当时有客人去访问华为,发现华为附近就是热热闹闹的证券交易所,而华为公司里的员工都在安心干活,不为外物所动——也许,他们根本就没想到或顾不上,他们的心神都投入到工作中的问题当中了。

在外界看来,这多少有些傻气。既然可以轻轻松松赚大钱,为什么还要这么辛苦这么累呢?做技术的人脑袋就不太开窍啊,人就像他们工作一样枯燥乏味无趣。

板凳一坐十年冷,这可不是说着玩的,多少华为人是长年累月的默默耕耘,当然也有不服气的,问高层领导为什么别人可以当英雄,他们就必须是默默无闻。领导就一句话:

你股权、奖金、工资等待遇少了一丁点没有?

当然没有,那就别废话,回去干活。

今天我们复盘任正非和华为这三十多年的创业史,就会发现他们最多的时间,最多的精力,都是投注到了工作之上。偶尔的几次“出圈”故事,也多是外部的推波助澜,在华为内部,任正非倡导的是平平静静,认真做好自己的工作。

事实证明,三四十年来,也许是华为这家最平静如水的公司取得了世界级的伟大成就,特别是最近数年,真的跟“一朝成名天下知”一样,招来了诸多的风雨、是非和议论,或红或黑。

但对华为和任正非而言,也无风雨也无晴,华为的哲学理念就是灰度。虽然树大招风,但这棵大树早已根深叶茂,不会被风吹雨打所动摇。

网上有句话说,“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胜过你把一万件事做得平庸。”我觉得这很适合任正非和华为三十年的创业和奋斗。大道至简,大巧若拙,大成若缺,不管人生还是事业,最酷的事不是追逐外界的热闹和幻影,而是坚持和忍耐,把一件事做透做到底。

而这也是给所有人(特别是创业者)的启示:有默默耕耘,才能厚积薄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