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牛散”朋友圈

发布时间:10-1514:09

来源:中国经营报

本报实习记者郑丹 记者 郝成 上海报道

对于渴望财富的大多数中国人来说,“牛散”是一个带有神化光环的称谓,与股市上的机构和庄家不同,牛散似乎就在人们身边。

曹芸、管奕斐就是这样的知名“牛散”。曹芸此前曾为神雾节能(000820.SZ)、杨子新材(002652.SZ)、ST华塑(005090.SZ)、ST联油(000691.SZ)、ST国药(600421.SH)等公司的个人股东,腾讯证券网页信息显示,管奕斐则一度是电魂网络(603258.SH)的个人股东,在这些股票上,他们多表现优异,江湖传说颇多。

结识这样的牛散,进入他们的朋友圈,似乎是通向财富的一条捷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梁俊似乎是一个幸运儿,因为他一度被曹、管夫妇视为“挚友”,并“带他一起玩”。这并非是梁俊的第一次幸运,更早之前,在他人看来天资平庸的梁俊,迎娶了张海瑛,后者拥有自己的企业、良好的收入和家庭条件。

这在外人看来,似乎是一个不平衡的婚姻。两人签订了婚前财产的公证协议,张海瑛婚前的财产,与梁俊无关。不过,当梁俊进入了牛散曹芸、管奕斐的朋友圈后,通过丈夫梁俊,张海瑛将500万元打入了管奕斐的账户。

但牛散光环笼罩下的收益,并没有到来。一年以后,梁俊告诉张海瑛,500万元亏光了。更令张海瑛意外的是,牛散管奕斐将张海瑛告上了法庭,要求梁俊夫妇偿还连本带利的1101.10万元欠款,张海瑛这才知道,梁俊欠下了600多万元的外债。自此,一场冲突爆发,张海瑛认为,梁俊和牛散管奕斐串通,谋取自己的钱财。

梁俊、企业主太太张海瑛和牛散曹芸、管奕斐夫妇之间的朋友圈,骤然断裂。

连环诉讼难以厘清的是非,裹挟着财富与情绪,终于酿成肢体冲突。张海瑛的弟弟张云帆,因此而被捕。相关诉讼开始后,梁俊搬出张海瑛的家,消失不见。而此前与张海瑛交往密切的牛散夫妇,电话再也没有打通过。

另外一些蛛丝马迹则在此间被暴露出来,根据早前梁俊提供的管奕斐账号流水信息,其同一时间买卖频繁,使用着资本业内熟知的“对敲”等手法,这些手法,都可以达到增大特定股票交易量的目的。

财富裹挟情绪所撕裂的,并非只是和牛散的朋友圈。

成败起因皆“牛散”

2016年5月,梁俊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牛散曹芸、管奕斐夫妇。频繁往来中,张海瑛时常听闻曹芸夫妇如何炒股赚钱。出于仰慕,梁俊每天跟张海瑛的话题,也聚焦在牛散夫妇的成功之道上。

曹芸,知名牛散曹雅群之子。天眼查资料显示,曹芸现担任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坤商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公司)、上海云荣浙兴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上海敏利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等4家公司法人,老虎汇(深圳)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金华市浙兴园林有限公司等9家公司股东,其中,老虎汇(深圳)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金华市浙兴园林有限公司均被注销,上海贝昂实业有限公司被吊销。此外,曹芸妻子管奕斐与曹芸合伙创办上海敏利中心、海南奕芸投资咨询公司(已注销),担任股东。

结婚七年来,张海瑛第一次认为,丈夫梁俊交到了真正有投资价值的朋友。

张海瑛回忆,2017年5月份,几人像往常一样打麻将时,曹芸提出了自己有新股配售的特殊渠道,稳赚不赔,自己已经赚了不少,问张海瑛夫妇要不要考虑。梁俊记住了这件事,到了7月,又一次跟张海瑛提出,要抓住新股配售的机会,并给张海瑛看曹芸夫妇稳赚不赔的收益截图。

“我想着他们是牛散,经常听他们说赚了多少,又有特殊渠道,稳赚不赔,年收益高达10%。问了专业人士,的确是有新股配售这么回事儿。”不到一周时间,张海瑛确定这件事可以做,便于7月13日向曹芸妻子管奕斐的工商银行账户汇款500万元。

但实际上,这500万元最终根本就没有到管奕斐的股票账户。

一年后,张海瑛开始关注这笔钱收益如何。“第一次,梁俊跟我说赚了一点,但没有说赚多少;第二、三次,说小亏一点,到第四次,说亏了200多万元。”张海瑛无法接受当初允诺稳赚不赔的新股配售,一年时间亏损了一半,当即跟梁俊索要剩余的200多万元,终止投资。

梁俊称拿不出来,并向张海瑛出示一份曹芸签字的收条:“近收到梁俊投资款人民币贰佰万元整用于三六零(601360.SH)的股票投资,此股票投资的50%于2020年解禁上市交易,剩余股权于2021年全部解禁上市交易。”落款时间为2018年4月7日,张海瑛信以为真。

2018年8月12日的一段录音显示,梁俊向张海瑛坦承,自己此前买股票、打新股都是赚的,但是2016年10月之后买电魂网络亏了500万元。

“怎么亏的?从哪个账户里买的?哪个杠杆?多少钱买进,多少钱卖出的?”张海瑛一连串逼问。

梁俊沉默了一会儿,断断续续说明是通过曹芸和管奕斐的账户操作,六十几元买入,快要跌到18块时,曹芸劝自己赶快抛掉。“出了这个事以后,曹芸也帮我,说你现在还有机会,有现金的话就买360,过2年还可以翻本。”

隔天,张海瑛带弟媳麦茜琪前往曹芸处才得知,梁俊并没有买360,更无曹芸签收条一说。“我是建议他买(360),但他当时已经亏光了。”曹芸说。

冲突肇始

张海瑛试图取证,证明梁俊串通牛散“坑”了自己的钱。但一次“取证”,引发了肢体冲突,并将自己的弟弟等人裹挟其中。

时隔已久,张海瑛驾车再次来到取证事发地——上海郊区一家塑料厂,向厂区深处驶去,角落里是一处院落,拥有一扇反射阳光强烈的铁皮门,里面则是一栋两层小楼。从厂区大门到这处院子里,各个角落都装有监控摄像头。

2019年1月12日下午,事发当天,这处小院的铁门大敞。张海瑛早前了解到,这里,是丈夫梁俊的朋友张某的住所,梁俊暂住在这里。

弟媳麦茜琪开车到张某院门,坐在后座的张海瑛果然看到梁俊就站在曹芸夫妇的敞篷宝马旁边,当即拍照取证,弟弟张云帆见状也下车跟随入院。

等到麦茜琪停好车跑进院子时,张云帆正用“巴西柔术的动作”将梁俊控制在地,而张海瑛拽着梁俊手里的包和手机,因为梁俊不松手,她索性咬了丈夫的手腕,麦茜琪则上前帮张海瑛夺走梁俊的手机。

被压在张云帆身下的梁俊,不断叫保姆去找人,张海瑛情绪失控,一边翻包一边跟保姆控诉梁俊的作为。另一边,弟弟张云帆面对体形更大的梁俊,体力难以支撑,劝张海瑛及麦茜琪快走。四个人在院墙边纠缠的混乱场面,被清楚地记录在室内的摄像头里。

近8分钟后,麦茜琪率先跑出院子,径直钻进车里,梁俊上前堵车,被张云帆和张海瑛甩开,梁俊紧追不舍。

就在车驶向工业园区门口途中,梁俊硕大的身躯直接扑在了车头上,发出“咚”的一声,“我当时吓得魂都没了!”麦茜琪回忆当时的场景,还会后怕。那时,趁着张云帆下车拉开梁俊之际,麦茜琪立刻将车开上马路,张云帆后续再冲过马路,一行人混入车流中。

这次“取证”,张海瑛想找到梁俊与牛散夫妇“勾结诈骗”的证据。当天抢到的除了手机,还有梁俊的皮包。当晚,张海瑛在那部手机里发现,梁俊有一张她从不知道的银行卡,绑了管奕斐的电话号码,并与管奕斐,以及另一不明账号之间早在2016年就有4000多万元的流水。

这些证据,一并出现在了之后的一审法庭上。但张海瑛三人没有想到,此次取得的证据不仅被法院判做无效,还意外牵出了另一场难缠的官司。

2019年2月20日,梁俊向警方出具一份上海枫林司法鉴定有限公司的医学鉴定报告,报告称:“右侧第3~6肋骨骨折,属于二级轻伤”。19个月后,2020年9月1日,原本身为律师的张云帆,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拘捕,事情的发展方向变得更加复杂。

情急之下,身为在读博士的麦茜琪在网上实名为张云帆喊冤。弟媳的网文内容里,张海瑛与丈夫梁俊的家丑,也被作为背景曝光,一场纠葛已久的暗战开始被摆到明面上讨论。

陌生丈夫

在家人看来,张海瑛与梁俊一开始就不合适,一个是颇有身家的女强人,一个是家徒四壁的穷小子,梁家唯一的房子还被人追债抵押,一家人险些无处居住。

2009年,因为公司解散,33岁的张海瑛决定靠积蓄生活,这一年,通过朋友认识了烧得一手好菜的梁俊。39岁的梁俊对张海瑛体贴入微,两人决定结婚。为表真心,梁俊主动提出签《婚前协议书》,约定张海瑛的财产,他不会占有。

随后,梁俊及其父母也搬进了张海瑛在上海古北的高档小区,没有工作的梁俊平日消费不多,每月基本只跟张海瑛要几包烟钱。但凡有外出社交活动,张海瑛会坐在梁俊身边,偶尔负责买单,大到婚宴酒席,小到麻将聚餐。在梁俊父亲梁正洪看来,梁俊是个典型的“妻管严”,以至于经常被朋友笑话。

张海瑛也不否认梁俊是一个老实人,这个说话都有点结巴的男人,衣服从来都是一两件换着穿,十年来也不曾多要零花钱。

但近两年,张海瑛觉得眼前的丈夫变得格外陌生。

每天9:30~11:30,13:00~15:00,在这两段开盘时间里,书房门永远紧闭,梁俊坐在桌前,眼睛直直地盯着两台大屏电脑,红色和绿色的曲线上下浮动。晚上收盘后,梁俊就穿着一件汗衫、一个短裤开车去41公里以外的曹芸家聚会,张海瑛也陪同去过两次。

自己与曹芸夫妇关系最好的时候,可以帮国外旅游的曹芸夫妇看几个月的孩子,对方也不会担心。一转眼,因为一笔新股配售的亏损,丈夫开始警惕张海瑛翻他的手机,且处处袒护曹芸夫妇,几人的关系开始发生变化,直至剑拔弩张。

2018年8月18日,张海瑛从住在朋友家的梁俊处获得两份账单流水,发现当初投新股的500万元并没有打进管奕斐的股票账户。张海瑛不能接受,向警方报案称被梁俊和曹芸夫妇欺骗,警方不予立案。

9月20日,张海瑛收到了法院传票,管奕斐诉张海瑛、梁俊夫妻支付欠款610.11万元。“我才知道,梁俊此外还欠了600万元。”对张海瑛来说,这个消息给她当头一棒。

2018年11月14日,一审开庭后,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宣布延期审理,双方各自取证。“诉讼期间,身为被告的梁俊还特意带孩子参加曹芸的生日会,而且朋友亲眼看到梁俊多次开着曹芸夫妇的豪华敞篷宝马车,我觉得不对劲,所以想去找梁俊串通牛散夫妇的证据。”

取证事件发生后,梁俊向警方提交二级轻伤的医学鉴定报告并报案,控诉小舅子张云帆故意伤人。

事后,张海瑛前往梁俊事发当天(2019年1月12日)检查的闵行中心医院调取X光片发现,医生当天会诊报告显示:右侧诸肋骨未见明显错位骨折,1月23日梁俊在该医院的CT片报告显示:“右侧4~6根肋骨皮质皱褶”。但事发37天后,上海枫林司法鉴定有限公司出示了“4根肋骨骨折,为轻伤二级”的医学报告。

“监控视频里可以清楚地看到,三个人打一个人。”梁俊的代理律师告诉记者,事后,张海瑛一方通过各种途径折腾梁俊,被迫无奈,梁俊才决定追究张云帆的责任。“他们目前认为是张云帆正当防卫,但在整个视频中,我并没有看到梁俊攻击,又哪里来的防卫?”该律师称。

直至2020年4月,警方通知张云帆争取梁俊的谅解,从轻处罚。张海瑛回忆,8月12日,梁俊向张海瑛说明谅解条件包括:张海瑛等人向曹芸夫妇道歉,并承担600多万元债务,不得再追讨转账给管亦斐的500万元,被张海瑛一方拒绝。

18天后,传来了张云帆被警方拘捕的消息。

连环官司

“你不要这样逼我,好不好,我害怕接下来是没完没了的官司。”2018年8月25日的一段张海瑛与梁俊的通话录音中,梁俊坦承自己亏了500万元,并哭着请求张海瑛让生活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你为了钱,连感情也不顾了吗?”

据梁俊的父亲梁正洪回忆,2018年8月14日上午,张海瑛命令公婆二人在两小时内搬出去。梁俊走进父母卧室悄悄说,是因为自己炒股输了钱,两位老人收拾快走,以后还能来看孩子。“搞得没办法,我们就流着眼泪走了。”梁正洪称。几个小时后,梁俊抱着两台电脑,也离开了这个家。

自此之后,梁正洪夫妇和梁俊以户主亲属的名义,住进了此前张海瑛给11岁儿子买的房,后梁俊因为家中二老平时做饭有声响在外居住。梁正洪则每天筹备举报材料,向警方控诉张海瑛的不人道作为,其中包括将一家三口赶出家门,诬陷梁俊参与诈骗,带人殴打梁俊导致重伤等等。

“我儿子输了钱,不敢让他老婆知道,因为曹芸是个大户,又给他融资了600万元,结果又亏掉了,梁俊特别低落,就骗老婆还有200万元在账上。”梁正洪竖起两根手指,给记者比画。

2019年6月,一审法庭上,原告管奕斐和被告梁俊并未出席,法庭上的焦点变为“张海瑛是否应该承担共同付款责任”,这更像是一场两位被告之间的法庭博弈。

一面是被告梁俊一方对原告所有陈述及要求都表示认可,一面是被告张海瑛列举梁俊与牛散勾结诈骗的证据,否认欠款并拒绝赔偿。

而曹芸在此次官司中,并未出面,只出了一张情况说明:曹芸称将自己账户交由妻子管奕斐管理,知晓并同意管奕斐于2017年6月27日将该股票周期内股提供给梁俊进行操作……相关结算款项权益全部归管奕斐享有,关于案件由管奕斐出面处理。

一审判决书显示,原告管奕斐一方陈述:2016年7月12日,原告与被告签订了《账户使用协议》,约定由原告提供的股票账户和资金合作进行股票投资项目;由被告支付原告5,000,000元,可使用原告提供的25,000,000元账户中的8,000,000元(5,000,000元本金+3,000,000元融资)……后被告梁俊对原告股票账号进行操作,但被告梁俊在股票操作中违约超配资比例买入股票。2018年7月2日,被告梁俊将其购买股票全部卖出,双方合作终止并签《还款协议书》。经核算,被告梁俊买入的股票电魂网络、深天马A,共造成了9,529,600元的亏损,加利息共计11,101,100元,扣除投资本金5,000,000元,还需支付6,101,100元。

而无论是开始的《账户使用协议》,还是后来的《还款协议书》,张海瑛都称毫不知情。一审法院认为,梁俊与张海瑛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与管奕斐签订《账户使用协议》、进行股票交易、此后又与管奕斐签订《还款协议书》所形成的债务,系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故不予支持原告要求张海瑛承担共同还款责任的诉请,判决梁俊个人承担原告索要欠款。

一审结束后,被告梁俊与原告管奕斐一同上诉,梁俊称张海瑛对于《账户使用协议》的签订、履行、终止等情况均清楚,且涉案股票移仓、500万元转出等均在张海瑛账户操作,梁俊只是受张海瑛所托,代为打理股票账户及涉案新股网下配售、股票移仓、买卖等事宜,故本案所涉债务并非梁俊一人的债务,张海瑛应当承担共同还款责任。

因原告证据不足,二审维持原判,梁俊不服,再次申诉,被法院驳回。

牛散的打法

在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向管奕斐所做的询问笔录中,管奕斐对500万元没有打入自己账户解释为:“因为当时我的华鑫证券的账户里已经有2500万元的资金了,也承诺给梁俊使用该账户里面的800万元(都有协议),所以该500万元就没有必要打入该账户了。”并称不知道钱是张海瑛打入的,只知道是梁俊方转来的。“2016年7月13日,他把500万元转到我的一个工商银行卡上,我们双方可以共同操作该账户……”

按曹芸曾对张海瑛所说,梁俊曾经也赚过钱,只是后来失败了。从投新股500万元的第一天开始,就买足了本金加融资的800万元股票,还私自用管奕斐账户里的1100万元,直接一口气买到1900万元。“等我发现,他已经买了。”曹芸说。当天录音显示,张海瑛发问:“梁俊把你的钱亏了怎么办?”曹芸回复:“我无所谓。”

一份签署日期为2018年7月2日的《还款协议书》中写明:梁俊在对管奕斐股票账号实际操作过程中违约超配资比例买入电魂网络股票造成严重亏损。2017年6月下旬,管奕斐因账号亏损严重决定停止使用并予以清算,鉴于梁俊要求继续持仓以期待该股票反弹减少亏损,管奕斐同意梁俊将其购买的电魂网络移仓至孙逸赟与曹芸的账户,梁俊操作两个账户将电魂网络卖出后,又买入了深天马A股票。截至2018年7月2日,梁俊又将两个账户中所有股票全部卖出。

记者获得由梁俊管理的管奕斐账户在2016年、2017年的股票交易记录显示,确有电魂网络的流水记录,总计卖出电魂网络30万股,均价在40~41元/股,之前的买入价多在50~62元/股区间,账面亏损共计770万元。

但在两份账号记录中,均有在短时间频繁买卖股票的现象。记者咨询业内某知名专业人士获悉,这其中不乏对倒对敲、大额买入等手法,其中一些手法,可以增大股票的成交量。

以管奕斐名下某账户投资的某公司股票为例,2016年7月11日13:19:47,以18.24每股的价格融券卖出184224.00元;2016年7月11日13:20:41,以18.22每股的价格融资买入284022.00元;同日13:25:42卖出913000.00元,同一秒钟,继续卖出912000.00元;13:26:23,买入912500.00元,一秒钟之后,继续买入相同金额91200.00元……在7月11日、12日、13日三天一共配对买入和卖出64.97万股,除了贡献不菲的交易手续费与印花税外,该账户一无所获。

记者注意到,在同一份记录中,该账户其后几个月内采用与上述股票同样操作手法的还有长江传媒、华泰证券、长江证券、潍柴动力等股票,每一笔买卖都几乎对称、不盈利。

此外,在记者拿到的2016年、2017年两份记录中,2017年的账号流水记录显示,2017年7月27日下午一开盘9分钟内,联合光电分26笔下单连续买52万股,28日再净买23万股,后续又用配对的方式高买低卖。在同一个账户中,在东方铁塔、东方金钰等,也呈现出类似的操作手法。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的老虎汇合同诈骗风波中,曹芸也牵扯其中。中国东方资本投资集团旗下的深圳市老虎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涉及多个金融理财产品,在2019年4月已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被上海浦东新区公安分局刑事立案。而曹芸及其父曹雅群正是东方资产及旗下三家私募子公司的自然人股东。

记者前往曹芸夫妇居住的别墅,窗帘紧闭,园中绿植也无人打理。记者致电联系未果,张海瑛也打不通他们的电话。

另外一边,派出所里张海瑛的弟弟张云帆在2020年9月接受律师会面,第一句话问道:“我姐姐是不是被抓起来了?”张海瑛通过律师得知后怔住了,低下头,一夜没睡。

(注:文中梁正洪为化名)

(编辑:孟庆伟 校对:彭玉凤)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