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备投资对国民经济有多重要?

发布时间:09-2408:35

本文由“苏宁金融研究院”原创,作者为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助理陶金

从需求端看经济,通常是看三驾马车:消费、投资、净出口,分别对应国内消费需求、投资需求和国外需求。其中,投资不仅直接构成了GDP,也是增加资本存量,为未来积攒增长后劲的重要手段。

市场一般在分析中国的投资时,主要看三大类投资:房地产开发投资、基础建设投资、制造业投资。这三大投资基本代表了经济中的投资需求。但有一种非常重要的投资,往往被人们忽略,就是设备投资。

被忽略的设备投资

中国的投资活动中还有一种分类,即根据投资活动构成来分:建筑安装工程(建安工程)、设备工器具购置和其他费用。其中的设备工器具购置,即是指设备投资。

建安工程中,建筑工程表示各种房屋、建筑物的建造工程,这部分投资额必须兴工动料,通过施工活动才能实现。安装工程指各种设备、装置的安装工程,又称安装工作量。在安装工程中,不包括被安装设备本身价值。

设备工器具购置投资,指购置或自制的,达到固定资产标准的设备、工具、器具的价值,包括新建单位及扩建单位的新建车间,按照设计或计划要求购置或自制的全部设备、工具、器具。

设备投资的重要性,体现在周期性和趋势性两个方面。首先,生产设备的背后是经济中的长期生产能力的体现,因此设备投资的波动很容易影响到企业部门未来的持续供给能力,也因为这样的“滞后性”,设备投资自身的周期会“搅动”整体经济随之波动。其次,随着中国经济各部门生产技术装备水平的提高,设备投资在各类生产建设项目投资中的比重,还将继续上升。

另外,虽然我们仍然在强调产业高度的升级、第三产业比重的提升,但逆全球化和外贸环境的恶化,也使得国内主循环的重要性提升,中国想要保住全产业链的供给优势,设备投资尤其是制造业设备和工器具投资是重中之重。但现实情况是,中国设备投资占总体投资中的比重,却呈现了日渐下滑的趋势,这与制造业收益率收缩、实体经济不赚钱的现实有关,不得不说是令人担忧的。

设备投资对于日本的重要性

虽然在中国的统计和分析中,普遍并不重视设备投资,但我们的邻国日本,却将其视为指示经济波动的重要指标。日本经济区别于美国,它是一个强调制造业的经济体,因此企业的设备投资对于日本经济发展就显得格外重要。衡量日本的设备投资的指标是私人企业设备投资,这一指标并不完全等价于中国的设备工器具购置投资,而是一个包含更多投资活动的指标。

日本之所以更加重视这一指标,是因为虽然它未见得具有领先性,但却是整体经济的“放大器”,具有很好的指向性。换句话说,虽然通过企业设备投资周期不能推测未来经济发展、预测未来经济走势,但是可以通过它来判断当前经济的底部在哪里。如下图所示,日本私人企业设备投资的波动和总体经济周期具有高度一致性,但波动明显更剧烈。

设备投资周期与库存周期相辅相成,一个设备投资周期通常包括2-3个库存周期。从设备周期与库存周期的比较来看,日本的设备投资活动也更加活跃,周期转换更快,反映了该指标对于日本经济的指示性作用应该比包括中国的其他国家更大。

设备投资周期

设备投资需求的波动形成了一个经济中的重要周期,即设备投资周期,指的是企业进行有规律的设备更替和资本开支所驱动的投资周期。其根源在于企业生产过程中,机器设备由于磨损、技术进步等因素过几年就需要更新。但设备投资周期还取决于企业投资意愿、未来行业前景的展望、企业信贷情况以及存货变动。设备投资周期又叫产能周期。

由于制造业企业设备投资和固定资产在国民经济各行业中占比最大,而制造业企业设备的平均更新年限是7-10年。这使得企业设备投资也大致呈现7-10年的周期性波动。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朱格拉周期。

这个周期概念于1862年由法国经济学家朱格拉(C.Juglar)首次提出。他在《论法国、英国和美国的商业危机以及发生周期》中阐述了市场经济存在7-10年的周期波动的观点,后被熊彼特称为“朱格拉周期”。

朱格拉指出,主要的资本主义国家经济都不约而同存在相一致的周期性波动,并且该周期大概率持续7-10年。朱格拉将危机作为定义经济周期的时间节点,认为信贷周期、企业和居民的投资和盈利行为共同决定了经济周期波动。

尽管朱格拉周期(或者说设备投资周期)有时会受到市场分析人士和经济学的挑战,他们认为这类周期在实际经济增长中并不明显,但各国的经验不尽相同,仅从美国次贷危机之前的全球经济波动看,相关国家的设备投资周期还是比较明显的。

中国的设备投资周期演化

中国的前一轮设备投资周期应该在1998-2009年,包含3个完整的库存周期(如下图)。

但2009年强刺激以后,设备投资经历了较快增长。而到了2015年底供给侧改革,去产能导致设备投资增速迅速回调。供给侧改革导致一轮主动去库存阶段,使整个经济周期下降到更低的方位,进而导致新一轮库存周期上升的开启。

2017年以来,去产能政策几近完成,制造业收益的再次收缩造成了设备投资周期中枢的持续下挫(见上图),尽管库存周期仍然更加频繁的转换,但也未能摆脱向下滑动的趋势。

而2020年新冠肺炎的冲击造成了更明显的下滑,制造业投资意愿陷入低谷。但随着复产复工,设备投资的颓势有所缓解,但仍然大幅低于“正常衰退”的轨道,由于设备投资的周期时长问题,这种颓势预示着2020年、2021年甚至未来更长时间内制造业景气程度的承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