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割韭菜史曝光:投资人解禁清仓未增持,员工被套三年仓皇出逃

发布时间:09-2209:03

文 | AI财经社 孙浪

编 | 赵艳秋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9月21日起,暴风集团股票交易正式进入退市整理期,按照规定,在退市整理期30个交易日后,公司股票将被摘牌。

据暴风集团20日晚间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股票在退市整理交易期间,价格涨跌幅限制比例为20%。公司将不筹划、不进行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另外,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规定,创业板不接受公司股票重新上市的申请,因此公司股票退市后,将不能在创业板重新上市。

受此消息影响,暴风集团21日开盘即下跌20%,封死跌停。公司也成了A股历史上首只跌幅超20%的退市股。截至收盘,暴风集团下跌20.27%,报1.18元,市值仅剩3.89亿元。

暴风集团退市背后,清晰勾勒出一家企业的割韭菜史:投资人高管从未增持,一经解禁就开始套现,员工碍于规定被套3年才清仓,最终剩下股民苦苦挣扎。

员工被套三年后“仓皇出逃”

时间回到2015年。那年3月,暴风集团(原暴风科技)如愿登陆创业板,每股的发行价为7.14元。在互联网概念加持下,暴风集团上市即达高光时刻,其上市后开启连续涨停模式。

据东方财富统计,暴风集团在上市首日至2015年5月21日的40个交易日里,狂拉37个涨停板,这也创造A股涨停纪录。2015年5月21日,暴风集团盘中股价一度涨至327.01元/股,市值也一度突破400亿元。

有媒体曾报道,暴风集团上市,让公司内部诞生了10位亿万富翁、31位千万富翁和66位百万富翁,创始人冯鑫的身价也超过80亿元。这时的暴风集团被看作是A股的“大妖股”。冯鑫也在其朋友圈中调侃道:“今天开始,我们只负责破自己的纪录玩了。”

那时候,市场各界都十分看好暴风集团的发展。2015年7月,招商证券的研报称,暴风集团打通了用户流量变现的通路,股价估值在400元~430元。彼时,暴风集团的股价不过300元出头。

原以为这是辉煌的开始,但此后的现实却令人失望。2015年7月13日,暴风集团披露了2015年半年度业绩预告,公司预计当期实现盈利343.32万元~801.08万元,同比出现大幅下降。

与此同时,A股指数大幅回调,暴风集团股价随之“一泻千里”,就此跌落神坛。曾涌现的富翁们也随着股价的下跌而悄然消失。

为此,2015年7月,冯鑫给全体员工发倡议书,号召员工增持暴风股票,如果发生损失由他承担。他甚至给入职三年以上的员工发放补贴,只要买公司股票,由他个人补贴50%。但是这一举动并没有拯救股价,股价依然持续下行。

看着不停走低的股价,除了冯鑫,员工也心急如焚。据了解,瑞丰利永、融辉似锦、众翔宏泰为暴风集团员工持股机构,分别拥有暴风集团1.92%、1.75%和0.78%的股权。

按照暴风集团公开发行时约定,自公司股票上市之日起36个月内,不转让或者委托他人管理在公司首次公开发行前已直接或间接持有的公司股份,也不由公司回购该部分股份。这意味着员工所持股份在2018年3月24日才能解禁。

由此可见,暴风集团曾创下的A股神话,除了留下名义上的员工富豪外,对于其实际财富的获得并没有什么作用。据悉,股票锁定期为三年,至解禁期满时,暴风集团股价已经变成14元/股(除权后价格)。

2018年8月4日,瑞丰利永、融辉似锦、众翔宏泰宣布将择机减持,让员工出逃。其中,众翔宏泰随后于9月26日和9月28日连续减持22.67万股和22.68万股,减持均价为11.52元,大约套现为522万元。

瑞丰利永则在2018年12月多次减持,总数量为55.71万股,减持均价为9.38元/股,套现约523万元。融辉似锦几乎在同一时间进行减持,总数量为50.95万股,减持均价为9.36元/股,大约套现477万元。

然而,这些钱与暴风集团股价高企时员工可获财富相比,已相去甚远。

投资人高管从未增持,赚的盆满钵满

员工持股“被套”,但公司高管、投资人却没有那么大的限制。

根据媒体统计,暴风集团身上合计发生了38笔董监高及相关人员减持,未有一笔增持。他们合计减持股份数量为319.78万股,套现金额合计达1.17亿元。其减持价格从60多元到数元不等,收益水平存在较大差异。

而谈到暴风集团董监高人员的减持过程,韦婵媛最具代表性。韦婵媛于2007年进入暴风集团,担任董事、副总经理;2016年9月,韦婵媛从暴风集团辞职。

据媒体报道,2016年6月15日,在其辞职前夕,韦婵媛通过大宗交易减持暴风集团股票40万股,套现2278.4万元,这也是暴风集团董监高人员进行的第一笔减持。2016年7月,韦婵媛再度减持39万股,套现2609.88万元。离职后,韦婵媛在2017年再次减持218.74万股;到2018年一季度,韦婵媛从暴风集团前十大股东名单里消失。

除高管密集减持以外,投资人跑的更快。暴风集团上市后,前十大股东中有两名“明星投资人”:蔡文胜和江伟强各持有2.69%的公司股份。

据了解,2016年3月解禁期一到,江伟强在几天的时间内减持80万股,随后在3个月内清仓,套现5亿元以上,而蔡文胜动作则稍逊一筹,解禁半年内清仓。

解禁后1年时间,暴风集团十余家机构股东和个人投资者,包括华为投资(华为)、江阴海澜等,基本上都完成了清仓式减持,把公司股价砸掉了三分之二。

股民维权道阻且长

与暴风集团公司投资人、高管、员工纷纷出逃不同的是,现在仍有6万股民在暴风集团这一泥淖中挣扎。

张原就是其中之一。他告诉AI财经社,当初是18元左右入的手,原本30多万元本金现在就只剩下两万多元。

2019年9月4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对暴风集团进行立案调查。由于暴风集团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权益受损的投资者可以办理索赔预登记,张原就是其中之一,今年年初他已在新浪股民维权网站上进行了登记。

根据《证券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的规定,上市公司因虚假陈述等证券欺诈行为导致投资者权益受损的,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赔偿范围包括:投资差额、佣金、印花税和利息损失等。

而目前暴风集团案诉讼索赔条件暂定为:2019年9月4日前买卖过该股票,并在2019年9月4日及之后卖出或继续持有该股票的受损投资者,可以办理索赔预登记。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3月出台的新证券法建立了“有中国特色的证券集体诉讼制度”。今后凡是符合索赔条件的股民,都将被投资者保护机构所代表,向虚假陈述行为人提起诉讼,除非其明确表示不愿意参加诉讼。

不过,从诉讼开始到维权成功仍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股民索赔难这一话题始终不绝于耳。

重庆志和智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源佳表示,内幕交易、市场操纵,其实都是《证券法》规定的禁止行为。按照规定,这两种行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应承担赔偿责任。目前《证券法》对这两种行为仅仅进行了原则性的规定,并没有相应的实施细则或司法解释来支持。

比如操纵股价的维权行为,尽管目前操纵股价民事赔偿能被法院立案,但由于审理标准存在欠缺,比如操纵股价民事赔偿必须面对的民事责任范围问题、民事责任主体问题、因果关系认定问题、损失计算方法与标准问题等,现行法律法规、司法解释均无明文规定。

正因如此,目前投资者很难通过诉讼途径,来对市场操纵和内幕交易进行索赔。

此外还有索赔时间长、成本高,也是目前投资者维权路上的重要阻碍。

据了解,2013年,重庆股民芦秀艳与西南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一案中,芦秀艳购买股票的时间是2011年7月15日,然而,直到2015年8月4日二审完成。

另外,比如2016年,北京股民张愉与北京无线天利移动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投资者于2015年6月3日购买股票,2017年12月29日二审完成。

事实上,近年来,大多数投资者的索赔之路都耗费两年及以上的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