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工新款iPad,比亚迪市值涨百亿元,疫情期间卖口罩利润大增

AI财经社

发布时间:09-1708:13

文| AI财经社 赵怡然

编| 张硕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一场没有iPhone的苹果发布会,意外带火了新款iPad的代工厂——比亚迪电子。

9月16日苹果发布会上,两款新iPad取代跳票的iPhone12,成为当天重点。由于此前有消息称,新款iPad将由比亚迪电子代工,比亚迪电子9月16日开盘涨幅一度达7.92%,股价创历史新高。其控股公司比亚迪继9月15日涨停后,9月16日收盘再涨4.05%,市值达2875.46亿元,涨超百亿元。

而在9月初,市值约400亿元的上市公司欧菲光,因被传踢出苹果供应商名单,开盘跌停,市值蒸发超50亿元。一涨一跌的鲜明对比,证明无论有没有手机,苹果还是那个无数厂商竞相追逐的大客户。

“多面手”比亚迪

比亚迪电子“苹果代工厂”身份披露,网友纷纷诧异:“抢富士康饭碗?”“比亚迪到底是做什么的,还造车吗?”实际上,造车只是比亚迪诸多业务之一,甚至不是其“老本行”。

1995年创办之初,比亚迪主营电池代工。面对当时已经相当成熟的日本企业,比亚迪掌门人王传福利用中国人力成本更低的优势,用人工代替动辄上千万元的机器。

这一方法看似原始,却极大提高了产品性价比。资料显示,相比自动化程度较高的电池企业,比亚迪一条手机电池生产线上的工人,约为前者的两倍,但价格也仅为前者约三分之一。到2003年,比亚迪已经成为全球排名前三的手机电池制造商,王传福也被称为“电池大王”。

之后数年,“电池大王”延续别出心裁的打法,跨界汽车、新能源等领域,并逐渐以汽车业务为外界熟知。

但在汽车业务光芒下,比亚迪手机部件及组装业务,亦持续推进,只是因其以2B业务为主,明显低调许多。

基于此前手机电池代工经验,比亚迪手机部件及组装业务发展良好,收益可观,并于2007年分拆旗下公司“比亚迪电子”,赴港上市。作为三星、华为、小米背后的代工厂,比亚迪电子延续母公司“多线操作”的基因,疫情期间靠转产口罩,更是大赚一笔。

比亚迪方面信息显示,截至7月底,其每天可以生产8000万只口罩,产品远销欧美,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口罩制造商。

这不仅令王传福收获抗疫领袖称号,也为其上市公司带来真金白银的收益。财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比亚迪电子实现营收313.8亿元,同比增长34.8%;实现归母净利润24.7亿元,为去年同期的4倍以上。其中,防疫物资业务对比亚迪电子销售收入及盈利增长,带来正面贡献。

有媒体评价,从“跨界奇人”这一点看,王传福与对手马斯克,其实不无相似之处。

抢富士康订单

如今抗疫告一段落,回归代工主业,喜提新款iPad订单的比亚迪电子并非全无烦恼。

据半年报,比亚迪电子目前有三大业务板块,分别是手机及笔记本电脑、新型智能产品,以及汽车智能系统。其中,手机及笔记本电脑业务收入,同比下降7.01%;汽车智能系统业务收入,同比下降10.68%。

收入波动与行业冷暖息息相关。2017年起,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经历连续三年下滑,曾被业内寄予厚望的基于5G网络的换机潮,也迟迟没有兑现。

由此不难想见,比亚迪电子对来自苹果的垂青,为何如此重视。东莞证券指出,2011年以来,中国大陆苹果产业链整体营收复合增速为39.36%,归母净利润复合增速为15.88%。而与销售陷于停滞的iPhone相比,Apple Watch、iPad等产品,销量仍有增长空间。

今年8月的投资者推介会上,比亚迪方面表示,公司与苹果的配合,从十几年前苹果还在做音乐播放器时就已开始,只是未能“打入内部”。去年纳入核心产品线后,公司为其布局,做iPad零部件一体化整合,并从今年7月开始,进入iPad后壳的量产准备。“未来3年,比亚迪在苹果客户方面,会跨一个大台阶,成为iPad甚至另外几条产品线的核心供应商,这将是公司的目标和努力方向之一。”

布局更广阔的苹果相关业务,意味着比亚迪电子将如网友所言,从富士康手里“抢订单”。事实上,二者积怨已久,甚至一度对簿公堂。

2006年, 富士康以盗取商业秘密为由,将比亚迪告上法庭,索赔500万元。郭台铭本人亦对王传福十分不满,不仅表示有生之年,与比亚迪的官司一定打到底。郭台铭还直言,投资比亚迪的巴菲特看走了眼,根本算不上股神,并给巴菲特写信,质问其“敢不敢驾驶比亚迪整天自夸的电动双模车上下班”。

剑拔弩张背后,当时有分析称,比亚迪在手机产业的布局及发展模式,与富士康母公司惊人相似,在业内有“小鸿海”之称,甚至报价更低,令其倍感压力。

如今时隔多年,再次相遇,据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预测,比亚迪电子若欲取得iPhone组装订单,最快需要5–6年或以上。届时,比亚迪或能与富士康相抗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