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五十而已

花儿街参考

发布时间:08-1211:14

作者 | 林默

1

这是一个大一新生,看了一本书,然后在学校的操场上一夜一夜地暴走的故事,他决心像书里的人那样,投身一场伟大的事业。

这一幕听起来你会想到啥?是不是又一个好人家的孩子被传销组织骗了?

然而这一幕发生在1987年,大一的雷军在武汉大学图书馆翻开了《硅谷之火》。

世界安静,有的人的内心,却忽然燃起了一场熊熊大火。

1987年,这个叫雷军的无名小卒,喜欢上了书里跟盖茨作对的乔布斯。

这一年,美国开始对日本首次实行报复性经济制裁。

这个世界的剧情总是相似,对抗与制裁其实从未停止,但几十年后,人们会看到,原来当年的飓风里,也点亮了最终改写世界的小火苗。

2

每个18岁的年轻人都相信这个世界是为自己准备的。

大部分中年人都在努力让别人相信,自己是为这个世界准备的。

如果你在40岁时,财富自由,江湖中亦是有头脸的前辈,你会做出怎么样的人生安排?

如果是我,一定归隐山林。

眼看着一波新的技术浪潮来了,会不会再次创业?

如果是我,绝对不会。

赢了不会对人生的物欲有什么重大提升,输了还要被嘲笑,“当年凭运气赚到的钱,终于靠勇气失去了”。

但40岁依然不甘心的雷军,还是选择再出发一次。关于雷军创立小米的故事,坊间耳熟能详的,是2010年4月,中关村银谷大厦,一众人手捧着小米粥,雷军宣布小米公司正式呱呱坠地,目标是做最好的手机,卖一半的价钱,推动智能手机在全球普及。从手机开始,逐渐地改变中国的制造业,创建有影响力的中国品牌。

小米十周年的传记《一往无前》里,这一段记录却更像雷军当年的状态——

“那时雷军刚刚学会滑雪,我让他自己在绿道练习,他却非要和我们一起上红道。要知道阿尔卑斯山红道的那个难度,在国内基本算是黑道级别了。他就那样跟在我们后面一起滑,速度快极了。我买不到护臀,只给了他几个暖宝宝护腰,那可能是他有生以来摔跤最多的一次吧。一些陡坡下面就是悬崖,简直是在玩命。”

前路不是中关村,大家手捧一碗小米粥的温和。是雪山之巅,贴上几个暖宝宝出发的凛冽。

40岁的雷军,纵身一跃。

3

有人以为,雪道的凶险,是你无法预测下一个弯度。

雪道更大的凶险,是那些你明明看到,却绕不开的凶险。

2010年底,小米推出即时通讯工具米聊,却很快遭遇了腾讯推出微信。转角处不止有爱情,还有庞然大物。

但让雷军更心有余悸的,也许是当年发生的另一件往事。

2010年9月30日,为了获得高通公司的专利授权,小米联合创始人林斌和周光平在嘉里中心对面的一家酒吧里,见到了高通中国负责授权业务的高级管理人员罗伯特·安,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

这次会面不到一个小时就结束了,之后不久,林斌收到厚厚的高通格式合同。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林斌几乎每天都随身带着这本英文法律词典。研究了一个月之后,林斌才揣摩出一些条款的深层含义。他在合同的每一页都画上了线,然后密密麻麻地附上自己的标注,希望将来和高通谈判时可以重点讨论。

然而高通给出的回复是,合同每修改一处,他们都要发回公司总部进行复核。等待的时间不能确定,从三个月到半年都有可能。

一些小米员工在午休散步时悄悄议论,目前硬件部分没有任何进展,是不是公司已经无法继续推进?

林斌看了一个月合同的结果,是和高通最后签订的协议一字未改。

因为小米没有等待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与高通进行商业谈判的资本,他们必须快速推进。意识到这一点,11月中旬的某一天,在卷石天地的办公室里,雷军和林斌看了看对方,然后说:“别谈了,闭着眼睛签吧。”

雪道上,所有的跌倒和惊险,都能让下一次转弯变得从容一点吗?

有时可以,但有时候,你也只能在下一次滑行时变好一点,然后下一次,再来一点。

虽然在与微信的对阵中最终失利,但后来,小米用米聊的积累搭建了云平台,成为安卓阵营里第一个搭载存储云服务的手机操作系统。

自2019年开始,小米平均每个月会宣布一项投资,而在2020年,这个投资的速度被进一步提速。

小米除了孵化投资了200多家生态链企业之外,也在上下游产业链进行投资。比如小米就投资了很多纯设计的Fabless(芯片设计公司)企业,以帮助小米以及生态链企业进行芯片定制。

4

时间再拨回2014年年初。

一组灯泡放在了雷军面前。一个叫高自光的年轻人掏出手机,在屏幕上轻轻一点,一个小灯泡灭了,再点,另外一个也灭了。随后,他又用手机把这些灯泡一个个点亮。

明明灭灭的光亮里,有人想到了睡觉再也不用下床关灯,也有人看到了万物互联隐约显形的蔚然大观。

2014年1月8日,小米成立生态链部门。一个月后,IoT团队成立,并在不久之后,正式划入生态链部门。

能用手机联结起来的,不只是灯泡,还有手环、空气净化器、扫地机器人、摄像头……而与之同生的,是绑定在小米战车上日益庞大的“生态圈”。

也是这一年的新年,贾跃亭在公开信中称,乐视将全面向生态型公司进化。在生态化反的宏大梦想驱动下,这家彼时势头如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公司开启蒙眼狂奔。

雪道上的一往无前,很多时候不是你不知道要去向哪里,而是看到了那片风景,却无法抵达。

当你挟持巨大的势能跳下,能做的只有尽力控制强大的惯性、及时纠偏,以及祈祷上帝给予更多一点幸运。

2017年,豪迈补贴硬件产品的乐视没能踩住亏损的刹车,资金链轰然断裂,随后贾跃亭远走美国。

坚持IoT业务微利但不补贴策略的小米,从倒下的对手身边掠过,前方出现新路标:人工智能。

AI+IoT=AIoT,一片全新的茫茫雪原。

5

2020年2月13日,在当时关于萧瑟和未来的恐惧中,小米开了一场线上发布会,那是农历新年以后,第一场商业发布会,在空荡荡的演讲大厅,雷军介绍了正式冲击高端市场的小米10。

那场发布会,我是跟我爸我妈一起坐在电视前看完的,其实当时也没有多关心手机,觉得在看的是,“要往前走”的信念。

在小米十周年生日,雷军在演讲中,他坦言面对2020年的这场全球大变局,自己也很焦虑,“这个世界有很多事情是我们改变不了的,但我们可以改变的是自己的心态。”

50岁的雷军开始每天走10公里,7月,他走了318.11公里。

在这场演讲中,他自嘲了自己10年的所有,输给董明珠的赌局,被B站做成鬼畜视频的英语。

这个世界,能自嘲的人,才能卸下一切,再次出发。10岁的小米,今年的研发预算高达100亿元。“今天的局面,我们还是需要拿出重新创业的热情。”

小米的创业不是喝下一碗小米粥,然后看过若干个凌晨四点的北京,下一幕就是敲钟上市。

小米的创业,是喝下一碗小米粥,连护具都找不到最合适的,就站上了最高手如云的赛道。要极速前进,要与风险相伴,要在膨胀之后跌最狠的跟头,要滑一段野雪,也许能找到一条新的路。

2020,小米10岁,有人说它在10岁这年,面临的世界太过复杂。

比如印度市场会不会受到影响,但他们也许忘了,小米得以顺利打开国际市场,恰恰是因为要处理砸在印度市场的10亿天量库存手机,不得不组织“救火队”满世界找卖库存的渠道,由此快速建立起全球市场的销售团队,才有了小米手机业务在50个国家和地区中位居前5的这张集邮图。

就如在那本记录了小米十年的《一往无前》的最后,有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的话:

“如果意外总会发生,那么,我们唯一希望能够实现的一个最终的理想,就是——学会如何爱上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