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信将疑,将中台进行到底

虎嗅APP

发布时间:08-1017:30

本文作者:guohua,题图来自:pixabay

一、将信将疑

一个概念的兴起往往伴随着某种话语权的转移。

就像中台。人们都知道马云参观Supercell的故事,都知道2015年阿里的中台战略,也都知道阿里集团在中台之后如帝国一般的繁荣。而且仔细感觉一下,事情还有些蹊跷,虽然中台是阿里根据Supercell的模式提出的,但故事的走向却越来越像牛顿看到苹果落地而悟出了万有引力一样——真正的主角是阿里,Supercell纵然很成功,却只像一个不能自知的苹果,等待着被人总结。

所以哪怕最后腾讯收购了Supercell,大家还是觉得天下中台出阿里。

中台的概念是易于传播的,企业家们看到中台的美好愿景,立即决定这是他们想要的东西。

但如果最后效果不好,恐怕很快就会被斥为炒作。

企业家们召集了全公司的高级管理者,抱着打印出来的阿里或阿里系创业公司整理的双中台PPT,闭关讨论了两天两夜,然后在开除掉那个质问数据中台跟数据仓库有何区别的研发经理之后,红着眼宣布中台项目正式启动。开发者们也不负众望,在经过几个月黑白颠倒的奋战后,公司很快有了一个看上像模像样的中台。

该有的都有,不过一跑就翻车。

2019年末,在中台达到其宣传顶峰的短短半年之后,关于翻车的各种文章便开始广泛传播了,有人说信了中台的邪,有人直接把CIO开了,这些事故又被当成了故事,铺天盖地而来。

于是才燃起希望准备驾驶中台投身于时代浪潮的企业家们,顿觉无比失望,从将信走向了将疑。

但中台仅仅是一种概念炒作吗?

美国社会心理学家奥尔波特曾提出过一个流言传播公式:R(流言强度) = I (与问题的关联度)* A(社会成员的不安感) * U (环境的不确定性)。

也就是说如果把中台概念当做一种流言的话,那它能在企业家的群体中传播实际上取决于三个变量,分别是商业环境的不确定性、企业家的不安感、中台与企业家所面临问题的关联度

前两个很好理解,商业环境不确定,企业家自然感觉不安。

人类历史几百万年,文明历史几千年,但经济的爆发性增长却集中在最近几百年。在三次科技革命的逐波推动下,社会开始狂奔向前,速度在增加,加速度在增加,加速度的加速度还在增加——如果我们能对社会发展速度求导的话,大概要好几阶之后才是常数。

作为人类,这是振奋人心的,但作为人类中的一员,这又是令人苦恼的,因为时代总会抛弃不符合时代要求的人。

企业也一样,时代对它的淘汰也越来越快。

耶鲁大学研究显示,标普500中的美国企业,其平均寿命已经从上世纪20年代的67年已经降低到了现在的15年,减少超过了80%。而且这还是大企业,具体到中国,具体到中小企业,他们的平均寿命只有低的不可思议的2.4年,比一瓶老干妈辣酱的保质期长不了多少。

如果说以前做企业像斗地主,那么现在就像炸金花,三张牌后见输赢,然后马上清盘进入下一轮。

海尔CEO张瑞敏说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成功只是踩对了时代的节拍,但不可能永远都踩对。为什么500强的寿命越来越短,因为时代变化的太快。

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家普遍焦虑。

于是中台来了,你看Supercell做了中台,3个人出一款游戏,阿里做了中台,10个人做出聚划算,战狼用了中台,吴京一个人吊打整个雇佣军。而且中台的逻辑基础也很简单,那就是抽离各种业务中公共的部分并下沉,在变化中寻找不变,做一个“企业级能力复用平台”,然后以不变应万变,以快打快。

非常好理解,想起来应该也很有效,就像给了企业家一张和大小王一样的底牌,不管剩下摸到的是什么,中台总能放大它的威力。

所以中台才能成为一种影响力巨大的“流言”。

二、将中台进行到底

然而翻车不代表失败,而且说到翻车,可能没人比ERP更懂什么叫翻车了。

有人总结过国内20年实施ERP的数据,发现其成功率不足30%,如果这是车的话,恐怕早该报废了。另外中台翻车,最多浪费成本,而ERP翻车,全公司业务受影响,后果显然严重的多,所以各大很多ERP提供商,不管国内国外,不管SAP、Oracle还是神州数码,都有过被甲方告上法庭的经历。

另外ERP项目还经常超支、延期,根据国外机构Panorama Consulting的调研,这两个数字分别是54%和57%。如果这两个是独立事件的话,那从分布上说,ERP正常的概率应该等于 (1-0.54) * (1-0.57)= 19%,低于前面提到的30%,所以这两个不是独立事件,也就是延期的也经常会超支,雪上加霜。比如美国空军让Oracle做的战斗支援系统,虽然在2005年已投入使用,但直到2012年“还没提供任何重大成效”,然后经过评估,要想达到最初设想的四分之一效果,还要再花11亿美金,于是只好“果断止损”。

于是柳传志说“上ERP找死。”

从定义来看,ERP也好,中台也好,都属于一个更大的概念的一部分,这个概念便是数字化转型。其实数字化转型其实传播好多年了,这恐怕不能再用流言的传播模型来解释,因为流言总会破,但ERP这类数字化转型项目,在翻车中已经走了几十年。

所以我们真正要问的,不是中台或ERP为什么会翻车,而是在他们总是翻车的情况下,为什么人们还趋之若鹜?

因为时代在变。

经济观察报早年间曾写过一篇关于柳传志的报道,标题就是《因为时代在变》,里边提到柳传志喜欢读格罗夫的《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并在公司会议上表示,只有整天忧心忡忡,认为世界始终处在危机之中企业才能存活下去。不知道柳传志是否也读易经,这个想法和易经乾卦中的“夕惕若厉”如出一辙。

柳传志并不是杞人忧天。

有人做一个2000年到2020年间全球最有价值公司的变化分析,短短二十年间,这些世界顶级的公司,就像洗牌一样在排行榜上上下翻滚,并遵循着IT为王的趋势,混战中清晰的描绘出了新技术的崛起,从最初只有微软,到最后榜单上只剩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无须分辨具体排名,时代显然在变。

全球最有价值公司变化趋势,来自Youtube

所以柳传志又说“不上ERP等死”。

或许正是柳传志有这种意识,才能推动联想的ERP走向成功——联想的ERP项目于1998年启动,联合了SAP和德勤,是当时国内规模最大的,也是IT届的第一例ERP项目。在经过20个月的实施后,大获成功,时任联想副总裁李勤总结到,ERP实施后采购周期缩短、库存转换加快、财务指标向好——财务结算日从20天降为1天,加班人次从70降到7,出报表由30天降到了12天。直到现在,联想的项目还被当成典型成功案例被拿来宣传。

因为时代在变,从这个角度看,企业选择中台的理由和选择ERP是一样的。如果企业家是勇士的话,时代就是恶龙,而中台或ERP更像某种武器,让勇士斗恶龙时不至于两手空空。

当然,必须说明的是,不是每个勇士都能斗过恶龙,也不是每个企业都能成功,但那些成功的,都和联想一样,无一例外在明知道翻车的风险之后,还能义无反顾的纵情向前。

中台和ERP还有一个看似细小,实则很大的区别。

那就是中台是国人提出的概念。在数字化转型这个领域,中台应该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由国人的提出的并造成了巨大影响力的概念。所以从更大的背景来看,伴随着中台概念的广泛传播,数字化转型的话语权开始在不经意间正慢慢转移到中国的手里。

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其意义是重大的,就像一场革命。

而且我们还能看到,在不停的翻车过程中,中台正在趋于实际。比如虽然双中台的口号还在,但落地上正在向更标准,更容易创造价值的数据中台靠拢。在他们新的方案中,数据中台被描述为企业数据仓库加一套服务体系——这种定义,概念上不够新颖炫酷,形式上也缺乏双中台的对称之美。但这是一种务实。

总有一些人,想要把中台进行到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