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后劲不足,《哥哥》东山未起

钛媒体APP

发布时间:08-0916:03

文 | 犀牛娱乐,作者 | 冷罐头,编辑|朴芳

上线59天,《乘风破浪的姐姐》仍然在综艺赛道上,“压圈式”领跑。

据云合数据显示,《乘风破浪的姐姐》正片有效播放市场占有率月榜全网第一;猫眼热度自开播以来也远超同期综艺,呈维稳趋势;在播放量上,虽然有所下滑,但8期节目的单期点击率均保持在2亿以上。

单从数据层面里来看,《乘风破浪的姐姐》依然势头强劲,还尚未出现同期综艺,可与其分庭抗礼。但在“表面风光”下,口碑从8.5分下跌到7.9、观众口风大转向,暗流正在汹涌着。

没有劲敌攻掠城池、抢占市场的《乘风破浪的姐姐》,半只脚已经迈入了高开低走的“自刎之路”。

一面是恨铁不成钢的讨伐声,一面是无人问津的冷情感。同为芒果TV新产出的综艺,且名字与《乘风破浪的姐姐》颇有几分相似的新快综《元气满满的哥哥》,存在感似乎有些低。尽管播出前不乏网友的讨论声、杨洋继《花儿与少年》后首次参与综艺的噱头也拉满了观众的期待值,但哥哥们还未来得及扬帆起航,似乎就“销声匿迹”了。

据云合数据显示,《元气满满的哥哥》正片有效播放市场占有率未进入周榜前十;上线七天,首期播放量尚未突破八千万。

眼看着《乘风破浪的姐姐》大势已去,《元气满满的哥哥》首战败北,“前车之鉴”和“路在何方”,就成为了值得探讨的重要议题。

金手指、低幼化,耗损观众热情的两道关卡

被弹劾的金手指,是耗尽观众热情的元凶。

“追不动了”、“浪姐压根不带我们玩”、“剧本痕迹太重了吧”……诸如此类的声音,在微博豆瓣等评论区中,都随处可见。而观众此种不满的情绪,随着三公舞台上,实力广受网友认可的孟佳分数最低、惨遭淘汰,迎来了大爆发。拔得头筹的万茜,成为了最新一任的轮狙对象。一时间,“皇族”、“内定”等言论甚嚣尘上。

是否有天选之女的剧本,不得而知。但可知的是,观众极低的参与感以及强烈的滞后感,才是构成“罪恶金手指”的主要元素。

而酿成观众与节目走向“井水不犯河水”的因,也随着节目的推进渐渐显露出来。

一方面,是赛制上的失衡性。无论是初舞台四位老师毫无标准可言的打分,还是后期公演主宰着姐姐们晋级与否的五百位现场浪花们,都太具有主观性了。不巧的是,他们的主观与姐姐们呈现在屏幕上的观感,存在着巨大的偏差。据参与过现场录制的观众反映,观众席都是在舞台两侧,所以现场效果与屏幕上所呈现的完全是两码事,大多数时间都是“看了个寂寞”,这也解释了为何现场观众,偏爱燃、炸的舞台。

但对屏幕前的网友而言,一次事与愿违或许是引发唇枪舌战的话题点,但次次“劣币驱逐良币”的无力感,只能构筑成节目自娱自乐的围城。

在这样的情况下,讨好观众,就成为了姐姐们乘风破浪的首要任务。就连最初的“魔丸”宁静,也开始哼小曲、拉横幅,满屏的“生活不易,静静卖艺”虽然是玩笑话,但却有几分心酸。

姐姐们的舞台之争,也陷入了迎合的怪圈。炸场子的劲歌热舞、传统意义上的女团舞台,是现场观众横亘不变的审美取向,所以30+、40+、50+的姐姐们,都在拼命向20+的女团风格靠拢,观众期望看到的女性多样美、成熟美,全部被抹杀殆尽。有网友形容,这是一场资本驯化姐姐们的游戏。

至此,迎合成为了30+姐姐们的唯一出路,而这与节目最初擦亮的理念,可谓是南辕北辙。

零碎感、仓促感,哥哥们碰壁的双叉戟

首期《元气满满的哥哥》的观感,是一场心劲不那么足的“男高”运动会。

《元气满满的哥哥》节目流程是这样的:嘉宾分为两队,年龄稍长的胡军、蔡国庆、李维嘉、吴奇隆、王耀庆组成元气大哥队,杨洋、陈学冬、王彦霖、王鹤棣、黄明昊组成元气小哥队,两队之间是竞争关系。首期节目进行了接力跑、拍洋画、捉迷藏游戏,据悉,每期节目的经典环节都是在捉迷藏的基础上进行的。

主持人吴昕在节目开始时宣布,节目聚焦于代际关系。节目通过集合前后辈偶像,在跨代际新老游戏的对决下,凸显两代偶像的个性反差与思想碰撞,实现代际价值观的输出和相互影响。

但立意是一回事,节目传递出的情感表达,又是另外一回事。首期《元气满满的哥哥》呈现给观众的更像是时而剑拔弩张,时而高呼“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口号的运动会。

第一个环节接力跑,完全考验两支队伍的体能及爆发力,52岁的胡军与18岁的黄明昊,同赛场竞技,看完似乎只能感叹一句,年轻真好;在拍洋画环节,《元气满满的哥哥》扳回一局,通过两代人童年生活的差异,以及“姜还是老的辣”的结局,契合上了节目立意。但嘉宾之间的火花,还是没有燃起来,弹幕里“尴尬”的声音此起彼伏。

在首期节目中,不可否认,嘉宾的活跃度不太高。前期的“综艺感”主要靠胡军抖包袱,后期的捉迷藏游戏,小哥队只躲藏,不出击,完全没有激烈的厮杀感,草草收场。只有王彦霖在成为全队“独苗”时,才开始反击,弹幕上一片“就该这么玩”的赞许声。

节目播出之前,吸引观众的节目概念,即“元气哥哥们前往中国最具幸福感的几个城市参与游戏互动,游戏设计深度结合当地城市特色,让他们在游戏的同时,打卡人气景点,品味特色美食”,在首期节目中也并未落地,城市特色只成为了游戏的背景板。

嘉宾活跃度低、游戏设定漂浮于代际关系、城市特色之外,导致节目流于表面。节目深度不足,难免会生出借着姐姐“东风”仓促产出的嫌隙。

随着嘉宾间的熟络,如果游戏项目能真正做到“隐于市中”,刻画代际关系,深度体现城市文化,那么打一场迎头逆转的翻身仗,也并非不可能。

性别红利?离不开内容取向的根基

有网友将《元气满满的哥哥》首战折戟,视为“性别战”中举起的白旗,是荒谬的。

不可否认,早在网友们脑补《淑女的品格》等纯女性向剧作时,她题材这块蛋糕,就已经在起承转合中,慢慢变大。今年《乘风破浪的姐姐》《谁说我结不了婚》《三十而已》《二十不惑》等女性向剧综的全面爆发,是蓄谋已久的。在某种程度上,的确有与男性占据主导的传统剧综,共分一杯羹的色彩。

但庞大的市场底盘,并非是一朝一夕所能改朝换代的。女性市场的崛起,对男性题材有所冲击,但绝不是颠覆。《乘风破浪的姐姐》大爆以后,《披荆斩棘的哥哥》快速抢滩的消息紧随其后,所引发的是网友一片“大可不必”的非议。这是大众对于千辛万苦到来的女性向春天,又被男性题材横插一脚的不满。但如果《披荆斩棘的哥哥》在嘉宾阵容及品质上都过关,那么它一定不会是一场清冷的盛宴。

性别红利,其实一直在男性题材这一边。

大众的不满更像是,蛋糕对你而言仅仅是众多囊中之物中的一种,而她们只有这一块蛋糕,为什么你还要抢呢?仅此而已。

女性题材的集中爆发,是在被忽视已久后觉醒,开始踏上消除性别红利这条路,而非是后来者居上,实现势力逆转。

当性别不再是天然优势,内容成为唯一的评判标准时,才是市场良性发展的春天。

女性向的春天只是中途歇脚的驿站,市场生态的春天才是终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