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TikTok事件,聊聊如何用内容煽动情绪

判官老司机

发布时间:08-0320:33

一周前我看了某个up主的视频,关于MIUI12的隐私保护功能“动了巨头的蛋糕”,“可能导致支付宝微信禁用小米手机使用”,观众热血沸腾,纷纷夸赞小米业界良心、硬骨头。当时我就很感慨,发了一条朋友圈:

煽动情绪骗傻子的内容有三个共性:复杂问题简单化、技术问题道德化、中立问题负面化。

这几天TikTok在海外被川总搞,字节跳动在国内被群众骂,场面蔚为壮观。一开始只是一些无名氏复制粘贴“五个小时滑跪”、“以地事秦”,接着各路大V纷纷入场指点江山。

昨晚复旦沈逸教授一个视频《特朗普赌的就是你不抵抗》,更是把舆情抬到了新高度,我一周前的朋友圈观点,再次得到了验证。今天展开聊聊这三个知识点,如果大家希望制作爆款内容,不妨有样学样,让观众满意而归。

先来说说啥叫复杂问题简单化。

很多事情发展到今天的地步,外人看到的是某个状态或者结果,但业内人看到的是诸多影响因素、变量和不确定性。想把这些事逐一分析和说清楚,非常难,因为专家难寻,且观众也没兴趣听你从三皇五帝开始聊。怎么办呢?把问题转化成简单粗暴的一二三,就好了。

Android系统有些问题,是娘胎里带来的先天缺陷,比如开源带来的安全隐患,比如硬件厂商二次开发的权利和能力,比如国内无法使用GMS服务带来的应用审核弱化、以及推送保活的问题。在此之上,移动互联网生态涉及到的数据隐私边界,广告数据的交易联动,则是iOS和安卓的共性问题。听起来是不是很复杂令人头大?

而MIUI12这次在隐私保护方面做了一些工作,值不值得肯定?当然值得。有没有用?作用有限。你让用户看到了一些应用的后台行为,用户自己不具备能力去判断哪些属于正常,哪些属于异常,并且,用户没其他选择。

想真正触及厂家利益,是像苹果一样在应用商店审核环节收紧尺度,你认为它有恶意行为就别让它上架。但没有安卓手机厂家会这么做,我也不会因为他们没这么做,就谴责他们。原因是,他们并没这个实力和互联网巨头正面刚。

所以,想煽动情绪,无需说这么多,简单化一下就行:小米勇者斗恶龙,买就对了。

然后说说沈教授那个视频。

TikTok在美国是如何遭遇目前困境的,只要平时稍微关注一下科技媒体,就知道美国搞TikTok已经一年了,根本不是最近几天、几个月的事情。沈教授未必不清楚这件事,但却大谈“战略意志”和“胆小鬼游戏”,说TikTok自己没抵抗,活该被搞。

观众心有戚戚,觉得TikTok自己认怂,不值得同情。我也很理解这种情绪,毕竟,谁不喜欢看一家中国企业和川老板正门对狙,最后壮烈牺牲?然后我在边上叫个好,流下激动的热泪。

但是,TikTok事件是个特别复杂的问题,掺和了政治、资本、商业、个人意志、黑天鹅事件(疫情),是一个视频能说清楚的吗?说不清楚,所以就简单归因,引得大家唾骂一片。

复杂问题之所以复杂,是因为它本来就简单不了。做内容的严肃态度不是复杂问题简单化,而是专业问题通俗化。把通俗化等同于简单化,本身就是复杂问题简单化。但是,简单化是煽动情绪特别高效的手段,因为处理起来不用动太多脑子,大家接受起来很容易又能产生共鸣,“五个小时就卖了,垃圾!”

非常黑色幽默,好像他们在现场目睹了全过程一样。

再来说说技术问题道德化。

移动App的合规问题,企业内部都有专业的法务人员处理。监管的压力,自然是大于商业利益,因为后者是赚多赚少的问题,前者是生死存亡的问题。

同样道理,一家企业尤其是中国企业的出海合规问题,如果不配合属地的法律和监管,且时时刻刻把“我是中国企业”印在脑门上,别说赚钱,恐怕走出亚洲都困难。

这些技术和商业操作,我统称为技术问题。技术问题事关规则而无关道德,企业做得越大,越需要平衡技术、商业与社会责任、舆情,这是一个复杂程度不亚于打造推荐算法的题目。小米做个保护用户隐私的MIUI12,是不是说明他道德上特别崇高?并不是,正常的商业行为罢了,另一边,MIUI还顶着ADUI的骂名,广告满天飞呢。

TikTok在美国甚至海外,最后无论结果如何,这是个技术商业问题,当然也是政治问题。企业做到这个规模,业务延伸到这个广度,局外人很难设身处地去体会。所以咋参与讨论呢?把技术商业问题降维,变成道德问题,就成了谁都能聊两句的事。

这个过程中,一些特别反智的言论也很容易得到追捧,比如那个流传甚广的“五个小时滑跪”,正常人自己买个手机,决策时间都不止五个小时,企业间几百亿美金的交易,居然有人相信五个小时就敲定?是的,大把人相信,因为事实已经不重要了,道德审判多过瘾啊。

在沈教授眼里,TikTok在被川总政府封禁之前如果选择拆分业务,就是“以地事秦”。沈教授真的不清楚,一个App如果被封,意味着什么?TikTok在印度已经被封了多次,影响其他国家封他了吗?被封后再谈拆分谈收购,头七都过了,谈判会更有优势吗?沈教授也不清楚,《六国论》国与国的争斗,以及他举的那个苏美的例子,和目前TikTok的处境,没有可比性吗?

所以,结合第一点,内容要煽动情绪,很重要的一个技巧,一定把一个复杂的技术商业问题,变成一个简单的道德问题,然后大家就都能批判一番了。

最后聊聊中立问题负面化。

是否让App获取适当的用户数据,这是个中立问题。

早年间,移动App不需要获取很多用户数据,而推送给用户的内容和广告,也缺乏个性化必要的数据和技术。时至今日,智能推荐技术成熟,提升了用户体验,代价就是需要更多的数据来投喂算法。如果没有上行数据,很多产品的内容质量会严重恶化。我对你一无所知,如何为你提供精准的服务?

从商业角度,很多产品不能从用户身上直接赚到钱,或者赚不到足够的钱,所以只能利用用户数据去做广告。广告本来就是个有原罪的业务,如果啥个性化都没有,广告只会让你更头疼,而不是体验更好。

获取用户数据,本身是个中立问题,但打上侵犯隐私的标签,很容易负面化,有人还搞了个专有名词:“毒瘤”。

回到TikTok事件。这两天有人在扒张一鸣的微博,证明其心可诛,早有逆心。

那些微博内容有没有瑕疵?当然有。什么时候说的?将近十年前。无视时代背景、把别人十年前的中二言论扒出来,自己的微博十天前的内容还一塌糊涂的,这就是小学生们在做的事。幸好张一鸣没去华盛顿跑步摆拍,不然。。。

字节跳动是个中国企业,TikTok是它的海外业务,这两个主体都和国内绝大多数人没有直接利益关系。一个中国互联网企业,海外业务在很短时间内达到了BAT都没达到的成就和高度,可以不去支持,但在事情还没尘埃落定的情况下,根据片面信息打上卖国标签,去抹黑去中伤,说句诛心的话,反正业务卖了不分他钱,死了还能叫个好。

还有人拿字节跳动跟某为做对比,觉得前者不够硬气,那也不妨先了解一下,两家企业的差别,和在美国市场的业务规模和前景。

一个是在美国如日中天,一个基本没能进入;一个多轮海外融资即将上市,一个内资无上市计划;一个是互联网,一个是通讯。咋就有可比性了,因为都是中国走向世界的企业,所以就要背负诸位的梦想?

把中立化的问题负面化,这就是一些内容喜欢干的事。

要说明的是,以“三化”制作内容,本身就是个技术商业问题和中立问题,不应简单道德化和负面化。这类内容的受众,确实远大于所谓的严肃内容受众,他们的需求也是需求,也需要被满足。并且,生产这样的内容煽动情绪,本身也是一种能力,不是谁想做就能做到的。

至于这样的内容受众,我不想做道德评价,只想说一点:这类人特别瞧不上的川总,在美国之所以被选上,也是因为大量易被煽动的底层群众。经济不好的时候,底层老铁们日子过得不如意,所以积极参政,才会选出个看上去特别像自己人的川总。

川总在美国暴打TikTok,这类人在国内暴打字节跳动。嗯,你们开心就好。

判官:资深产品经理,虎嗅2017、2019年度作者。著有《产品觉醒》一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