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想的理想,携程的归程,蚂蚁集团的霸气选择

中国财富网官方

发布时间:08-0213:30

7月30日,80后创业者李想的理想汽车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开盘后股价一路上扬,盘中市值一度超越蔚来汽车。投资者再睹中国“造车新势力”风采。

此前几天,房屋租赁交易服务平台贝壳找房向美国纽交所递交IPO申请。此外,市场上也有小鹏汽车、陆金所等即将赴美上市的消息。

与此同时,市场传闻称在线票务服务商携程网计划从美股退市,中概股“回归”的话题牵动着投资者的神经。今年以来,同为中概股的网易和京东已经在香港交易所实现二次上市。

有人“星夜赴考场”,有人“辞官归故里”。在如是研究院院长管清友看来,“这种双向流动恰恰体现了企业的市场化选择”。

那么,曾经远赴重洋去“赶考”的中概股,为什么此时此刻想“归故里”?

情绪变化

“其实中概股私有化退市浪潮从2010年、2011年那会儿就开始了,2015年、2016年达到高峰,那时候主要是一些市场份额比较大的科技类型互联网公司,后来明显减少,现在又多起来了。”欧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勤说。

张勤持有美国律师牌照,主要从事中概股私有化退市的法律服务,2012年至今参与主导超过20个中概股私有化退市案例。他明显感到今年以来咨询退市的客户又多起来了。

据张勤判断,这可能只是一个开始,往后会越来越多,预计持续1-2年。

如果说中概股的这一波“回归潮”始于2019年11月阿里巴巴在港交所二次上市的话,那么起到推波助澜作用的,恐怕是今年4月爆出的瑞幸咖啡造假丑闻。

瑞幸丑闻曝光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发布声明,提醒新兴市场财务报告及信息披露质量的风险。很快,5月19日,纳斯达克宣布提高上市门槛,将融资最低规模提至2500万美元。5月20日,美国参议院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案》(简称“法案”)。中国证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从法案以及美国国会有关人士的言论看,该法案的一些条文内容直接针对中国,而非基于证券监管的专业考虑,我们坚决反对这种将证券监管政治化的做法。

这一系列的操作,让中概股公司有山雨欲来之感。

网易在公告里称,法案倘由美国众议院通过及经美国总统签署,网易的美国存托凭证市场价格可能会受到不利影响,若网易未能及时满足法案要求,可能会从纳斯达克除牌。

美国在线券商盈透证券5月份进行的压力测试显示,15亿美元市值以下的中概股将跌到0,有近200只中概股可能受到影响,占中概股数量的78%。从测试结果来看,当时美国投资者对大部分中概股都不太看好。

“投资者的情绪”,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张晓燕用这个词来形容瑞幸事件带来的影响,“如果美国的投资者对中概股不买账,不看好,公司股价就会跌,估值持续低迷会刺激中概股回归的节奏。”张晓燕说。

估值低迷是中概股的长期之“痛”。以2019 年为例,2019 年在美股上市的中概股共 33 只,其中 25 只股票破发,最大跌幅79.1%;仅 12 只在上市一个月后股价高于开盘价。

“上市公司一般不会因为谁说了什么就去退市,而是看会带来什么实质影响,比如做空机构的指责导致股票流动性降低,或者确实看到有监管措施出台,他们会找专业咨询机构做可能性判断,然后才会有一个选择,停止挂牌或私有化退市。”张勤认为,从这个角度来讲,无论哪一波“回归潮”,本质上的驱动力是一致的。

“企业真正关心的,是股东的认可,流动性是否足够高,股东诉讼是否有上升趋势,做空机构行动是否日趋密切,监管方是否严格等等,因为上市公司的目的是给股东赚取回报。不会带来实质性影响的话,它只是一句话而已。”张勤说。

制度变革

事情正在悄然变化。

2015年中概股回归之路重重遇阻,近五年来,无论是港交所还是A股市场的基础设施都已发生了很多变化,为中概股回归做好了准备。

瑞幸丑闻曝出后,一家中概股公司内部曾就回归问题进行过讨论,暂时没有计划。这家公司的一位不愿具名的经理对中国财富客户端表示:“主要是因为公司现在的市值达不到回港股上市的硬性标准,而回A股的可能性比较小,因为同类公司还没有在A股上市的先例。”

这位经理人员所说的“港股标准”,即港交所2018年4月改革后的主板上市规则。那次改革,被市场人士视为港交所25年来意义最为重大的上市制度改革。

“那次改革主要新增了三个章节来吸引新兴及创新产业公司在港上市。”香港交易所发言人向中国财富客户端介绍,18A章节主要针对尚未有营业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8A章节主要针对有不同投票权架构的新经济公司,19C章节主要针对二次上市,去掉了中概股公司来香港二次上市不应该有的壁垒,为中概股“回家”敞开了大门。

自1993年开始接纳内地企业上市的港交所,一直是内地企业境外融资首选。上述发言人表示,过去两年,自上市新规生效以来,港交所已经成为内地新经济公司上市的首选目的地之一,新经济公司融资额占同期香港整个新股市场逾50%,在港上市的新经济公司市值目前已占香港股市总市值的17%。

“作为面向全球的国际交易所,我们希望能给企业更多选择,尤其是很多企业有一些境外发展或者境外筹资的需求,希望通过香港走向国际资本市场。”上述发言人说。港交所正在努力转型成为“内地投资者的首选国际目标市场、国际投资者首选的中国市场”。

从中概股全球分布来看,美国市场占比超过60%。而在美国上市的200多只中概股中,除去阿里、京东、网易、百济神州等已经在香港上市外,还有大约30多家符合港交所上市要求。

港交所上市新规要求,不同投票权架构的新经济公司赴港上市时,市值至少为400亿港元,或市值至少为100亿港元及最近一年度收入达10亿港元。

“所以现在我们看到的都是大市值企业先回归。”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中国财富客户端表示,虽然头部企业数量占比小,但示范意义大。

大幕拉开

2019年7月22日,上交所科创板开板交易,远在成都创业的李君与合伙人一合计,决定放弃赴美上市计划,转战科创板。“有科创板了,为什么还要去美国上市?我觉得科创板很适合我们这样的金融科技公司。”李君他们将赶上注册制的东风。而今年1月,已有一只同股不同权的云计算公司股票登陆科创板。

在港交所酝酿IPO改革新政之时,A股市场也拉开了改革大幕。五年来,推动红筹企业境内上市、推出科创板、试点注册制,不断突破制度藩篱。

“我认为不管是回港股还是A股,回归的通道都已经修好。”董登新认为,2020年注定是中概股回归元年。

在200多家美股中概股中,市值在50亿美元以上的有30多家,市值在10亿美元到50亿美元之间的有31家,市值小于10亿美元的企业最多,有170家。“不管是巨无霸还是中小企业,都可以选择适合自己的市场,除了主板,还有科创板、创业板、新三板,港交所也有创业板。”董登新说。

2012年登陆纳斯达克的中国手游,市值在10亿美元左右,2015年6月宣布从纳斯达克私有化退市,选择借壳登陆新三板,目前是新三板创新层企业英雄互娱。从2016年3月起,英雄互娱的关注度逐渐攀升,持续多月排行新三板个股关注度前十位。

“通道已经修好”是受访者们的共识,但也有专家指出,改革之路道阻且长,A股市场还需快马加鞭。“监管还要更规范、更透明、更阳光、更国际化。”管清友说。

经济学家宋清辉提醒,顺利回归的中概股,并不代表都具备良好的投资价值,投资者要理性判断。中概股也要正视自身,实力不强的话,即使回归A股也不会得到追捧。

7月20日,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集团宣布,启动在上交所科创板和港交所主板寻求同步发行上市的计划。巨无霸一样的蚂蚁集团首发上市,不必再远涉重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