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点清除大结局」一辆汽车重得出奇,解剖完发现配件都是黄金

发布时间:07-2418:29

时间很快到了比赛当日,我们在做最后的车况检查。因为不是时间赛,而是车辆竞赛,参赛车辆情况也不统一,只能看各自技术和车辆状态。

即将到来的比赛让我有些紧张不安,陈展情绪也不太好,坐在驾驶座,凝望着远处。

“希望一切顺利。”我检查完所有设备后说。

夜里十一点,按照王公子的吩咐,我们将车开到了东濠涌附近的一处停车场汇合,所有车辆将接受主办方最后的检查。

我这部法拉利FF车身和引擎盖都贴上了数字“212”,并按各自号牌在车内统一安装了GPS定位器,这样可以使组织者以及主办方更加精准知晓比赛实况以及车辆位置。

停车场内,逐渐汇集而来的各类名贵跑车在不停转圈热身,刺耳的引擎声以及喷射出的废气让现场乌烟瘴气,狂躁不安。

凌晨一点整,所有参赛车辆在组织方检查完毕后被放行,按照标记陆续汇集到江湾桥高架入口附近,等待前方出发指令。

“都准备好了?”陈展戴上头盔问我。

我戴好头盔,向他做了个“OK”的手势。

该做的都做了,就看最后的运气了。

前方一名穿着比基尼的高挑美女手中的红色灯牌刚刚变成绿色,所有车辆“唰唰”瞬间如离弦之箭弹射出去,争夺并不宽敞的高架上层入口。

我们车因为排位不占优势,紧随几部车后面,抢上直道后,前车加速几乎都跑没影了。

“先胖不算胖,后胖压塌炕!”陈展透过头盔通话器叨叨着。

紧接着,又是一部部车快速超过我们,急速向前驶去,领先了我们许多车位。法拉利FF虽然已经是很不错的赛车,可那些财大气粗的幕后金主有的是更贵,性能也更优良的跑车参赛,反正拼的不光是车手技术,还有白花花的钞票。

我深吸一口气,这个情况我们事先已经预料到,直道赛车我们并无优势。关键是到了山道后,多重弯道比的就不只是速度,还有车手的丰富经验和扎实技术。

等我们抵达山道,许多车辆的车速逐渐慢下来,这里的山路黑漆一团,只能靠赛车自身的车灯照亮前方路面。车灯影拖的越长,显示路面平稳,如果车灯影突然截断,表示前方很可能是急转弯道或者路面严重不平。

此时,多日苦练的技术以及对路况的熟悉优势被陈展发挥了出来,有些弯道不等我提示,他已经提前换挡抢到最佳的过弯点,一个完美的漂移就将车快速甩过弯道,迅速超过了许多车辆。

“L2,收!R5,全油!”我看着事先做好的导航路书不停交换喊道。Left或Right表示左弯或右弯,数字1-6代表弯道缓急,1最急,6最缓,这都是我事先和陈展学的。

而根据比赛前统一给的GPS数据平台,我们也可以在行车电脑屏幕上像看电脑游戏一样,看见标注数字的车辆定位,也就知道自己以及前后车辆位置。

我看见前方还有部车,这部车从开始就远超其他车辆,速度惊人。

“小心!前方回字弯!”我注意到前方是个近乎180度的U形弯道,这也是整条山道最陡峭也最考验技术的位置。

此刻,在我们车灯照射下,我发现前车居然是我之前见过的那部黑色兰博基尼——“蝙蝠”,难怪可以领先这么多。

如果陈芸没撒谎的话,兰博基尼上的驾驶员就是四面佛。

在我们车灯照射下,这只贴着“001”号码的“黑蝙蝠”试图过弯,它已经减速进入弯道,然后准备切入弯道最边缘位置。

“机会来了!”陈展突然加速切入弯道,抢先挤入弯道,刹车后在车速降下接近弯道弯心瞬间,迅速猛打方向盘急速转向,正好将正减速过弯的“黑蝙蝠”顶在后面。

“全油!”我急忙喊,我看到出弯后是相对笔直的道路。

“来了!”陈展嘀咕一句后,立即换挡全油加速直行,一气呵成,将后面的“黑蝙蝠”彻底甩出了好几个身位。

“我们跑第一了!”我看着屏幕欢呼道。

“别急,还没结束。”陈展看了看后视镜,那部“黑蝙蝠”并不甘心,几次加速并行过来。

两车几乎是并行到了山顶位置,然后还是我们车略微领先一些转到下山坡道。

下山路远比上山路更加危险,快速行驶的车辆惯性极大,路面狭窄,稍有不慎就容易翻车坠崖。

“收油!收!”我看见陈展几乎不踩刹车一路狂飙,吓得紧紧抓住头顶扶手不停叫喊,紧张得嗓子都喊破声了。虽然之前已经跑过几次,但是这次陈展似乎更加不要命。

而令我更没想到是后面那部“黑蝙蝠”似乎也发了狂,该减速时丝毫没有减速,一路紧追不放。急速转弯时,这车几次碰擦岩壁,擦出阵阵火花。

“这家伙不要命了!”我看着后视镜惊呼道。

“集中精神!”陈展招呼我回过神。

我醒过神来,赶紧帮陈展指引前方的路线。

因为此时是下坡道,车辆惯性较大,陈展不得不稍微减速。

看看显示屏,穿过这处盘山道,距离终点不到三公里,我们几乎可以说胜券在握。

“前面直道,全油!”我大声喊。

谁也没想到,一直在身后的那部“黑蝙蝠”突然屁股后面喷出两股火龙,瞬间加速提升数倍,从山上直扑而下。

“我操!氮气加速!这家伙还真他妈不要脸!”陈展反应过来,怒骂了一句。

我也愣住了,这就是我见过的那部改装的“黑蝙蝠”。黑蝙蝠稍微晃了下车头,硬是从坡道外侧斜插进来逼近我们车辆。陈展为了安全,只好将车紧贴着内侧崖壁驾驶,气得直骂娘。

有了氮气加速,这部黑蝙蝠如虎添翼,瞬间就超过我们车,犹如一股黑旋风急速奔驰向前。不料,意外情况发生了,黑蝙蝠狂奔了一会,车头开始左右晃动,引擎部分冒出浓浓白烟。

“坏了,爆缸了!”陈展瞧出了问题。

“咋回事?”我有些没看明白。

“这车是全铝发动机,好东西,可就是不如铸铁发动机耐操。估计氮气加速发动机没抗住,造成金属疲劳了。”

“不好!前面弯道,这家伙怎么不减速!?”陈展惊呼。

我看看路书,察觉不对劲,前面还有个弯道,旁边就是个陡坡。按道理这车应该立即左打方向,然后迅速切进内侧弯道再直行,可这部车居然摇晃着车头毫不减速笔直冲下去。

“糟了!这下完了!”我大喊起来。

没等我喊完,黑蝙蝠拖着火焰在我们眼前消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