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酸检测背后的生意:有人月赚千万,但担心不会长久

燃财经

发布时间:07-0309:14

燃财经(ID: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唐亚华

编辑 | 黎明

每个硬币都有两面。疫情让不少商业业态停摆,但也挽救了一批困局中的企业。核酸检测,就是一门完全由疫情带火的生意。

自从北京实行核酸检测“应检尽检”以来,新的段子已经产生。网友调侃:以前北京人见面打招呼说“吃了吗,您内”,最近改成了“核酸了么,您内”。

事实上,疫情以来,武汉有超过1000万人做过核酸检测,北京的检测也远超700万人次。这背后,从上游的检测设备、试剂生产商,到下游的检测服务商都迎来了业绩爆发。

正因如此,数十家核酸检测相关的A股上市公司股价大幅上涨,中小机构日检测量都能过万,月营收几千万,月利润也达千万量级,甚至连核酸检测创新技术研发中的初创企业都迎来了资本热捧。

种种迹象表明,核酸检测这场“东风”,拯救了一批受疫情影响的公司,助推了不少领先企业,还给萌芽中的企业提供了更好的土壤。

不过,核酸检测技术壁垒并不高,资质门槛是其第一大关键。况且,目前的情形只是非常态下短期需求刺激的市场爆发。所以,核酸检测只能算是一门短期的赚钱生意,却不是一门长期的好生意。

那些核酸检测风口下的公司

核酸检测目前是判断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主要标准。现阶段临床上最常用的方法是荧光定量PCR,简单来说,病毒感染后会寄宿于口腔粘膜上皮,通过采集咽拭子,用含有新冠病毒特有基因信息的探针去咽拭子标本里寻找相应的序列,能够找到,代表检测阳性,没有找到,检测为阴性。

疫情以来,核酸检测的规模有多大?我们先来看数据。

公开报道显示,仅5月14日0时至6月1日24时,武汉市集中核酸检测近990万人,政府通过集中采购降低成本,总支出大约9亿元。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兰娟提到,这个数加上之前已做过检测的人员,武汉累计有1090.9万人做过核酸检测。除去6岁以下儿童,武汉市核酸检测做到了全覆盖。

而北京疫情再次出现以来,截至2020年6月22日,北京市具备核酸检测能力的机构已达128所,每日最大单检能力达到40万人/份以上。官方公布,截至6月28日12时,北京全市累计完成采样829.9万人,已完成检测768.7万人。

这背后,提供主要支撑的是核酸检测上下游企业。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显示,目前共批准了42款新冠病毒检测试剂,背后生产商涉及华大基因、达安基因、复星医药、万孚生物、万泰生物、明德生物、丽珠集团、硕世生物、迈克生物、安图生物、热景生物、东方生物12家A股上市公司。

受疫情反弹的影响,上述12只股票在近期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股价不断创新高。

来源 / 视觉中国

以华大基因为例,疫情几乎是激活了这家公司。

财报显示,华大基因2019年营收28亿,净利润2.79亿元。

疫情初期,1月14日,华大基因成功研制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26日成为通过应急审批、获准首批上市的抗击疫情检测产品,投入生产。2月下旬以来,海外疫情蔓延。华大基因分别在美国、瑞典等国家布局火眼实验室,出口设备、试剂及服务,并于4月底承接沙特部分检测任务,合同总金额不超过2.65亿美元。

华大基因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市场对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的需求大增,公司收入7.91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5.78%,净利润1.37亿元,同比增长38.19%。

据开源证券测算,华大基因2020年新冠检测试剂,单盒净利润为15-50元不等,销量6000-11000万盒,预计今年利润区间为9亿-55亿元。

同时,2020年第一季度,其他生产核酸检测试剂的企业财报也显示利润同比增长五到六倍之多。

除了上市公司之外,中小企业也分得了一杯羹。云呼科技是一个医疗产业互联网平台,公司COO李富强告诉燃财经,疫情前期公司主要调配口罩、药品、医疗器械等防疫物资,5月份拿到核酸检测资质后开始加入检测服务。

“从5月份开始,不少航空工作人员、地方医疗机构从业者、事业单位人员等都被要求做核酸检测,另外病人去医院做手术之前也需要做。近期的大规模需求集中在北京和河北。从5月份到现在,我们全员都是高负荷工作状态。”李富强说。

云呼科技在全国各地都有实验室或合作点,每天约检测1万份,北京单次检测收费200元。

核酸检测带动的利好甚至已经传导到了产品还未上市的核酸检测研发企业。币冠生物是一家研发全自动核酸检测仪器和试剂的科技型公司,创始人方彬彬告诉燃财经,公司的产品能够实现多指标、多种病原体的检测,可以全自动一次检测多种病毒。

“产品还未上市,近几个月来,主动找上来接触我们的投资机构就有五六十家,”方彬彬表示。

上市公司股价大涨,中小企业收入颇丰,初创公司迎来资本追逐,背后都是核酸检测的功劳。

利润月超千万,暴利核酸检测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供不应求的核酸检测,到底有多赚钱。

据李富强介绍,试剂盒的成本这几个月一直在变动,2月份物资比较紧缺,每个试剂盒在80元-100元之间,基本要靠抢,“当时我们每天就在工厂门口等着,生产出来一批拉走一批,现在基本上降到了30元-50元。”

第三方医学诊断服务成本主要包括试剂成本、实验室直接人工、配送费用及其他费用。以云呼科技为例,“人力成本要占到30%-40%,我们现在有近3000名全职和兼职员工,兼职员工日薪大约300元-400元,采样需要穿的防护服是一套50元,再加上运输成本、实验室固定成本,算下来企业的利润率在20%-30%之间。”

他表示,像北京这样200元一份的检测,利润在40元-50元。

云呼科技每天的检测量约1万份,据此推算,公司单日营收约200万元,利润约50万元,每月营收就有6000万元,利润约1500万元。

来源 / 视觉中国

某商业医学检验所在6月20日刚被纳入第二批核酸检测机构,其商务负责人大鹏告诉燃财经,近10天以来,他所在的实验室日检测约1万份。他们主要接的是政府单,每份检测收费70元,其中耗材器械的成本大约20元,扣除人力和固定成本,每份检测利润约10元。

折算下来,主要接政府单的企业日营收约70万元,利润约10万元。

相对来说,核酸检测算是一门暴利的生意。

利益之下,甚至有人铤而走险倒卖核酸检测名额。

近日就有警方通报,有9人卖核酸检测名额被查办,4人已被刑拘。通报称,一微博用户发布帖文,“卖北京核酸检测名额,24小时和48小时出结果,价格是1780元”。他们通过成立微信“核酸检测群”,网络发布消息、招揽客户,声称可以加急办理、速取结果,层层加价后介绍群众到相关机构进行核酸检测,团伙成员从中分别获利50至2000元。目前,警方已查获涉案人员。

核酸检测是一门可持续的生意吗?

这样的生意可持续吗?

李富强表示,此次疫情带来的核酸检测集中需求对企业来说是一个大的利好,预计会持续到今年底。“但这是一个临时性突发项目,过了这个阶段就不会有这样的市场了。未来如果西方群体免疫,疫苗出来了,核酸检测可能会成为一个常规项目,就像做流感检测,价格也很低,不会像现在引发全民关注。”

由于项目的临时性,做核酸检测严重依赖设备和人力,每个公司的产能有限,如果设备和人员增加过多,后续裁撤也比较复杂。所以云呼科技选择招聘兼职员工,“基本上没有人把它作为一个长期的生意。再往后,可能大家都能做了,产能也跟上了,自然而然价格就下去了,行业又会回到一个常规的利润。 ”

抛掉短期需求,核酸检测本身的技术难度有多大,能支撑它成为一门长期的生意吗?

李富强指出,核酸检测的门槛在病毒发展初期,如华大基因第一时间拿到毒株,自己做引物、标记,整个做检测把病毒基因查一遍,一般小公司很难做到。但只要有公司做出来,其他人就可以拿现成的来用。

来源 / Pexels

“核酸检测本身没有技术含量,核酸检测需要的试剂盒、耗材等也没壁垒。所谓的技术含量是对人的要求和对标准场地的要求比较高,建实验室有难度。从上游生产试剂设备和试剂盒到下游做检测,最主要的门槛是资质审核。对我们专业人员来说,不会把核酸检测作为自己公司的核心项目。”李富强说到。

虽然是个短期生意,但核酸检测还是给背后的公司带来了巨大的价值。长达半年的疫情,不间断的核酸检测,为初创企业教育了市场,为主营业务受困的企业带来的是喘息的机会,为不少公司带来了良好的营收。

对李富强来说,这次的应急检测,首先能够锻炼团队,同时提高公司的口碑,也获得了政府的支持,还创造了不错的现金流。

大鹏所在的企业受疫情影响比较大:“疫情期间常规检测客户变少,前三四个月我们的现金流也遭遇了很大挑战,这次新冠检测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喘息的机会,帮我们度过了现金流难关。”

方彬彬则指出,新冠将会成为几年内的新常态,这一次大规模的集中需求对初创公司非常利好,首先它已经把核酸检测的概念升级到普通民众,已经形成一个硬性的概念,另外对临床医生的教育非常深刻,为初创公司做好了市场教育。

目前来看,北京这一轮按要求核酸检测“应检尽检”结束后,就剩下“愿检尽检”的部分用户出于个人需要做检测,下一步,检测量大幅度下降是必然。在行业上下游已经相对成熟的情况下,除了重大创新突破,核酸检测并不是一门值得就此继续深挖的好生意。

短期利好结束后,裁撤设备和人员,企业回归主业,一定程度上,附加核酸检测业务或许将会成为常态。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大鹏为化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