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内部员工:估了估三人最多获利150万,腾讯和老干妈都赢了

IT时报

发布时间:07-0220:49

30秒快读

1、这几日,“傻白鹅”腾讯和“国民女神”老干妈的广告罗生门,经历两次反转,演变成腾讯与老干妈双赢的娱乐事件。

2、腾讯被骗了。但这个案子还有几大疑点,关键人物开始浮出水面。

3、大家觉得谁赢了?挨踢妹觉得,腾讯和老干妈都赢了

6月29日,一份裁定书发布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腾讯向法院申请查封、冻结老干妈1624万元财产。

2019年3月,腾讯与老干妈签订一份《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腾讯QQ飞车完成了多次老干妈油辣椒系列推广,但直到一年后,腾讯仍旧催讨广告费无果,于是申请财产保全。

这看似只是一场平常的商业广告合作纠纷。

第一次反转在6月30日到来,老干妈发布声明称,“我司从未与腾讯公司或授权他人与腾讯公司就“老干妈”品牌签署《联合市场推广合作协议》,且我司从未与腾讯公司进行任何商业合作。”

第二次反转在老干妈声明后一天到来,7月1日,贵阳市公安局双龙分局发布通报:“经我局初步查明,系犯罪嫌疑人曹某、刘某利、郑某君伪造老干妈公司印章,冒充该公司市场经营部经理,与腾讯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其目的是为了获取腾讯公司在推广活动中配套赠送的网络游戏礼包码,之后通过互联网倒卖非法获取经济利益。”

腾讯被骗了。那到底是谁骗了腾讯?在大多数的刑事案件中,作案动机、证据是最重要的考量,此案至此浮现出三个疑点。

01

作案动机:为骗取游戏礼包倒卖获利?

目前,三人因涉嫌犯罪已经被贵阳警方依法刑事拘留。三人的作案动机是为获取活动中配套赠送的网络游戏礼包。

倒卖这些游戏礼包到底可以获利多少,才会让三人冒险骗取价值1624万元的推广?

一位腾讯社交广告内部员工告诉《IT时报》记者,根据当时的市场价值估算,腾讯赠送的QQ飞车礼包如果全部倒卖变现,三人可以获利150万

但从淘宝等平台可以看到,QQ飞车手游礼包码从0.2元至4元不等,相关店铺的销量十分惨淡,显示只有几人或几十人付款。多位卖家也对《IT时报》记者表示:“当下没有QQ飞车礼包售卖,而且这个销量一直不高,外面一般只卖两三毛。”

即使假设三人为此获利150万,但仍与1624万元的推广费相去甚远,作案动机是不合常理的。

警方通报的三人假冒老干妈名义签订推广合作协议的目的是为了获得腾讯赠送的游戏礼包码,但是其价值与推广合作协议所约定的推广费差距很大,三人的犯罪动机是不合常理的。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表示,警方通报中所述三人的犯罪行为包括私刻公司印章和合同诈骗,私刻公司印章是手段。

目的通过虚构事实、骗取腾讯签订合同、赠送游戏礼包码,法律上属于牵连犯,应以合同诈骗罪定罪量刑如果三人最终却是构成合同诈骗罪将被处以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02

证据:定制辣椒酱等物料 老干妈竟不知情!

合同,当然是此案中的重要证据。案件的核心转移到公章是否伪造。

《IT时报》记者联系了腾讯公司、老干妈和贵阳警方,如今三方皆不对外发声,案件发展有待警方进一步查证。

腾讯在签订推广合作协议之前,通常会要求对方提供老干妈公司营业执照,甚至银行开户信息等材料,先在合同系统中将老干妈录入为供应商。

在协议签订过程中,应该也会根据对方进行邮件等形式的沟通,通常也会根据对方的邮箱、名片,结合营业执照等证件来判断对方身份。

赵占领律师认为,如果老干妈公司并非真的被人假冒,则腾讯应该能找到相关证据

“此事仍在内部调查中,负责这个合同的销售、法务可能会被问责。但即便是腾讯的广告代理商,都会走这一套程序,除非有违规操作。”腾讯社交广告内部员工表示。

从2019年4月到2019年12月31日,持续9个月的宣传期,QQ飞车手游S联赛发布超过1000条带着#老干妈漂移火辣辣#话题的微博。

赛程中,多位QQ飞车选手拍了多条老干妈土味广告。

赛事直播中多角度植入老干妈,冠军队伍还被强行投喂了了几碗老干妈。

除此之外,QQ飞车还在游戏里深度植入了带有老干妈设计元素的专属套装、游戏礼包等。

最为硬核的物料是双方定制的老干妈礼盒,事件发生后腾讯还以自嘲的形式晒出了限量定制的“孤品”。

这就意味着三人需要向腾讯方提供陶华碧头像、老干妈logo等设计素材,以及辣酱等物料。

难道这三人是老干妈的代理商,但是老干妈在官方声明中否认了这一点,表示其未授权他人与腾讯合作。

“腾讯对老干妈的宣传推广行为持续挺长时间,老干妈完全对此不知情的可能性很小,如果知情却不与腾讯交涉,动机也很可疑。”赵占领补充道。

腾讯老干妈广告罗生门,像极了比亚迪亿万级广告门,最后案件的突破口集中在了李娟这位关键人物身上。

此次广告门重新上演,关键人物就是这三位嫌疑人。

比亚迪广告门到现在都没有一个结果,我希望这次腾讯和老干妈的事件,可以公平、公开地公布最后的结果。”金融律师董毅智表示。

03

腾讯不傻 老干妈挺辣

那厢,腾讯在官方微博表达一言难尽的委屈,并用一千瓶老干妈(包括孤品)作为奖励征集线索。

这厢,老干妈天猫旗舰店上架“大客户专属”的1000瓶辣椒酱,售价9999元,并借势在淘宝直播大力宣传,被认为是对腾讯的回应。

然而,老干妈方面工作人员否认,是代理商干的。今天晚些时候该链接已经在天猫旗舰店下架,但直播照常进行,送2000瓶辣椒酱的活动也在继续。

事件反转后,腾讯通过自我解嘲的方式站稳了“老实人”的人设。

2020年第一季度,腾讯社交广告收入146亿元,这意味着,每天收入1.62亿元,1642万对腾讯来说,只是九牛一毛。

腾讯广告大盘一天几个亿,一千多万确实不算大单,但是不管多少钱都触及了腾讯的底线,追回这个动作是必须要做的。”腾讯社交广告内部员工说道。

流量,是老干妈意外赢得的,此前老干妈并未在这波直播热中发力。

7月2日,《IT时报》记者在天猫、京东、苏宁易购等电商平台发现,老干妈多款热销产品售罄。

老干妈京东自营店铺的直播间里,也不断涌入吃瓜群众,“这是腾讯被骗的那款吗?”“你们这几天的销量看涨啊,我都买不到常吃那款了。”评论围绕着此次事件展开。

号称不打广告也能卖得很好的老干妈,近几年有几起另类的跨界合作广告案例,登上纽约时装周,与《男人装》推出限定礼盒,魔性、潮味广告都出自老干妈的继承人之手。

陶华碧从2012年开始退居二线,从目前的股权结构来看,大儿子李贵山持有49%股权,小儿子李妙行持有51%的股权,也就是说,李妙行是老干妈的实际控制人。

天眼查显示,李妙行旗下有5家公司,全部与老干妈相关。相比较而言,从老干妈基层做起的大儿子李贵山旗下有14家公司,除了老干妈系公司的持股外,他名下还有酒店、房地产,以及分布在宁波、南京、苏州等地的投资公司。

经历了为压降成本更换辣椒原料导致老干妈变味,市场竞争环境大变,出现山寨老干妈等因素,销量一路下跌,去年,72岁高龄的陶华碧不得不出山重新调整配方。

老干妈内讧之说、地方政府调停之说在坊间流传,但相对于商誉损害而言,这波流量对老干妈来说,是更有价值的意外收获。

事件至此,腾讯和老干妈是双赢的,你觉得呢?

作者/IT时报记者 孙妍

编辑/挨踢妹

排版/黄建

图片/采访对象、网络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