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来关晓彤也没用!这家公司继续亏损1.2亿,股价只剩0.48港元

侃见财经

发布时间:07-0109:39

周期来临时,总有一些行业会走向低谷。

前几年的煤炭、有色,这几年的影视传媒、服装板块,都是周期最好的证明。

不久前,一则维秘“卖身”的消息传出。消息称,私募股权公司Sycamore Partners带领买方财团,计划以5.25亿美元的价格买下维秘55%的股权。

不过,随着全球疫情的蔓延,维秘关店潮来临,这桩交易最终未能达成。

6月9日,有外媒消息称,维秘英国公司即将进入破产清算阶段。此举表明维秘英国的25家门店,最终只能易主或者关门。

接受委托的德勤律师事务所表示,将帮助维密英国公司进行投资重组、调整租赁条款,并为其寻找潜在买家。这意味着曾经位于女性内衣市场顶端的物种,辉煌了二十几年的维秘阶段性地走到了终点。

当然,维秘的处境并不是个例,它是行业周期的一个缩影,与之一样的还有很多内衣品牌,“中国版的维秘”——都市丽人就是其中之一。

6月29日,都市丽人发布盈利预警。公告显示,截止2020年6月30日,公司预计亏损不少于1.2亿元。

盈利预警发布后,都市丽人股价大跌7.69%,刷新历史新低(0.48港元),市值仅剩下10.80亿港元。

对于上半年的亏损,都市丽人董事会表示,疫情爆发以来,集团的零售额以及加盟商销售金额均受到了影响。董事会认为,人员限流措施,对公司集团的运营造成了重大的影响。

另外,根据公告显示,都市丽人加盟商2020年2-3月中旬暂时关闭了约90%门店,这些门店暂时的关闭,短期内对集团业绩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不过,随着实体商业逐步恢复,这些实体门店大约在3月下旬开始恢复营业。

都市丽人的困境,也是当下内衣行业的一个缩影。

从1998年郑耀南创立都市丽人以来,集团曾经历过几次转型,在行业上升周期里,郑耀南每一次都尽量做到了最好。

2003年,非典的来临给了都市丽人第一转型的机会,当时郑耀南低价收购了很多厂房以及门店。

中端女性的定位以及疯狂的加盟商模式,让都市丽人一路快速扩张成为中国内衣的龙头企业。

由于当时大众对品牌意识感官不是那么强烈,因此郑耀南的加盟模式极大地拓展了三四线城市的下沉市场。在抓住市场的同时,加盟店模式也给都市丽人埋下了质量差的隐患。

2012年,都市丽人迎来了第二次转型。这一年,都市丽人花高价签下了国际名模林志玲。

林志玲的加盟让都市丽人成功地走上了轻奢路线,为了进一步巩固品牌效应林志玲还亲自担任都市丽人首席创意师,并且开发了自己的明星联名系列内衣品牌——“ChilingCutting”。

明星效应下,加盟店过多的弊端被增长的表象所掩盖。且联手林志玲后,都市丽人的销售额暴增,成为了市场当之无愧的龙头,其市场份额是第二名的三倍,比后面所有品牌总和加起来还多,加盟店的问题自然会被郑耀南选择性遗忘。

2014年,都市丽人赴港上市,其迎来了高光时刻。同时,这也是它衰落的开始,因郑耀南忽略了消费升级的因素。

2015年,都市丽人年营收超过49亿,净利5.4亿,门店数量超过了8000家。郑耀南也一度以85亿身家登上了胡润百富榜。

逆周期开始时,门店数量越多,亏损就越多。郑耀南认为危机只是暂时的,挺一挺就过去了。所以,他并未调整公司策略。

越来越多加盟店以及参差不齐的内衣质量,让都市丽人的产品越来越滞销。而互联网则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9年,持续下滑的业绩以及股价让郑耀南意识到,要换一个年轻的代言人。于是他换掉了林志玲,请来了关晓彤。

战术上的勤奋掩盖不了战略上的懒惰,市场给予都市丽人反馈的就是不断走低的股价。截至目前,都市丽人集团在全国拥有近8000家零售门店,其中直营店占比约14%,加盟店占比约86%。

可以预见的是,加盟店的模式如果不改变,都市丽人的困境就很难消除。如果砍掉加盟店,那么集团营收势必会出现暴跌,两难的抉择下,都市丽人的路在何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