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网络作家再续新盟,阅文这次诚意几何?

钛媒体APP

发布时间:06-0508:30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一千二百字(ID:word1200)

自5月6日与网文作家代表进行恳谈会后,阅文集团新任管理层开始“上硬菜”,6月3日如约给出了新的合约方案体系,新方案取消了统一格式合同,改由向作家提供三个层次、共四种合同方案,针对单个作家的单个作品。

核心改动思路是在责权对等的前提下赋予作家群体充分选择权,本质上是一种“分层”思维。修改后的作者合同将原“默认标准授权协议”拆分为“基础协议、授权协议、深度协议”三个类型,其中“授权协议”又分成了甲乙两版。对于作者最关心的授权期限、著作人身权、免费模式、平台与作家的合作关系、其他作品优先权等问题,大多做出了对作者有利的回答。

对此,大部分网文作者在个人社交平台上表示赞同。诚如阅文作者“愤怒的香蕉”在个人微博上写长文称,有成千上万的作者靠它吃饭,他们并不都是月收入几万几十万的大作者,他们有的吃“全勤”,有的靠“订阅”养家,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出息,但阅文的这些报酬确确实实是他们每个月不可缺少的生活费……,阅文在所有的网文平台当中,又是分数最好的一个。

整体看,阅文这次修订结果可谓很有诚意,征集的数千条反馈意见代表了这个群体的主要诉求。客观说,阅文作为一家商业公司做了它应该做的,责权对等是商业的根基。合同方案后续可能还会有继续协商完善的动力与空间。

阅文作家“打眼”表示,新合同更加透明规范,作者具有更多的自主选择权,为新团队点赞。作家“志鸟村”认为,新版合同较之前网传的还要有进步,更重要的说明阅文新管理层还是有积极态度、愿意沟通的,这个要点赞。女频作者“吉祥夜”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阅文新管理层迈出重要一步,让作者与平台之间有一个平等对话的机会。

市场对阅文的态度,近3个月股价走势

网文经过20年发展,还处于一个快速成长阶段。这次改动反而会触发阅文重新获取行业先机——就像2002年首次以付费模式吸引多数优质作者与起点站在一起,阅文新管理层用更健康的作者保障扶持体系与作者再结新盟,推动网文走入下一个新阶段。

网文发展至今有两个效应愈发明显。一个是免费付费共生;一个是衍生反哺原著。两者实际上又是一回事,即池子大小的问题,不同的池子应该有不同的游戏规则。

免费模式走的是流量路线,对下沉市场、大龄用户的渗透性更强,用智能机高普及率+免费阅读App取代了Kindle等电纸书的场景。另一方面,如果将观测期拉长,免费所撬动的新增流量也会被转化成付费流量。对于这种带动效应,网文作家“高楼大厦”在6月3日写道,“免费模式就像当年的无线阅读(注:大约10年前由电信运营商主导的小说阅读模式)一样,那批喜欢无线阅读的读者到最后也都来到了起点看小说,是因为那个套路话真的很严重……,太过于套路没有丝毫进步读者看腻了。”

反哺效应就更明显了。网剧《庆余年》火了后带动了原著小说的销量,原著是十几年前完结的作品。亚马逊Kindle今年4月对中国内地市场读者的调查显示,热播网剧成为用户主动选书时的主要依据之一。还是池子大小问题,2019年阅文平台的月均付费用户数是980万,付费比率只有4.5%。降低用户付费门槛,采用免费模式补充付费模式被提上议题。

所以当4月份新管理层上任后市场谣言“阅文将全免费”,一度让作家群体很慌,担心自身收益受损。那么,阅文集团是出于成本考虑修改游戏规则吗?这里看一张表。

在财报中,阅文平台与内容获取相关的成本多年来保持稳定比例。内容获取成本体现为:一个是内容成本,即分成模式下支付给网文作家的分成费用;另一个是无形资产(即版权)的摊销费用,这产生于平台买断作品的合作模式中。两者加总可粗略理解为支付给作家群体的稿费,它在总收入中的占比多年来保持在30-45%区间,2019年时降到20%以下,但绝对值仍保持在2018年同水平,这是因为2019年集团总收入由于并表新丽传媒而大涨65.7%,“稀释”了内容成本占比,而后者正是热播剧《庆余年》的出品方之一。

另一方面,这也让影视剧等IP衍生品的制作成本占比明显抬升,于2019年超过了内容+版权成本占比,也直接导致整体毛利率的下滑。这说明,运营IP产业链这条路是有风险的、高收益背后对价高成本,这个成本和风险是由平台承担,平台并没有压缩内容成本,平台想做大盘子。改编火了之后,作者可分享增值收益。所以在改编前的不确定局面下,平台需要对IP运营掌握控制权。

阅文从2015年开始扩张版权运营业务,但此后几年版权运营收入在总收入中的占比一直是个位数百分比,直到2018年接近两成比例。阅文新管理层设想IP蓝图,就意味着需要从更广泛的用户基数与普世偏好中去试错、去筛选潜在能火的IP,以适应影视剧这个更大众化、更通俗口味的池子。

阅文CEO程武在内部信中表示,“进一步推动阅文、新丽与影业、动漫、游戏的协同,发挥影视作为IP超级放大器的价值,推动文学IP的跨领域开发。”这也与他在腾讯提出的“新文创”概念一脉相承,即利用腾讯的流量和资源优势去最大化内容IP价值,实现“产业价值与文化价值的统一”。

从这个出发点看,平台希望优质内容、潜力作家能够多冒出来,并从一个更大的池子里给予他们更多对等的权益,赋予示范效应,提升高质量内容的占比,这样押宝IP的成功率会更高。

上图给出了两个市场中同样以文学作品为IP产业链源头的衍生收益对比,可以看出差距很明显。这里面有经验因素,比如美国的衍生环节更多由同一家大公司负责全链路,这样能保证风格上的统一与资源调配的效率,而国内更多是由多家分散的中小娱乐公司分别负责某一个环节的衍生开发。

所以,以阅文及其前身20年的网文生态积累,又背靠国内在线娱乐领域的资源大户腾讯,它理应做好这件事,带网文出圈,提升这个行业的视野。

当然发展过程中难免会有磕碰与自我完善,也是行业梳理的分内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