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封杀WeTool,谁动了谁的蛋糕

AI财经社

发布时间:06-0119:29

文| AI财经社 吴迪

编| 赵艳秋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上周,“微信封杀WeTool”对行业的影响仍在发酵。WeTool是一个第三方微信社群运营工具,但微信已加大封杀外挂类工具的力度。目前,WeTool用户的微信号遭微信官方限制登录,部分为永久封禁。

“这是一个长期矛盾”

一位同样在微信生态内的创业者告诉AI财经社:“WeTool开发出很多微信用户需要,但官方不太鼓励甚至严禁的功能,长久以来就是个矛盾。”

以WeTool最为基础的“查删”功能为例,微信官方对于好友删除的设计思路更倾向于“不打扰对方,不让对方察觉”,而用户多多少少却为“被删都不知道”感到不悦。但WeTool这类拥有查删功能的工具,利用了用户的这种心理。

而WeTool更进一步的营销类功能,诸如群发消息、群加好友,都是属于营销人员的强需求,可以在工作场景中减少运营者繁琐的手工操作,使社群服务、营销更为高效。比如群发功能,微信官方也有,但WeTool对此类功能做了更为方便、高效的优化,节约了这部分用户的大量时间。

这也是为什么WeTool敢在公告中写:“自发布以来备受运营者的喜爱,鲜有差评。”媒体报道,新东方、爱奇艺、喜马拉雅、36氪等公司都是WeTool的用户。

不过,这些被称赞的功能,对很多普通微信用户而言事实上造成了打扰或骚扰。一个用户对AI财经社表示,他曾经因为工作需要用过WeTool,并“安利”给身边不少朋友和群友,但自从换了工作之后再也没用过。“早就该封了。”他说,“我就是讨厌群发垃圾链接的。”

“群发功能好人需要,但骗子也能用。”他补充道。

微信将WeTool定性为外挂软件。外挂现象在游戏行业极为常见,外挂层出不穷,腾讯游戏长期以来也一直在和外挂软件做斗争。

一位游戏从业者对AI财经社表示,游戏行业对外挂的态度要分开来说。对于部分单纯挂机类、不怎么破坏平衡的第三方软件,大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对破坏游戏生态明显、对侵害游戏厂商利益的外挂,那是绝对的零容忍。

对于WeTool之所以被封,业内有也分析称是其挡了企业微信的路,截流了企业微信的用户。有自称受到此事波及人,在知乎相关问题下回复说:“企业微信,你不得不拥有。”

动了企业微信的蛋糕?

疫情期间,企业在线办公类软件迎来下载高峰,无论钉钉还是企业微信都在借机发力。目前,据公开资料,已有2.5亿用户使用企业微信,而近5个月内的企业微信用户数量激增。多个知名品牌如屈臣氏、西贝筱面村,以及多个网红KOL如罗永浩、李佳琦等已经采用企业微信做私域流量。

有媒体报道称,目前企业微信已经实现了WeTool的70%左右的功能。而很多功能上的重合,也把WeTool逼近了一条死胡同。

上述前WeTool用户同样认为,WeTool被封很大原因是动了微信的蛋糕。“WeTool能收集很多微信的用户数据,而且付费才有的功能破坏了微信生态。”他说。

付费才能使用的WeTool企业版,基础包定价为799元/年,仅支持登陆一个微信号。如果你想拥有更强大的组合包,年付费用超过2500元。而据一个运营群里的人员反映,WeTool免费版本支持的基础功能已经越来越少。

按照上述行业人士的看法,WeTool无疑已经动了企业微信的利益,微信采取零容忍的态度也在意料之中。

一位没有使用过WeTool的资深社群运营人士对AI财经社说:“我做社群的理念,需要强关系、强信任。”这类工具软件能带来方便但缺少温度。至于如何看待,为什么WeTool被封,他的回答只有三个字:“它最大”。

WeTool被认为是第一家微信第三方营销管理软件,同样也是用户量最大的一家。枪打出头鸟,能对整个圈子起到威慑作用。

虽然仍在与微信官方积极沟通,但业内呈现出了悲观态度,认为WeTool除了停运似乎已经别无选择。

在这些第三方工具之外,也有不少企业采用自建方式做私域流量。前述WeTool用户称:“自建私域流量的好处是,不会构成频繁打扰。”同时,自建也能满足企业自身特殊的需要。但即便如此,“被微信发现仍然有被封的可能”。

“我的微信已经不涉及‘生意’,如果有需求肯定立马转阵企业微信。”他说。现在来看,留给运营人员或企业的选择已经不多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