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详解SpaceX载人发射要点:为何取消?是否会将病毒带入太空?

发布时间:05-2811:35

来源: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讯 5月28日上午消息,由于天气原因,SpaceX和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推迟了载人航天发射。下次发射窗口为当地时间5月30号下午3点22分(北京时间5月31日凌晨3点22分)。纽约时报今日撰文,针对SpaceX推迟载人发射任务的主要问题逐一进行分析和解答。

执行此次发射任务的是亿万富翁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创办的SpaceX。该公司的火箭将把两名NASA宇航员送入太空,由此超越国家航天机构的范畴,开启人类太空飞行的新时代。

尽管仍需与NASA官员协商沟通,但这次发射却由SpaceX全权负责。

NASA在发射中只是扮演了客户的角色,他们的目标是把罗伯特·贝肯(Robert L. Behnken)和道格拉斯·赫利(Douglas G. Hurley)送上国际空间站。而SpaceX的服务并不惟NASA所独享,而是可以向其他个人、公司甚至国家出售航天飞行服务,有望由此掀开绕地球飞行的新篇章,为旅游、制造和科研等诸多领域开辟新的可能性。

与探索宇宙的宏大使命相比,天气变化显得渺小了许多。但在周三,却正是这些“更接地气”的因素导致火箭发射被迫推迟。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都从华盛顿特区飞抵NASA太空中心,亲赴现场观看发射。

在预定发射时间前四十分钟,发射任务负责人必须决定是否要开始向“猎鹰9号”的燃料箱中注入煤油火箭燃料和液态氧。

但由于天空仍然灰暗,发射台周围也有暴风雨,他们决定周六再试。

为什么取消发射?

发射当天小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下午晚些时候,雨停了,天空渐渐放晴。

在美国东部时间当天下午4:33,也就是预定升空时间之前约15分钟,一名气象官员(可能是太空部队第45气象中队的一员)通知SpaceX发射主管,天气状况无法及时达到要求。该官员说,如果“猎鹰9号”能在10分钟后发射升空,任务或许可以推进。

但是升空时间无法调整。为了使航天器与上空经过的国际空间对接,升空时间必须分毫不差。

由于佛罗里达的天气变幻莫测,风云突变随时上演,所以,即便是在发射任务还有几分钟就将开始的情况下,突然叫停任务也并不罕见,在中佛罗里达尤其如此。

火箭发射决定需要遵循一系列详细规定,这都源自多年的经验积累。例如,当风速超过某个阈值或云层中留有可能随闪电而释放的电荷时,发射任务就会取消,因为强行发射极有可能给机组人员或物资造成灾难性损失。

NASA局长吉姆·布里登斯廷(Jim Bridenstine)随后通过NASA TV阐述取消发射的原因时表示,气象人员担心,由于大气层中的电荷过多,升空可能“触发闪电”。

他赞扬了发射团队的决定。

“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应让任何人感到任何压力。”他说,“如果我们还没做好发射准备,那就干脆不要发射。”

既定计划是什么?

宇航员贝肯和赫利在2000年成为NASA宇航员,自那之后一直都是朋友兼同事。

他们俩都曾担任军事试飞员,之前也都曾执行过两次航天飞机飞行任务,但这却是他们第一次共同执行飞行任务。赫利在2011年完成了航天飞机的最后一次飞行任务。

在2015年,他们被选为与波音和SpaceX合作研发商用航天器的宇航员。2018年,他们成为SpaceX的首飞宇航员。

下午1点左右,贝肯和赫利穿上了太空服。马斯克和布里登斯廷戴着外科口罩,与宇航员保持大约1.8米的社交距离。双方简单沟通几句后,两位宇航员便转身走向发射台。大约在同一时间,NASA分享了凯利·克拉克森(Kelly Clarkson)演唱美国国歌的视频。

到达发射台后,两位宇航员停在发射台上,迈步进入标枪般耸立的“猎鹰9号”火箭,其高度几乎与足球场一样长。随后,他们走进电梯,给亲人打了几通电话,走过一个桥后进入太空舱。经过一系列安全检查后,舱门关闭。

SpaceX的发射负责人问:“准备好了吗?” 一位宇航员回答:“准备好了。”

尽管发射已经取消,但贝肯和赫利仍要耐心在太空舱里等待工作人员将燃料从火箭中抽出。这个历时大约一小时的程序是为了确保他们的安全。

飞行任务是什么?

SpaceX从未执行过载人航天任务。它的“载人龙飞船”是一种水果糖形状的太空舱,它是SpaceX最初的“龙飞船”太空舱的升级版。虽然这种太空舱曾多次向空间站运送货物,但却从未执行过载人飞行任务。

“载人龙”最多可容纳7人,但只能为NASA的任务设置了4个座位。如果此次发射取得成功,它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将4名宇航员运送到空间站。

英雄故事意外推迟

对于特朗普而言,周三本应是一个重要日子。即使美国因为新冠病毒死亡的人数在周三突破10万,但此次发射仍将奏响从美国本土重返太空的壮丽序曲。

离开新冠疫情防控会议后,他立刻飞往佛罗里达,希望亲眼见证近10年来美国首次将NASA宇航员从美国本土送入轨道空间的壮举。

但是在白宫,有关发射是否应该如期进行的质疑却甚嚣尘上。由于面临暴风雨威胁,NASA官员当天早晨表示此次任务有50%的概率会被推迟。最终,就在预定发射时间前几分钟,他们最终下达了取消发射的命令。

特朗普在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Melania Trump)的陪同下离开华盛顿时,并未提及美国因为新冠疫情死亡的人数。这也延续了他对此事避而不谈的一贯作风。但在预定的火箭发射时间之前,他却在Twitter上对批评他在疫情爆发初期应对不力的人大肆反击。

一边是疫情死亡人数突破10万,一边是对太空探索新纪元的承诺,这两个里程碑事件的相互交织纯属偶然,但却并非毫不相干。疫情导致NASA被迫采取特殊措施,确保宇航员不会携带这种病毒或将其带到国际空间站。他们还奉劝通常会前往现场观看发射过程的太空迷待在家里,选择通过网络直播见证这一历史性的时刻。

发射取消后,特朗普在Twitter上说,他希望在下一个发射时间窗口再次亲临现场。

宇航服有何特别之处?

1998年的宇宙灾难电影《世界末日》(Armageddon)的导演迈克尔·贝(Michael Bay),曾在接受采访时披露了那部电影制作过程中最严重的危机。

“在主要摄影工作开始前三周,我去看了太空服。”他说,“它们就像挂在架子上的阿迪达斯慢跑服。我差点在那里自杀。” 他说,原因在于,如果没有炫酷的太空服,整个电影就都会泡汤。

很显然,马斯克也对炫酷的太空服持有相同的执念。

从相关的设计元素便不难看出这一点:宇航员贝肯和赫利身着黑白相间的太空服,跳进黑白相间的特斯拉,来到卡纳维拉尔角的发射台后,又爬上了黑白相间的SpaceX“载人龙”太空舱,准备跟随“猎鹰9号”火箭开启国际空间站的处女航。

毕竟,想要吸引公众对太空飞行的想象力,风格设计至关重要。

“太空服集中彰显了太空硬件的魅力。” 史密森学会国家航空航天博物馆国际空间计划和宇航服策展人凯瑟琳·刘易斯(Cathleen Lewis)说,“他们唤起了人类的感官体验。”

实际上,SpaceX最容易让人们联想到的是“007”詹姆斯·邦德(James Bond)的礼服,就好像这是“钢铁侠”托尼·史塔克(Tony Stark)为《星际旅行》主角詹姆斯·柯克(James T. Kirk)的下一次冒险定制的全新太空服。流线的外形、图形化外观和铰接式设计,让这些太空服更接近流行文化和漫画作品的想象,摆脱了NASA过往的臃肿风格。

他们要停留多长时间?计划做什么?

贝肯和赫利原计划只在空间站停留两个星期。但是这是在NASA认为该任务将在2019年执行时制定的。随着“载人龙飞船”和波音Starliner航天器的研发工作推迟,NASA利用俄罗斯“奋进号”太空舱运送美国宇航员的座位也用完了。他们现在在空间站里面临人手不足的窘境:目前只有一名NASA宇航员克里斯托弗·卡西迪(Christopher J. Cassidy)与两名俄罗斯同行一起在国际空间站上工作。

因此,外界现在预计贝肯和赫利将在空间站停留至少一个月,为卡西迪提供帮助。贝肯接受过太空行走的培训,赫利也通过一些培训了解了如何操作由加拿大制造的空间站机械手臂。

NASA为什么与SpaceX合作?

为了替换航天飞机,NASA决定求助于SpaceX和波音两家私营公司,其实质类似于航天领域的租车服务。之后,NASA会为宇航员购买太空舱的机票。

与NASA亲自开发替代航天器相比,这项计划的成本要便宜得多,但太空舱在准备发射的过程中可能面临许多延误。

特朗普政府领导下的NASA也希望激发国际空间站的更多商业用途,包括旅游业。尽管票价昂贵,但乘客的确可以购买SpaceX太空舱的座位,实现太空旅行。等到波音的太空舱开发完毕后,或许也可以购买同样的服务。

NASA为何决定让航天飞机退役?

退役航天飞机的决定是2004年由小布什总统的政府作出的,就在一年前,美国刚刚失去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虽然需要借助航天飞机来完成国际空间站的建设,但是这类飞行器的构造导致其飞行和维护难度极大。正因如此,加之继续运营所面临的巨大开支,导致布什政府决定将这笔资金用于帮助宇航员重返月球的“星座”计划。

空间站于2011年完成,彼时,航天飞机已经退役。但是,奥巴马政府认为“星座”计划过于昂贵,因此取消了这个项目。之后,奥巴马政府启动了商业化载人航天计划,最终催生了“载人龙飞船”和波音的Starliner。

NASA的宇航员如何到达空间站?

宇航员已经在国际空间站连续居住了近20年了。航天飞机退役后,NASA不得不依靠俄罗斯来运送宇航员。“联盟号”飞船每个座位的费用高达数千万美元。

“联盟号”的基础是1960年代最早由苏联太空计划建立的模型,该太空舱通常每年往返于空间站几次。随着商用载人航天任务的启动,“联盟号”的飞行次数可能会减少。实践证明,这是一种可靠的人类航天飞行器。但在2018年,由于火箭的一个助推器在起飞期间出现问题,导致两名宇航员被迫采取紧急迫降措施。

NASA宇航员可能会继续乘坐“联盟号”,俄罗斯宇航员也将称作SpaceX和波音的飞行器飞往太空,以便太空站的人员工作可以熟悉各种不同的系统。但是,NASA不会再为“联盟号”的座位支付费用,而是用波音或SpaceX飞船的座位交换“联盟号”的座位。

新冠疫情会使人群远离吗?

NASA已敦促观众远离肯尼迪航天中心,避免因为周三发射SpaceX火箭引发新冠疫情传播。但是发射场周围地区(太空海岸)的官员仍然预计会有大量的人流涌入。

NASA局长布里登斯廷上个月要求人们在家中观看发射。

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当我们从肯尼迪航天中心发射升空时,会吸引成千上万的人群,但我们不希望现在出现这种情况。”

但在肯尼迪航天中心之外,NASA对人群几乎没有控制权。

在5月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布里瓦德县治安官韦恩·艾维(Wayne Ivey)反而鼓励人们观看发射仪式。

“我们不会阻止那些想来观看发射的伟大美国人。”艾维说,“如果NASA告诉人们不要来这里观看发射,那是他们的事情。我会告诉人们我作为一个美国人所相信的东西。所以,NASA有了他们的原则,我也有我的原则。”

太空海岸旅游局局长彼得·克拉尼斯(Peter Cranis)预计会有数十万人涌向海滩和公园。他说,有十几家拥有几千间客房的海滨酒店表示,他们的客房在发射之前就已被预订一空。他预计新冠疫情可能会令一些人望而却步,但仍有很多人希望亲眼见证这个历史性时刻。

布里瓦德县应急管理局沟通主管唐·沃克(Don Walker)预计将有大量人群涌入海滩和道路,而该部门的工作人员将要求观众保持至少1.8米的人身距离。

“从阵亡将士纪念日那个周末的人群来看,我想人们已经做好出门的准备了。” 克拉尼斯说,“他们似乎很高兴能够出门走走。”

是否存在将新冠病毒带入太空的风险?

NASA会监控宇航员的健康状况,NASA和SpaceX均已采取措施,限制与这两名宇航员接触的人数。

发射前两周,宇航员将会进入隔离区,但并不会与所有人严格隔离。例如,在隔离中期,贝肯和赫利会从他们居住和训练的休斯敦飞往肯尼迪航天中心执行发射任务。降落后,他们与NASA局长布里登斯廷共同回答了记者的问题,但他们之间保持了足够的距离。

他们还接受了病毒检测。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接受了至少两次检测。”贝肯说,“有传言说,我们可能会在出发前再次接受检测。所以我认为总体而言似乎已经很多了。”(思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