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的十字路口:外卖涨价14%遭联合控诉,买菜会是救世主吗?

AI财经社

发布时间:05-2607:52

文 | AI财经社 仉泽翔

编 | 鹿鸣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疫情让美团点评一季度业绩走在十字路口。

北京时间5月25日,美团点评公布一季度财报,主要财务数据受新冠疫情影响严重。财报显示,一季度营收167.53亿元,同比减少12.6%,经营亏损为17.16亿元,同比增加31.6%;经营利润率由-6.8%扩大至-10.2%。

外卖收高额佣金遭遇控诉

餐饮外卖和到店、酒店及旅游是美团最重要的两项收入来源,可为美团贡献八成左右的营业收入。在疫情期间,这两项收入受到严峻挑战。餐饮外卖一季度收入同比减少11.4%至人民币94.9亿元,交易金额同比减少5.4%至715.04亿元,日均订单量同比下跌18.2%至1510万笔。

由于疫情影响,消费者外出就餐减少,外卖业务成为餐厅主要消费来源。2020年4月初,广东餐饮协会致函美团,控诉美团外卖涉嫌垄断并收取高额佣金;美团方面在回应中表示,2019年美团外卖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并且佣金主要用于支付骑手工资。

此事在双方出台联合声明后达成和解。美团在声明中表示将适当加大返佣比例,对广东区域的优质餐饮商户外卖返佣3%—6%。在此之前,重庆、河北等地餐饮协会也相继向美团“开火”。

美团表示在一季报中坦陈,一季度就有超过五成必吃榜餐厅上线外卖,行业线上化趋势明显提升。

佣金下滑也成为美团收入下滑的主要原因。美图一季度餐饮外卖佣金收入同比下降13.7%,为85.6亿元,减少13.6亿元。但这一成本最终转嫁给了消费者,财报显示,一季度,美团每笔餐饮外卖业务订单的平均价值同比增长14.4%。

和外卖相比,一季度的到店与酒店及旅游业务受疫情影响更为显著。一季度,美团这一板块收入同比下降31.1%至30.9亿元。经营利润同比下降57.3%至6.8亿元,国内酒店间夜量4280万,较去年同期7860万下跌45.5%。

与外卖相比,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并非疫情期间的民众刚需,且多涉及娱乐相关服务,有大量人员密集接触,因此卫生安全受地方政府限制,也为消费者所顾虑。

因此美团表示,2020年一季度这一部分业务的供需两侧均保持低位,到店商家在线营销的需求也受到了疫情的严重影响,对部分在线营销产品的销售产生了压力,佣金方面同比和环比大幅下降了50.6%和62.6%。

有北京王府井希尔顿酒店员工对AI财经社表示,截至5月中旬,酒店的餐厅才正式对外开放,但酒店的游泳池、健身房、水疗中心和行政酒廊仍保持封闭。在此之前,仅开放房间供旅客居住,餐饮仅接受订餐,不可堂食。

上海财经大学电商所所长崔丽丽表示,疫情应该不会影响美团的基本盘,但酒旅业务的下滑仍是造成美团亏损的主要原因。2020年美团能否盈利则要看疫情的走势,看美团内部如何调整业务的占比,如果外卖、买菜和出行等业务扩张,酒旅业务部分收缩,则可能会扭亏。

买菜、贷款成为救世主?

东方不亮西方亮,尽管传统业务受疫情影响,挑战十分严峻,但美团非餐饮类的新业务需求明显增加,收入仍在保持上升。

一季度,美团新业务及其他的收入自2019年同期的40亿元增长4.9%至42亿元。主要由于美团闪购及小额贷款业务收入增加所致,部分被网约车和B2B餐饮供应链服务收入减少(受疫情影响)所抵消。

其中以美团闪购、美团买菜为代表的生鲜零售在疫情期间需求的爆发。在财报电话会上,美团CEO王兴表示,买菜业务会是美团非常关键的业务板块。随着消费者在线上买菜的需求与日俱增,未来这项板块会为美团带来更多机遇和想象,因此将会在这个领域持续投资。

2019年9月,美团闪购在武汉试点“菜大全”业务,为消费者提供送菜上门的服务,并与菜市场的商家合作,协助商家完成线上化改造。据公开报道,菜大全已于2020年5月正式上线。

崔丽丽表示,从时间上看美团入局生鲜并不占据先机,但美团拥有但有比较能打的队伍,地推能力和扩张速度很快,还有现成的骑手团队。而且美团还有大量的基于餐饮外卖的城市即时配送体系及大数据积累,对于选址、选品应该都有很好的参考。

“从选址和骑手这两块是有优势的,但是网点不够多,可能目前阶段的补贴需要比较大力度。”崔丽丽表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