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拼多多同日发财报,电商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

界面新闻

发布时间:05-2309:53

记者 | 林北辰

以拼多多大涨9%为开局,阿里拼多多同时开启了财报日。

作为中国互联网电商的后起之秀,拼多多选择在5月22日阿里巴巴发布年度财报的同一天公布一季度报,是一种“打擂台”式的正面较量。截至收盘,拼多多股价涨幅达14.5%,股价报68.7美元,市值822亿,阿里巴巴、京东股价跌幅均超过了5%。

从起步发展到服务超过6亿用户,拼多多只用了不到5年的时间,创造了电商行业的新纪录。阿里巴巴同样也有新纪录发表:过去一年中,阿里年GMV破7.053万亿元人民币,成为世界第一个平台销售突破1万亿美元的公司。阿里的全球年度活跃消费者达9.6亿,也是世界之最。

值得注意的是,被市场称为“大象在跳舞”的阿里巴巴,在前期的发展后已不再将GMV作为重要指标披露到财报中,而本次的2020财年报,阿里却强调了淘宝天猫的年GMV增长8620亿,颇有迎战拼多多的意味。

在阿里巴巴的财报电话会议上,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张勇还发表看法称,不认同烧钱获得营收增长的做法,他表示阿里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希望做任何投资都是可持续和高效的。言语中“烧钱获增长”影射的正是同日发财报的拼多多。

一周前,京东公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Q1净收入1462亿元,同比增长20.7%,超过市场预期的1366.6亿元。在用户数上,京东从去年同期的3.105亿增长24.8%至3.874亿,季度新增2500万活跃用户。三家在营收上均超过市场预期。

近年来,阿里巴巴和京东在拼多多的进攻中,分别推出了聚划算、淘宝特价版和京东极速版,试图阻挡拼多多的扩张,未能狙击成功,中国电商已进入了三足鼎立、竞争白热化的阶段。

拼多多的“战帖”

在本季度,拼多多依然延续了高投入高增长的风格,GMV和用户数是拼多多一季度财报最大的看点:根据财报,在截至3月底的前12个月里,拼多多GMV达到11572亿元,较2019年同期增长了108%。年度活跃买家数达6.28亿,单季度增长4290万,与2019年同期相比,活跃买家数增加了1.85亿。

拼多多平台的用户粘性也在逐步增强。在最新一个季度,拼多多App的平均月活用户数达到4.87亿,较2019年同期增加了1.98亿。拼多多用户的年度消费额从2019年底的1720.1元提升至今年3月底的1842.4元,并较去年同期增长了47%。

与此相对的,在这个季度,拼多多的净亏损再次扩大,本季度非通用会计准则下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人民币31.70亿元,对比去年同期净亏损为人民币13.79亿元。考虑到一季度拼多多65.4亿元的营收及44%的营收增速,拼多多在今年一季度投入了更甚以往的代价进行消费补贴。

现金流充足是拼多多的另一特点。从财报来看,截至一季度末,拼多多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合计426亿元(不含受限资金)。拼多多战略副总裁David Li在财报会议中指出,自2017年底以来,公司业务一直自给自足,无需将募集的任何资金用于经营,包括优惠券和促销活动。

以挑战者姿态崛起的拼多多,形成了鲜明的自我风格——通过研究消费者需求打造爆品并投入补贴,以低价和高流量分别吸引用户及商家,践行C2M反向定制模式——淘宝天猫的搜索式思维和京东的快捷物流体验都是拼多多无法复制的成功,拼多多从五环外攻进城市,吸纳了腰部及以下的商家,优势在于流量成本低于天猫淘宝和京东。

从淘宝天猫7.26亿、京东3.874亿、拼多多6.28亿的年度活跃买家数来看,三家的用户重叠度已过于密集。拼多多从五环外走来,目标在于上行,对淘宝京东来说,一线是要坚守的阵地,下沉是不能放弃的战场,如何将攻守运用合度是拼多多给两位前辈抛出的“战帖”。

新增用户数对比

从盈利情况来看,三家并不在一个量级。在今年一季度,阿里巴巴实现营收1143.14亿,核心电商营收938.65亿元;京东的净收入为1462亿元,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11亿元人民币;拼多多一季度营收65.41亿元,但归属于普通股东的净亏损为31.70亿元,还未实现盈利。

阿里、京东、拼多多三者的模式不同、公司发展阶段不同,难以放在单一的维度对比,三家在本次财报季最直接的对比其实是单季度新增用户的较量:根据三家财报,阿里的淘宝天猫业务、拼多多、京东分别在第一季度新增活跃用户1500万、4290万、2500万。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孟庆斌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本次财报季中,三家季度新增用户数不同的原因主要有两点:其一是阿里巴巴的用户基数大,淘宝天猫的用户数量增长要比其他两个平台更有难度;其二是拼多多在今年一季度的大额度补贴确实起了作用,因此拼多多的用户增速是三家中最快的。

单季度的用户增长反映的是平台的成长空间。拼多多作为成立不到5年的“新电商”,用户增速和GMV是维持股价的支柱,阿里巴巴作为超经济体,除了淘宝天猫的核心电商收入,阿里云、本地生活的占比越来越高,电商增速放缓已成事实。

从市值上来看,阿里巴巴市值超过了5000亿元美元,拼多多和京东则徘徊在700亿至800亿美元间,后两者近期的市值对比呈胶着状态。

孟庆斌认为,市值看的是“估值乘以利润”,京东与拼多多市值接近,是因为京东利润高于拼多多,但估值不及拼多多。京东与拼多多事实上代表了两种不同的消费特点,从消费分级的角度来看,二者各自占领一部分用户,未来一段时间的市值很有可能依然徘徊在同个区间。

三者的不同困境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高级专家庄帅认为,相比于拼多多的高速成长,阿里巴巴的财报“不太好看”是必然的结果。

阿里巴巴新零售战略是需要长期观察的战略——无论是京东物流VS菜鸟、本地生活VS美团还是大文娱VS腾讯音乐阅文等业态,都是长期投入的战斗,这样的特质及阿里的5000亿美元体量决定了阿里巴巴不可能做到像百亿级别的拼多多和京东那样增长。

阿里巴巴财报显示,Lazada、速卖通及阿里巴巴其他国际零售业务的年度活跃消费者总数超过1.8亿。在国内流量和用户数见顶的背景下,阿里巴巴的海外电商业务增长的空间更大,但在疫情和全球经济的影响下,海外电商的增长受到影响,这是阿里电商业务难以挽回的冲击。

庄帅表示,过去几年,阿里战略失误的地方在于对拼多多的狙击没有成功,同时,其和腾讯的流量关系被阻断导致寻求流量洼地的成本过高。孟庆斌也表示,阿里巴巴的挑战在于如何从“大象”成为更大的“恐龙”,核心电商之外,阿里还面临多种业态的挑战者。

对京东而言,一季度,出于对疫情的担忧及隔离政策,消费者通过电商平台购买生活必须品的需求大涨。2020年一季度,京东平台日用百货商品销售的净收入为52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8.2%,成为拉动京东平台收入增长的主要动力。

一季度京东的表现超预期,主要来自于物流和自营优势,但疫情后,京东的用户增长如何延续,以及如何与拼多多争四五线市场,是京东要解决的问题。

拼多多在5月22日的股价攀升体现了市场对6亿年活跃用户和44%营收增速的肯定。但对成长中的拼多多而言,活跃用户数快到顶,平台却还未盈利,ARPU值如何再往上走、烧钱维持用户粘性的做法是否长久,也是他们所需解决的质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