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月笙告诫顾嘉棠做生意的两项原则,他违背一项亏了半生积蓄

发布时间:05-1511:08

说起杜月笙,就不得不说他手下的四大金刚,而在杜月笙的晚年,四大金刚死的死散的散,也就只有顾嘉棠陪在杜月笙身边。顾嘉棠是四大金刚之首,在杜月笙还是个小地痞流氓之时,顾嘉棠就已经和杜月笙不打不相识,拜了把子。

外人看来,顾嘉棠是杜月笙的徒弟,而实际上两人亦师亦友,非常亲密。江湖之中一直有一个段子形容两人的莫逆之交,说有一天,顾嘉棠来看杜月笙,杜月笙对他开玩笑:"我窗台上好几盆花没有收拾了,你给摆弄摆弄。"顾嘉棠曾经是个花匠,有一个"顾家花盆"的绰号,杜月笙这是拿他过去开玩笑。而顾嘉棠倒也不介意,一本正经地跑过去搬花盆侍弄花草,忙了一个多小时才弄好。顾嘉棠洗洗手,对杜月笙笑着说:"大哥,我忙到现在也渴了,大哥给削个梨吃吧。"顾嘉棠话落,两人相视大笑起来。

杜月笙当年是在十六铺削莱阳梨起家的,还有个"水果月生"(杜月笙原名杜月生)的绰号。对于已经成名的两人来说,从前市井小混混的身份是个忌讳,旁人是绝对不能提起的,但私下里,两人互相揭对方的老底,因为太过熟悉对方、关系亲厚,才能如此随意地开玩笑。

抗战爆发之后,杜月笙在重庆筹办了一家中华贸易信托公司,1942年春天开张,杜月笙为董事长,顾嘉棠为董事。同时,杜月笙还在重庆设立了中国通商银行分行,顾嘉棠即为监察。

顾嘉棠是杜月笙的心腹爱将,是他的左膀右臂,实际上也算是杜月笙的半个家人了。

顾嘉棠长得很高,方脸大耳,易怒好斗。杜月笙青年时期非常瘦弱,站在顾嘉棠面前就像是小弟一样。顾嘉棠第一次看到杜月笙的时候就想拦住他敲诈一番,正好杜月笙遇到了附近青楼的老鸨"大阿姐",大阿姐是杜月笙的老乡,在这片地皮上也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杜月笙忙喊她相救。顾嘉棠顾及到大阿姐的脸面,就放过了杜月笙。后来在大阿姐的介绍之下,两人正式认识,并且成为了至交好友。

杜月笙进了黄公馆之后逐渐受到了林桂生的赏识,他组建了自己的小八股党,专门帮黄金荣在黄浦江边抢夺烟土,其中就有顾嘉棠。杜月笙出名之后,顾嘉棠也成了人上人。

顾嘉棠在上海的成就是因为跟对了人,而刚开始一帮人抢夺烟土也是在刀口上拼命。这种生死之交,杜月笙从来没有薄待过,更何况顾嘉棠一直跟在杜月笙左右,从上海到重庆,再从重庆到香港。

杜月笙最后离开上海前往香港的时候,芮庆荣病死了,高鑫宝坚持留下来,叶焯山老了,只有顾嘉棠是愿意跟着杜月笙的。一帮子人拖家带口,到了香港之后,生计成为了最大的问题。

杜月笙自然能感觉到人生的落差感,他时常对自己的子女说,他们早晚要回到上海,回到那个曾经让他发迹的地方。而顾嘉棠很清楚,回去暂时来看已经是不可能了。杜月笙为了一大家子的生活已经卖了在上海的一座大宅子,他已经是自顾不暇,顾嘉棠为了钱也是心烦意乱,他找到杜月笙商量着怎么在香港发财,而不是像这样坐吃山空。

这个时候一群人找到了杜月笙,希望杜月笙能够加入他们的生意。他们看上了四川特产的猪鬃,想要喊杜月笙一起投资,倒卖猪鬃。这些人看中的是当时战乱之下,四川的猪鬃卖不出去,价格已经降到了最低,他们想要在这个时候囤积大量的猪鬃,送到香港来,然后转手卖了赚一笔。

杜月笙婉言拒绝了,他说:"杜某做生意一直有一个原则,两种生意是绝对不会碰的。一种生意是天降的横财,一种生意是投机。我在上海的时候就一直遵循着自己的原则,何况是现在到了香港,人生地不熟,我怎么也不会碰这个的。"

这些人在杜月笙这里碰了一鼻子灰,悻悻离去。而这件事却一直留在顾嘉棠的心中。

顾嘉棠在上海的时候跟着杜月笙赚了不少钱,他带着大量的积蓄来到香港,但一家子消费高,一直没有额外的收入,顾嘉棠就想着走歪门邪路,顾嘉棠带着30万美金找到了这些人,这可是他的养老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