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分析|携手贾跃亭造车或搁浅,失去《魔兽世界》的第九城市难讲新故事

36氪

发布时间:04-2909:25

文 | 宋子乔

编辑 | 陈姿羊

第九城市(NCTY.US)已鲜少出现在公众视线之中。这家昔日明星中概股最近的一条“大新闻”还是蹭了贾跃亭的热度——去年3月,第九城市宣布与贾跃亭旗下的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共同研发电动汽车。

身为《魔兽世界》的第一家国内代理商,第九城市城曾是美股市场上表现最好的中国游戏类新股之一。从上市首年年末的收盘价来比较,第九城市股价(2004年12月31日收盘价23.62美元)超出同在纳斯达克股挂牌的网易(2000年12月29日收盘价3.06美元)近8倍。

然而近一年,第九城市股价一路走低,截至发稿,其股价为0.539美元,较IPO首日收盘价缩水近40倍。由于股价长期过低,第九城市正面临着从纳斯达克资本市场退市的风险。

这家十多年前与盛大、巨人齐名的游戏厂商似乎正走向没落。

过度依赖代理游戏,自研能力长期薄弱

可以说,“游戏代理业务”将第九城市变成一个游戏公司。而或许这也是它落后于腾讯、网易的原因之一。

第九城市的前身Gamenow于1999年8月正式上线,是国内第一个网络虚拟社区。3年后,凭借一款游戏《奇迹(MU)》,第九城市明确了游戏发展方向。

《奇迹》是由韩国游戏厂商网禅(Webzen)开发的MMORPG网游。2002年,第九城市与网禅合作,成为《奇迹》在中国地区的独家代理运营商。

该游戏于2003年2月正式启动商业化运营。当年第九城市营收同比增长高达426.46%。

不过,第九城市过度依赖代理游戏的隐患从此被埋下。

随着《奇迹》带来的现金流逐渐枯竭,第九城市开始寻找第二个代理游戏。

2004年4月,第九城市耗资8030万美元取得了《魔兽世界》为期4年的独家代理权,按照当时的汇率,约合人民币6.65亿元。而《魔兽世界》为第九城市带来的收益远不止这个数。

仅2005年当年,第九城市营收较上一年暴涨1235.27%至4.89亿元,归属于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上升逾5倍至7200万元。业绩增幅远高于盛大网络。同年盛大网络营收、净利润同比增幅分别为46%和-72%。

2005年,游戏业务一举成为第九城市最重要的营收支柱,游戏业务营收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同比增长94.29个百分点至95.38%。

另一方面,手握《魔兽世界》成为第九城市2004年底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全球市场的重要砝码。其上市融资金额达1.03亿美元,按当时的汇率计算,约合人民币8.52亿元,超出《魔兽世界》的“成本价”约28%。

从IPO首日收盘价来看,第九城市风头盖过了腾讯、网易。

其IPO首日收涨逾10%至21美元,同年于港交所上市的腾讯首日收盘价仅2.42港元,4年前上市的网易首日即破发,报收12.13美元。

然而,在代理《魔兽世界》的4年间,即便是《魔兽世界》开始重蹈《传奇》覆辙,带来的现金流越来越少,第九城市始终没有重视自研。

数据来源:第九城市财报;制图:36氪

第九城市2003-2009年成功上线的10款游戏中,仅有《快乐西游》《九洲战纪》为第九城市自主发开,且只有《快乐西游》为重度MMORPG游戏。

数据来源:第九城市财报;制图:36氪

失去明星游戏代理权,第九城市进入“至暗时刻”

不计后果的大手笔买入游戏版权本身就带有“赌”的性质。它会让公司在投入期承受巨大压力。

朱骏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2000年到2002年中,九城一直在尝试、在期待机会,签《奇迹》那回,资金几乎陷入绝境,但我们还是挺住了。”

而一旦筹码不再,公司将迅速崩盘。

2009年6月九城与暴雪协议到期后,《魔兽世界》转入网易旗下。自此之后,第九城市的业绩迅速下滑。2010年以来,其总营收从未超过2亿元,连续亏损长达10年, 2019年财报至今未出。其近6年游戏业务收入不足1亿元,2018年创下上市以来历史新低,仅1700万元。

数据来源:第九城市财报;制图:36氪

数据来源:第九城市财报;制图:36氪

36氪发现,以2009年6月为节点,第九城市在此后的确加快了自研游戏步伐。在它已上线的游戏中,自研游戏数量占比在这一时间点前后分别为20%和75%。

但从品类上看,自研游戏多为免费的休闲类游戏,吸金能力和玩家留存率都不高。

数据来源:第九城市财报;制图:36氪

另一方面,第九城市也没有放弃代理大牌厂商明星游戏的路线。和暴雪“分手”前夕,第九城市与艺电(Electronic Arts)联手,开通了足球单机游戏《FIFA》的最新网络版本《EA SportsFIFA Online 2》国服。但《EA SportsFIFA Online 2》并未成为第二个《魔兽世界》。

从这两款游戏的营收贡献度可窥见一二。

2005年,第九城市仅代理《魔兽世界》《天外(Mystina Online)》两款游戏,当年游戏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165.5倍。而据第九城市2009年财报,受益于《EA SportsFIFA Online 2》《王者世界(Atlantica)》《九洲战纪》,2009年下半年,非魔兽世界游戏业务的收入比2009年上半年仅增长了12%。

2011年第二季度第九城市提前终止了《EA SPORTS FIFA Online 2》在中国大陆的运营。之后第九城市代理的游戏无一款成功复制《魔兽世界》当年的盛况。

多元化业务拓展浅尝辄止

在重振游戏业务长期无望的情形下,第九城市开始扩展边界,公司定位从“游戏公司”变成“多元化的高科技互联网公司”。

其多元化设想始自2014年。连续亏损5年后,第九城市与中兴通讯联合成立中兴九城网络科技无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兴九城”),布局IPTV和广电云电视增值业务。

据企查查,2019年中兴九城13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至今状态为“全部未履行”。其产品Fun Box电视盒子于2014年4月16日在京东预售,现在淘宝、京东两大平台售价最高为238元,比当初的预售价低了近3倍,月销量在40-250件之间。

2018年初,第九城市进行了第二次多元化尝试——涉足区块链业务,发展应用于太阳能分布式发电项目的区块链技术和区块链咨询服务业务。

2019年3月,第九城市又与贾跃亭旗下的法拉第未来签署了合资协议,双方各持股50%共同研发电动汽车,并在当年6月份宣布与呼和浩特签订合作备忘录,准备将新能源汽车合资公司入驻沙尔沁工业区。

目前,这两方面的业务并无新进展。第九城市官网上的最后一条企业动态停留9个多月前投资电池管理系统供应商的新闻上。

36氪试图联系沙尔沁工业区和第九城市询问合作造车进展,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另外,36氪也试图联系第九城市投资者关系部,截至发稿亦未有回复。

更确切消息是,第九城市于2月27日向美国证监会提交文件,要求撤销于2019年6月24日提交的股票公开发行计划。市场曾有消息称,这笔募资上限为5000万美元的再融资计划将用于支付与法拉第未来合资项目的第一笔款项。

据第九城市2018年财报,游戏业务收入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仍然高于90%。

数据来源:第九城市财报;制图:36氪

其多元化发展也没有激活市场信心。同年,第九城市退出纳斯达克全球市场,保留代码降级至纳斯达克资本市场。最近2个月内,由于股价长期过低,第九城市收到三封与退市相关的警告函,或将从纳斯达克资本市场退市。

被足球事业分散的精力

提到第九城市的创始人朱骏,“足球”是他身上抹不掉的标签。在第九城市游戏代理业务如火如荼的时期,朱骏开始大手笔投资自己热爱的足球事业。

2003年,朱骏收购上海天娜足球俱乐部并将其改名为上海九城(后改名为上海联城)。2007年,朱骏投入1.5亿并购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

尽管朱骏表明自己以个人资产投资足球,但这的确转移了他在游戏事业上的大部分精力。

他曾在接受《财经天下》周刊专访时说,“自从我投资足球后,公司的人几乎看不到我,我天天踢球。……现在想想,我那时心思完全不在公司上面。”

在失去《魔兽世界》代理权的第5年,朱骏的足球事业也走到了尽头。2014年1月30日,绿地集团以1.5亿元接手申花足球俱乐部。

有趣的是,朱骏近一年来的个人微博上,“足球”仍是一个高频词,“游戏”早已不见踪影。

《魔兽世界》初开国服便风靡一时,由于玩家太多,“排队登录”成为许多人的青春回忆。如今这款游戏仍然活跃着,第九城市却早早脱离了一流游戏厂商的队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