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在《动森》里避世,却遭遇了另一个现实

新浪科技

发布时间:04-1008:35

来源:创事记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玩家在钓了好几天鱼、捉了好几天蝴蝶之后,突然意识到:这样的生活和现实有什么区别呢?

作者 | 御寒 编辑 | 陈彬

来源:刺猬公社

“如果玩《动森》的你,选择去淘宝额外花钱买家具、服装和铃钱,那我劝你还不如赶紧把游戏放弃……你获得的最多也仅仅只是那一瞬间的满足,然后就是无尽的空虚。”

前几天,游戏博主“Nintendokyo”发了这样一条微博,得到了众多《动森》玩家的赞同。

《动森》,全称《集合啦!动物森友会》(以下简称《动森》),是任天堂于3月20日发行的一款模拟经营类社交游戏,由任天堂Switch平台独占。游戏一经发售,立刻轰动全球。据日本游戏杂志法米通的统计排名,《动森》上周的全球销量为42万份,位居榜首,是第二名销量的2倍多。

简单来说,玩家在游戏中将登陆一座无人岛,作为岛上唯一的人类居民开始新的生活。

《动森》的玩法高度自由,玩家可以钓鱼捉虫、种树种花、打造家具、设计服饰,还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对无人岛的布局和地形进行改造,体会将荒芜的无人岛打造成繁华的小社会。

游戏发售到现在的20天里,玩家热情居高不下,游戏却慢慢变了味道。人们逐渐发现,在这个本该成为“世外桃源”的游戏里,有太多的“人间真实”。

欠钱

《动森》虽然是一个高度自由的世界,但有一个潜在的主线任务:赚钱。只有赚钱,才能彻头彻尾地改造小岛。

进入无人岛之后,游戏NPC、也是无人岛计划的负责人狸克(Nook)会为玩家提供住所。第一天是简易帐篷,第二天可以找狸克帮忙建造房屋。住进自己的房子后,玩家可以解锁收纳物品、装饰房屋等功能。

作为代价,玩家将会背上一笔大额房贷,要通过钓鱼、除草、摘水果、捉虫子换取游戏中的通用货币“铃钱”来还贷。还完第一笔房贷后,玩家可以选择增加房间,与此同时背上更大一笔房贷。

图源:微博网友

随着房间数的增加,房贷也会越来越大。初始房屋为9.8万铃钱,增加第一个房间的房贷为19.8万铃钱,第二个房间为34.8万铃钱,直到最后的249.8万铃钱,总计569.6万铃钱。

除了房屋,岛内的区域规划也是一笔极高的支出。岛上到处是河道和断层,建桥和坡道需要花钱,价格从几十万到几百万不等;装修一次5000铃钱,搬迁3万铃钱;移动桥梁和坡道的位置1万铃钱,移动岛上其他建筑的位置则要5万铃钱。

赚钱成了《动森》里的永恒话题。玩家在钓了好几天鱼、捉了好几天蝴蝶之后,终于意识到:这样的生活和现实有什么区别呢?

就以贷款买房为例。早在2009年,电视剧《蜗居》就反映出了普通人在买房压力下的种种遭遇。十多年过去,“房奴”的处境依然没有改变。

根据中国房地产协会发布的2019年全国房价行情数据,房价收入比最高的城市是深圳,高达35.2,三亚以27.6紧随其后,上海、北京分别以25.1和23.9位列第三和第四。

所谓房价收入比,即住房价格与城市居民家庭年收入之比,也就是“不吃不喝,多少年可以买得起房子”。也就是说,在北、上、深等一线城市,在不计算支出的情况下,一个普通家庭平均要25-35年才能买得起一套房子。

高居不下的房价,和中国人对房地产权的执念形成了巨大的冲突。和《动森》一样,贷款几乎成为大多数人,尤其是年轻人买房的唯一指望。据中国证券报记者统计,2019年六大行的新增贷款中,个人住房贷款占比近四成。很多人住了一辈子的房,也就还了一辈子贷。

和这样的现实相比,《动森》的世界算得上是乌托邦。

债主狸克不会催玩家还款,也不会收取利息,玩家可以自己选择还款时间和还款数额,直到把贷款全部还清。如果不选择升级房屋,就不用承担任何债务,把钱用来买壁纸、地毯、家具等装饰品,闲云野鹤,岂不美哉。

然而,也正因为《动森》的游戏设定过于理想化,更加衬托出部分玩家的“骚操作”有多现实。

投机

既然要赚钱,那就有人任劳任怨、积少成多,有人投机取巧、一心想暴富。

《动森》有一个很刺激的设定:大头菜。这个机制类似于现实生活中的炒股。玩家可以在每周日上午购买大头菜,在每周一到周六出售大头菜,每天大头菜的价格在中午12点变化一次,也就是说一共有12个不同的卖出价。玩家需要选择合适的时间抛售大头菜,不然所有大头菜会在周六结束时烂掉。

如果运气好,可以以90铃钱一棵的价格买入,超过600铃钱一棵的价格卖出;如果运气不好,可以亏掉超过一半的本金。用玩家的话来说:“赢了全额还贷,输了回家种菜”。

图源:微博@Mr_Quin

由于大头菜在每个岛上的买入价和卖出价都不一样,且不限制买卖地,聪明的玩家会建群“炒”大头菜。他们每天在群里报备自己岛上大头菜的价格,一旦群里有人价格暴涨,就去他的岛上出售。在动森的百度贴吧里,到处都是分享菜价的高楼。

每位玩家都在期待明天的菜价可以暴涨,实现一夜暴富——类似于现实中的股民甚至赌徒。

同时,和股市催生的股票预测师一样,大头菜市场也衍生出了相当多的辅助“职业”。很多“森学家”已经研究出了大头菜价格的涨跌规律,并制作出“大头菜价格模拟器”。玩家只要在模拟器里输入买入价和每天上下午的卖出价,模拟器就可以大致预测出本周大头菜价格的平均值、最高值和最低值等信息。

大头菜高价成了部分玩家交易的筹码,用开放上岛的机会,既可以换取真金实银,也可以换取游戏里的物资。有的玩家在游戏中开放了“高利贷”,借钱给其他玩家买大头菜,规定还款日期并收取利息。

另一部分投机者则看中了游戏里的一些机械化工序,靠出卖自己的时间和体力来获利,例如帮人做鱼饲料、钓鱼、除草、砍树、做衣服等。

刺猬公社在淘宝某动森店铺里看到,只要花费10块钱,就可以获得6组常用道具(1组10个道具或9.9万铃钱),4件家具/服装,或者3组花株/植物。付钱后卖家会给买家开岛,买家自行上岛取货即可。

由于目前客流量较大,该卖家限制了必须40元起拍。根据淘宝页面的数据,月销量已经超过6000份,交易成功3400份,留下评论的买家都表示对卖家的服务非常满意,为自己“节省了好多好多时间”,好评率高达100%。

和《阴阳师》《王者荣耀》等买皮肤、办月卡的“氪金”行为不同,《动森》的所谓“氪金”不是“氪”给游戏本身,而是“氪”给了其他玩家。如果说砍树除草、买卖道具等行为还算是合理的“劳动力交易”的话,那么以大头菜价格为筹码收上岛门票,就是纯粹的投机倒把。

更值得注意的是,很多淘宝店家卖的道具,并不是他们在游戏中手动刷出来的,而是通过破解游戏后用脚本刷出来的“作弊产物”。

这种走捷径的做法,和《动森》宣传片所倡导的“亲手实现从0到1”的观念是相悖的。前者在意的是“是否实现了从0到1”,后者却更注重“如何实现从0到1”。

游戏研究学者刘梦霏在接受GQ报道采访时,解释了人们为什么会向往《动森》所构建的世界:“我们在游戏中想要追寻的,是一种‘狩猎-采集人’的体验,并且对游戏中的人群、社群与环境造成可见的影响。”

对部分玩家来说,这种脱离世俗、回归自然的玩法,是《动森》的魅力所在。然而,对另一部分玩家来说,这些只是繁琐的“每日任务”,最终目的还是赚钱和变强。只要结果属于自己,过程可以让任何人来替自己完成。

当越来越多玩家开始结果导向之后,这个本来就没有法律和道德约束的虚拟世界,更加乱了套。

“犯罪”

3月29日,微博用户“栗子烧肉”在动森的超话里发了一条微博,怒斥说“我没想到连这么美好的游戏都有小偷”。

栗子告诉刺猬公社,她之前在微博上分享了SW码(用户编号),“小偷”可能就是那个时候加上的好友。“那天我朋友刚刚回去,我刚打算关岛他就来了,一上岛就直接往我家的方向跑过去。那时候我还没有围栏,五百多颗大头菜就放在家门口,他看见就全拿走了,还拿了很多其他放在地上的东西,我一下子就急了。”

Switch的打字系统比较难用,等栗子折腾半天终于把消息发送出去,让对方不要乱拿东西的时候,他已经拿完准备离岛了(离岛时页面上会有提示)。栗子这才意识到对方就是专门来偷东西的,直接强制退出游戏,这才保住了自己的家当。

“其他朋友来我家从来都不会随便拿东西,”栗子生气地说,她和微博上认识的一起玩动森的几个小伙伴建了一个群,互相上岛玩耍、分享资源,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希望以后不会遇到这种没素质的人了,毕竟每样东西都是我努力收集来的。”

栗子是幸运的,对方偷东西的时候正好在场,很多人则没有这么运气。在微博上搜索“大头菜”,可以看到很多网友分享自己大头菜被偷的经历。

3月30日,网友“鸡汁儿汤包”发微博称,他只是去“吃个饭的功夫”,就有一位好友偷了他1400颗大头菜,价值12万铃钱。这条微博转发超过2000条,网友纷纷对他的经历表示愤怒;一位网友在转发中写道,有好友上岛把他的摇钱树和特产水果全部偷走,导致他现在都不敢再开岛了。

这不是国内的个例,推特上的日本、美国等国外玩家也都曝光了类似行为。一位日本玩家表示,骗子以售卖大头菜的理由将他骗上了岛,在他给了对方100鱼饵作为上岛门票之后,对方立刻将他踢出了岛并且拉黑了他。

图源:微博@触乐

除了游戏里的虚拟物资和货币,还有人觊觎起了现实里的金钱交易。

在《动森》的机制里,玩家在旅行的过程中可能会遇到各式各样的小动物,还可以邀请小动物成为自己岛上的居民。很多玩家会花费大量里数(游戏中某种虚拟货币),换取数十张机票来“刷”旅行,为的就是遇到自己喜欢的小动物。

为了满足这种特定需求,精明的商家研究出一种技术手段,可以帮助玩家获得自己的喜欢的小动物,线下的岛民交易链条便由此而来。根据新浪科技的报道,在《动森》的岛民交易黑市上,最受欢迎的小动物“杰克猫”的售价已经高达1000元。

有网友爆料了买卖小动物的流程:用破解机导出存档再用pc段编辑器编辑,修改数据替换小动物,得到想要的小动物再把他关禁闭不对话,送烂东西。把他们赶走连正版机送到正版机,正版机再重复一遍关禁闭不说话,送烂东西,然后让买家来接。

图源:新浪科技

爆料者痛心疾首地质问道:“买家来接的时候小动物已经被关了两次禁闭,遭遇悲惨,内里的灵魂也被人换了芯,这真的是大家想要的吗?”

有人反驳说,这只是一个游戏,玩家有权力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这种做法和很多玩家“遇到好看的小动物就邀请、遇到不好看的小动物扭头就走”的行为没有差别。

事实上,区别对待的行为是符合游戏“高度自由”的规则的,但这种“人口交易”却是违背游戏本意的。一方面,光是修改数据的行为就构成了作弊;另一方面,这种人为破坏玩家和小动物之间关系的行为,完全背离了动森世界里温暖、友好的互动机制。

当游戏不再只是游戏,而变成了人们满足私欲和虚荣的工具时,游戏就变成了现实。

跟风

“全世界都在玩《动森》,除了我。”

Switch主机自带的社交属性,加上《动森》中互相上岛、合照、交易等贴近现实的社交方式,让这个游戏成为了某种划分群体的方式。

在国内外的社交网络上,《动森》都实现了现象级的刷屏。没有Switch主机,对《动森》没有兴趣,或者根本不玩游戏的人,很容易有一种被世界抛弃的感觉。微博好友在交换SW码,微信好友在晒刚钓上来的远东哲罗鱼,推特用户也在分享游戏攻略……手里的《王者荣耀》突然就不香了。

动森玩家在圈内自嗨,非动森玩家在圈外眼馋。

“局外人心理”直接体现在了《动森》游戏卡带和Switch主机的销量上面。疫情期间,产能降低,需求增加,世界各地的Switch主机第一次出现了供不应求的状况。据台湾媒体Digitimes4月7日的消息,在过去两周,任天堂面向工厂的订单提升了20%。另外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4月8日开始Switch暂停在日出货。

在中国大陆,由于国行版Switch无法联机,玩家倾向于找电玩店代购港版、日版Switch。随着需求大涨,官方售价折合人民币2100元左右的Switch主机,价格已经翻了一番。和《动森》游戏一起发售的Switch动森限定机,更是涨到了惊人的5000元。同时,原价不到四百的《动森》游戏卡带也涨了20%。

尽管如此,人们依然对Switch和《动森》趋之若鹜,也催生了大量冲动性消费。

豌豆是一位在美留学生,疫情期间,她按照正常程序回到国内,目前正在进行隔离。考虑到隔离期间比较空闲,她花了4900元在淘宝上买了日版Switch动森限定机。

然而,下单第二天,豌豆就退款了。“我好好思考了一下未来这个东西对我的使用价值,值不值得现在这么高的溢价。”恢复理智后的结论就是不值得,“四千块钱干什么不好?完全可以等之后再入手。”

细细想来,这又何尝不是一种消费主义的陷阱?

在《动森》圈内,玩家也就“跟风”一事展开了讨论。有人认为,“跟风玩家”破坏了游戏本来的氛围,像上述有悖游戏初衷的做法,很多就是新玩家带来的不良风气。反对者则认为,“跟风”帮助任天堂涨了销量,如何玩游戏则是玩家个人的选择,“反正不是我岛,也不破坏我的游戏体验。”

事实上,“跟风”没问题,“盲目”才可怕。@Nintendokyo在微博里提到,部分“人民币玩家”下意识认为动森就像其他手游一样,只要愿意额外再花钱,就可以通过人民币来节省自认为不必要的时间,“这样错误的游戏体验方式会让这批新玩家一开始就产生错误认知。”

也有网友指出了背后的根本原因:“游戏火出圈了之后吸引了更多玩家,朋友之间的比较就会让他们更焦虑,就像是现实生活中的那样。”

游戏是玩家避世的地方,《动森》制作人也说过“希望《动森》的粉丝可以把这款游戏当作一场escape(逃离)”。然而,当这里沾染了太多现实因素,这场逃离也就失败了。

只有把现实留在现实里,游戏才能回归游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