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不造假的互联网公司吗?」

Tech星球

发布时间:04-0910:25

下一个被戳破的泡沫会是谁 ?

文 | Tech星球 杨业擘

瑞幸这杯苦咖啡,被做空机构戳破「泡沫」后,很多中概股企业也开始自查。

4月8日美股盘后,学而思的母公司在线教育龙头企业“好未来”效仿瑞幸,主动曝出业务造假。其公告称,有员工与外部供应商合谋,伪造合同等文件,错误夸大旗下业务“轻课”的销售数据。公告一出,好未来盘后股价一度跌超28%,市值蒸发超647亿元。

原定Q4财报截止日是2月28日,迟迟不发财报的好未来,自曝了一个“大瓜”。有行业人士认为,不同于瑞幸在集体诉讼截止日期前被迫承认,好未来这是不给做空机构机会,自我赎罪争取宽大处理。

几乎与好未来「自爆」没差几个小时,做空机构Wolfpack Research发布研究报告,称爱奇艺虚增2019年营收,金额高达80-130亿人民币,约占财报营收的27%-44%;另外爱奇艺也虚增了约42%-60%的用户数量。一时间,坊间纷纷议论爱奇艺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瑞幸”、“好未来”。

如果票选2020年上半年互联网领域的关键词,“造假”、“泡沫”等关键词一定会入选。

不仅包括瑞幸、好未来等浮出水面的上市公司造假,过去互联网风口吹起来的泡沫中,还有多少造假的公司隐藏在水面之下?在目睹一系列造假事件,有互联网观察人士甚至破口而出:还有不造假的互联网公司吗?

中概股接连遭做空

2015年上映的电影《大空头》中,几位年轻人认定美国次级贷款将会出现问题,从而坚定的做空。“这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交易!”剧中人Paulson冲着他的下属激动的喊。很多看过这部电影的人都对这一幕记忆深刻。

近一个星期内,几家中概股接连遭遇做空。实际上在2019年,一二级市场出现估值倒挂前,很多掺杂“泡沫”的独角兽公司狂奔上市,其中不乏瑞幸、好未来等公司的身影。因此现在,在浑水、香橼等密切关注中概股的做空机构圈子中,是否也会喊出:做空中概股,这是当下最好的交易!

曾让星巴克CEO凯文·约翰逊睡不着觉的瑞幸咖啡,最先成为做空机构的标的。

一直以来,瑞幸在烧钱补贴模式下,大量开设新门店,2019年底瑞幸直营门店数量达到4910多家,较星巴克同期门店多出600家,一跃成为“中国第一大咖啡连锁品牌”。

2020年4月2日深夜,瑞幸咖啡突然发公告称,自家公司伪造22亿交易额。令人称奇的是,身处风口浪尖的瑞幸已经启动保险理赔申请。但据界面新闻报道,保险公司理赔额是2500万美元,但瑞星将面临的诉讼索赔额可能是理赔额的100倍还不止。

瑞幸之前,在线教育龙头企业好未来,则在更早前成为做空的标的。2018年6月,浑水公司曾对好未来“出手”,发布了一项对好未来的做空报告,指控好未来在两笔交易中涉嫌财务造假。这份报告导致好未来当时的股价一度暴跌15%,市值蒸发逾22亿美元。

上次并没有实锤证据,但此次好未来发布公告称,旗下约占据总收入3%至4%的轻课业务销售业绩造假,好未来称已报警,而这名雇员已被当地警方拘留。

瑞幸发声明称是COO造假,好未来则宣称是员工造假。真真假假“背锅人”背后,一位投行分析师告诉Tech 星球(微信ID:Tech618)另一个版本故事:好未来的空方计划早就已经启动,并且接近完成,不少私募和做空平台已经收到消息。但是好未来提前得知了消息,自己先爆了,如果空方掌握的内容和好未来自曝的内容差不多,那空方能获利的空间就会比预计少很多。

不同于瑞幸和好未来,昨晚另一家被做空企业爱奇艺,则坚决否认所有指控。爱奇艺随即进行了反击,其CEO龚宇在转发否认做空指控声明时强调:邪不压正,看看最后谁赢。

爱奇艺之所以这么重视做空机构的言论,实际上也是因为做空机构对中概股的“战绩显赫”,从瑞幸、好未来、优信、搜房网,到新东方、奇虎360、分众传媒,其中大部分中概股公司遭遇做空后,都遭到严重的后果。以至于让很多人产生“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的认知,认为做空机构的调查往往不是空穴来风。

当然,也有互联网人士调侃,做空机构轰轰烈烈在帮中概股挤泡沫、去杠杆,背后实际是在帮助推进中概股“供给侧改革”。当然,谁都知道做空到哪家公司身上,轻则股价掉,重则退市的严重后果。

互联网公司造假成风

上市公司有严格的财务规范和审计流程,仍不免出现交易造假。还未上市的互联网公司,造假案例显然更多,很多造假案例也在当时轰动一时。

瑞幸之前,最著名的造假案例,无疑是乐视网IPO造假。乐视网上市前,在国内网站流量排名中位于168位,远远落后于优酷的第10位、土豆的第12位。但乐视“幸运地”成为视频第一股,并随着贾跃亭的“生态化反”概念走红,曾在2014年成为创业板市值最高的企业。

乐视网在上市公告中称,其前两大收入分别是付费用户和广告,最大的广告客户北京新锐力广告有限公司,办公人员长期只有两名,但发展出了千万级的广告业务。2017年,《财经》曝出因乐视IPO财务造假,相关发审委多人被抓,最终名单超过10人,至此乐视IPO造假案被坐实。

乐视之前,因造假彻底垮掉的公司,同样是被浑水狙击的中概股公司“网秦”。

在上市前,央视315就曾曝光移动安全互联网公司网秦,与关联公司飞流九天业务是“自导自演”,后者提供恶意软件产品下载,前者提供收费查杀服务。但网秦否认了相关指控,并凭借注册用户超过1.2亿,于2011年5月5日登陆纽交所,成为国内首家在美股上市的移动互联网企业。

2013年10月25日,网秦迎来8周岁生日,浑水及时送上生日大礼。当时浑水的做空报告指出,网秦在2012年中国安全产品营收中,至少有72%是虚构的,并夸大了其在中国市场上的占有率和付费用户总数。在这份长达81页的报告中,浑水表示,“我们认为网秦什么都没有。”

做空报告发布后,直接导致网秦股价当天下跌47%,3天内下跌60%,不到11美元。此后网秦一蹶不振,历经多次不成功的转型,甚至2018年还传出网秦创始人被其公司CEO,也是求学时的同学绑架的事件。

除去IPO造假,创业过程中交易数据造假,也有不少案例。最知名的则是伪独角兽“一亩田”。

这家在2015年红起来的农业互联网明星项目,曾在当年宣布平台单日交易额已经超过3亿元,员工从200人迅速增至3000人,估值进入10亿美元俱乐部,被真格资本、红杉资本顶级资本追着投资。

随后一篇自媒体文章《一亩田,万亿奇迹背后疑云重重》,将一亩田拉入漩涡。文中提到:“一亩田宣称9小时前,老板采购了1073741.8235吨的洋葱。”而盛产洋葱的西昌,洋葱年产量也不过30多万吨。拷问一亩田哪来的这么大订单。

随后舆论发酵,一亩田CEO不得不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媒体记者展示后台66亿交易额。但后续的深挖中,田地间交易造假事情被挖出,从源头开始的数据就被注水。此后一亩田跌落深潭,创始人开始低调寻找企业生存之路。

近10年中互联网的著名造假事件中,还有一件是笔者亲身经历的事件。当年在中关村创业大街,红芯浏览器在一家咖啡馆举办了C轮2.5亿元战略融资发布会。在发布会上,红芯创始人兼CEO陈本峰宣布,红芯浏览器搭载的Redcore,是中国首个自主创新智能浏览器内核,也是世界上“第五大浏览器内核”。

发布会结束后,众多媒体以“国产浏览器质的突破”为题,重点宣传了这一成绩。但有技术人员深扒了红芯浏览器代码,发现其宣称自研的Redcore,只是谷歌的Chromium内核改了几行代码。

随后舆论汹涌,很多人认为红芯是骗子公司。创始人陈本峰承认造假后,并提到红芯浏览器有加密性等创新,试图平息舆论。

除以上案例外,ofo运营城市数量造假、斗鱼某直播间出现14亿人数,游侠“PPT造车”等造假案例,也不一而足。互联网造假,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挑战着人们认知中的各种“不可能”。

被盗刷的行业信用

如瑞幸造假事件发生后,其背后操盘人陆正耀,依旧在朋友圈“元气满满”的还是少数。毕竟“挨打就要立正”,知错就改,才能将错误影响最小化。

要知道在瑞幸造假事件后,中概股都在受到波及。截至上周四美股收盘前,中概股中瑞幸咖啡75.57%领跌,寺库、蛋壳公寓、人人、蔚来、趣店、网易有道、房多多等超50家中概股跌幅明显。

京东零售CEO徐雷为此在朋友圈直言:“(瑞幸)这样的中概股老鼠屎对中国企业的形象影响是破坏性的,对中国创业企业的负面影响是深远的,经此事,全社会很多的经济成本会提高,因为信任已经被破坏了,而信任是最昂贵的。”

好未来在曝出数据造假后,在线教育行业也成为大众和资本的审查对象。

4月8日一大早,跟谁学创始人兼CEO陈向东收到了不少朋友的“问候”。在市场看来,好未来在宣布部分业务数据造假 ,跟谁学刚刚发布的Q4财报及全年未经审计的财报,营收和净利润都取得400%增长,这么亮眼的成绩也很可能存在造假。

随后,陈向东不得不在朋友圈自证清白。但在行业信任被破坏后,一条朋友圈已经不能化解公众对其业务的质疑。而在线教育行业的自查与纠察也不会就此停止。

回想当年,乐视IPO造假被披露后,不仅众多投资机构的投资没了着落,也让投资乐视影业和乐视体育的20多个明星亏本。大家纷纷开始猜测,谁是A股的下一个乐视。甚至一度“生态”一词,也被大家避之不谈。

红芯浏览器浏览器造假事件,其“国产”、“自主”的宣传也刺痛很多人的情怀,让很多人回忆起2003年的汉芯造假事件。也许在瑞幸之前,“民族之光”的形容就已经让企业三思其意。

曾遭遇浑水做空的新东方CEO俞敏洪,多年后如此界定评价做空机构的意义,或许对当下互联网造假事件频发有一定启示意义:正是因为有了浑水这样‘讨厌’的公司,才使得很多公司想要造假的时候不得不三思而行。

尽管浑水做调查,本身是出于获利考量,但客观上维护了股市的正常秩序,并且保护了股东的利益。同时,这样的调查公司的存在,对那些想要通过做手脚以获取私利的企业管理者,也提出了警告,相当于在头顶悬了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 。

愿这把“达摩克里斯之剑” 始终悬在空中,给喜欢蒙眼狂奔的互联网公司更多警示。

(本文周晓奇、实习生周逸斐亦有贡献)

参考资料:《乐视网IPO东窗事发:7年前早就质疑声四起》、《跟谁学、好未来接连“暴雷”,教育中概股为何轮流被做空?》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