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批离鄂返京人员今天结束隔离,这14天他们过得怎么样?

北京日报客户端

发布时间:04-0909:28

“哪怕只是平常的生活,也会觉得很宝贵”

贴在赵阳门上的隔离承诺书被撕了下来,作为首批离鄂返京人员,他的隔离期正式宣告结束。今天一大早,黄若也带着单位给他开出的隔离解除证明,拎上行李回到自己家中。

贴在门上的隔离承诺书

为了纪念第一次出门,曾女士“疯狂换衣八百套”。刚刚过去的14天里,她将这段特殊的经历录制剪辑成vlog,给许多同在隔离中的网友带去鼓励和安慰。对于来之不易的“解禁”生活,熊师路满怀憧憬,期待去公园看看春天的样子。简单对付了这么多天的无双则打算出去好好吃一顿,把落下的营养补回来。

回忆

尽量少麻烦志愿者 网购食材一次多买点

“今日厨房生活技能被迫+1,太艰难了!”隔离刚刚进入第5天时,无双已经有点“扛不住”了。对于平时基本不下厨的她来说,独自搞定14天的饭实在是个不小的挑战,“虽然隔离期间也可以点外卖,但想到每次都要工作人员帮忙送进来,还是会觉得太麻烦人家。”

由于之前的合租房不符合居家隔离标准,无双住进了租房平台临时提供的一居室。“空间上倒是挺宽敞,可厨房里只有微波炉和一口锅”。考虑到条件有限,再加上每天工作时间长达11个小时左右,无双把一日三餐压缩成两餐,简单下点饺子或者煮碗面,偶尔再把买来的半成品稍微加工一下,“保证不饿肚子就行。”

网上买菜后,志愿者将菜送到家。

同样工作繁忙的熊师路一开始也试图通过外卖来解决吃饭问题,但发现即便一次点上一天的量,也还是会给工作人员添麻烦,于是选择网购食材自己做饭,“大约一次买上三天的量,厨艺嘛,约等于没有,能做熟就不错了!”

隔离期间,赵阳也是在网上买菜,送到小区以后,再由志愿者送到家中。“一般一次买一周的量,尽量少麻烦志愿者。”赵阳表示,小区里返京隔离的有几十人,志愿者的人手一直比较紧张。

相比之下,被隔离在昌平区某单位实验基地的黄若倒不需要发愁吃饭问题。“吃的是食堂的饭菜,每天有米饭、馒头、玉米,还有一个青菜和两个肉菜,工作人员会送到房间门口。”不过,仅仅1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对他来说还是有些局促,“时间长了以后,心里就会有种憋闷的感觉。”有时,黄若会与一同返京的老乡聊聊近况,发现很多人与他有着类似的经历和心情,“除了日常工作外,几乎就是在发呆和睡觉中度过。”

感受

工作人员无微不至 录制视频鼓励网友

回想起这十多天闭门不出的日子,最令熊师路感慨的是社区工作人员无微不至、随叫随到的照顾。他告诉记者,打从被送到家里起,就有社区工作人员一对一与他添加了微信,还有专门的社区服务群。

居家隔离期间,赶上熊师路的生日,他用一个小蛋糕给自己庆祝

“给我发了一个体温计,每天要向工作人员汇报体温。我买的东西到了,和他们说一下,都会迅速送到门口,生活垃圾也由他们帮忙带走。”隔离期间,熊师路还经常接到区、街道的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问我需不需要帮忙,叮嘱我不要出门。有一天还到楼下,让我从窗户探出头来证实呢!可见北京的基层工作多么认真负责,我们更要把自己看好,别添乱。”

对此,曾女士也深有体会。“除了每天问体温,每两天准时收生活垃圾外,如果有一些特殊需求和情况,社区也会及时安排。”曾女士刚到家时,发现冰箱里的东西已经放坏,但正常收生活垃圾要到两天后,“我给社区工作人员发微信说明情况后,人家马上就单独安排人来收走了,挺让人感动的。”

在曾女士看来,能够从湖北回到北京,已经意味着一切都将恢复正常,所以14天的隔离生活反而是充满幸福的。平时就喜欢记录和分享的她,将这段特殊的经历录制剪辑成vlog(视频博客),发布到微博上。从泡菜芝士炒饭到奥尔良烤鸡翅,从海带排骨汤到火龙果香蕉奶昔,视频里每天不重样的美食烹饪过程配上平和的语调、舒缓的音乐,让不少网友直呼“好治愈!”

曾女士的vlog赢得众多网友好评

曾女士录制vlog,记录居家隔离生活

曾女士表示,之所以重点选择一些比较方便操作的一人食来拍,正是考虑到网友中也有一些是正在隔离或即将隔离的,“对大多数人来说,隔离都会觉得挺孤独的,所以想做个示范,给他们一些参考。”看到网友们反馈说受到了鼓励和安慰,她也打心底里觉得高兴。

除了做饭以外,曾女士还利用闲暇时间看书、追剧、听音乐、做运动,“也有给自己定一些小的学习计划,让生活更充实一点。”

期待

去看看春天的样子 去大吃一顿过把瘾

尽管一个人的隔离生活过得有滋有味,但曾女士仍然无比期待“解禁”时刻的到来。“居家隔离终于将在明天结束!想起来现在就可以原地旋转跳跃……接下来的日子,我要去拥抱春光啦!”数着日子盼到最后一天,曾女士提前在微博上发出自己的心声。

居家隔离期间,熊师路在校对书稿

“未来几天会去剪个头发,毕竟3个月没剪了。然后就是去路上走一走,其实也没什么特别要做的,现在哪怕只是平常的生活,也会觉得很宝贵。”期待归期待,曾女士表示,暂时不会和家人朋友见面,“还是有点担忧,毕竟现在新闻里说无症状感染者挺多的,我又是从高危地区回来的,有点担心影响到别人,至少可能再有半个月都会尽量避免和人近距离接触吧。”

身为考研培训辅导老师的熊师路结束了课程录制工作,对即将到来的生活满怀憧憬,“能出门了,我第一件事是要去附近的公园,看看花看看草,看看春天的样子,这是我最想做的事情。”

熊师路坦言,居家隔离的日子不失为一段“不便中伴随着宁静”的特殊经历。但对比之下,他还是更想有人在,“跟很多朋友、同事都好久没见了,期待着大家能一起开心地聊聊天、吃吃饭。”

隔离结束前一晚,黄若的妻子不断询问他想吃什么。“确实想很多好吃的,烤串、烤鸭、海鲜都想吃。”而简单对付了这么多天的无双也打算好好出去吃一顿,把落下的营养补回来,“但过把瘾以后,还是会考虑去超市买点吃的,然后回家自己做,哪怕做得不那么好,也觉得比外面安全。”

行动

办理隔离解除证明 先调整几天再返岗

无双发现,自己的心态在隔离期间悄然转变。“刚回来那会儿总想着能赶紧出去到处转转,但现在看来,北京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还没到放飞自我的时候,所以也就平静很多。”

如今,摆在无双面前最现实的问题在于如何把家当再搬回去。“毕竟不是自己的房子,隔离结束后我还要把所有东西都收拾一遍,重新拿到之前住的合租房。”这需要多跑几趟,分批转运,“弄完这些,还要带上身份证去办理隔离解除的证明手续。”至于工作,无双表示隔离前后并不会有太大变化,“不管是滞留湖北期间,还是刚刚过去这14天,都不影响远程办公,节奏也基本跟平时一致。”

结束隔离后,曾女士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去社区办理出入证,“健康码会自动更新,所以出入其他场所应该不会再受影响了。”由于曾女士所在公司依然严格执行到岗率不超过50%的规定,因此具体安排需要等候通知,“我的工作是互联网方面的,所以没有太大影响。”

回家路上,黄若提前告知社区工作人员自己预计到达小区的时间。“此前沟通过,社区要求我有隔离解除证明,并且不能独自进入小区,需要与他们对接,由他们带我进入。”

到家以后,黄若冲了个澡,换上一身新衣服。接到离鄂返京通知后,黄若只带了一套衣服便匆匆奔赴火车站,“隔离期间就这么来回穿,现在总算能换换了。”

赵阳并不打算马上返回公司上班,她向公司请了几天的假,准备下周一再返岗,“从滞留老家,到返回北京,连续几十天一直处在这样的状态下,好不容易能散散心,还是想先调整几天。”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来源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宗媛媛 赵喜斌 魏婧

编辑 徐慧瑶

流程编辑 刘伟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