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禁令引发国芯反击战:对华为封禁,难阻中国半导体黄金十年

AI财经社

发布时间:04-0908:35

撰文/ 唐煜 郑亚红

编辑/ 张泽

疫情尚未结束,中美围绕华为展开的博弈又起波澜,也给半导体界带来新的震荡。

2019年底以来,美国政府计划针对华为采取一项新的限制措施,使用美国芯片设备的外国公司,必先获得美国许可证,才能为华为生产某些芯片。业界认为这个新规主要是阻断华为芯片到台积电生产。

消息一出,中美业界认为,如果该项举措付诸实施,损失的不仅是华为,而是目前半导体第一大出口国——美国。一旦中美出现切割,韩国很可能会替代美国成为世界半导体第一大国。与此同时,中国半导体产业已经打响反击战,加速崛起。

“新禁令”损人不利己

4月6日,来自美国产业界的9个协会和组织发出一封联名信,敦促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警告新规的落定将重伤美国芯片业,请允许公众发表意见,再付诸实施,以避免意外后果。

作为代表,SEMI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总裁Ajit Manocha在上周五再次向特朗普致信,称新举措将阻碍美国芯片设备企业的出口,让美国半导体设备行业蒙受每年200亿美元的损失。

对于美国屡次传出修改规则的传言,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直接指出:“美国政府是希望从源头上釜底抽薪,不让华为的芯片在台积电流片,而华为的创新能力很大程度表现在芯片上,这意味着华为自研芯片业务可能会牺牲,从而大幅消减华为的竞争力。”

图/视觉中国

处于风暴中心的华为也在静默几个月之后对该新闻做出回应。3月31日,华为公司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年度财报会上表示,如果美国真像报道中所说的采取新的限制性举措,“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对全球化的产业生态可能是毁灭性的连锁破坏,毁掉的可能将不止华为一家企业。我期望这条信息是假的,否则会后患无穷。”

4月2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也在记者会上表示,对于美方这种科技霸凌主义,中国政府绝不会坐视不理。

“在科技产业链谁的拳头大,谁的话语权就更强。美国为什么一再延长对华为的出口许可权?就是因为华为的体量。我认为新的限制举措可行性不是特别大,更多意在营造紧张的局势。”信达证券电子行业首席分析师方竞对AI财经社说。

“但不管禁令能否真的落地,我们肯定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方竞认为。

此前,在去年5月,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但令特朗普政府感到沮丧的是,这一举措似乎没有阻断华为的业绩增长。根据上周公布的2019年财报,华为全球销售收入达到8588亿元,同比增长19.1%。

但该禁令却切实地重创了众多美国半导体企业。许多企业只能另辟蹊径,通过在海外生产芯片,得以继续向华为发货。而此次盛传的“新禁令”,更是让产业界感到唇亡齿寒的危机感。

为什么这次业界的反应会如此激烈?

过去40年,电子产业已在全球形成分工合作大体系。在一本名为《一只iPhone的全球之旅》一书中,曾描述了一部iPhone手机在全球上演的传奇人生:它在美国设计,在日本制造关键零部件,由韩国制造最核心的芯片和显示屏,最后在中国大陆富士康工厂里组装,再空运到美国和世界各地......一段时间后可能被深圳的手机作坊回收翻新再出售,最后被当作电子垃圾拆解。

半导体业合作分工格局亦是如此。一块芯片可能在美国设计、由日本提供关键材料、由韩国或中国台湾代工厂制造、在马来西亚进行封装,再来到中国大陆被组装成手机、电脑、汽车......

图/视觉中国

清华大学微电子所所长魏少军分析称,半导体是全球化最彻底的产业,“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这一管制措施真的实施了,势必将引发全球混乱。

美国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半导体产品出口国,中国大陆是世界上最大的芯片市场,欧日韩的半导体产业也各具特色。

如果这个体系破裂,碎片不仅将扎伤链条中的每一环,也将给今天市场上最大受益者美国留下难以治愈的后遗症。

半导体行业专家莫大康对AI财经社表示:世界不是铁板一块,大家都要考虑各自的商业利益。目前韩国与美国在半导体产业进行着激烈的竞争。韩国三星和海力士在中国的存储器工厂还在扩产。

波士顿咨询集团(BCG)一份报告指出,一旦中美出现切割,韩国很可能会替代美国成为世界半导体第一大国。此外,中国半导体产业也将趁势崛起。

“我们也有最终手段”

“美国要真使出最终手段,我们也有我们的最终手段。双方要是真正翻脸,美国的损失不会小,一样的。”一位半导体资深人士对AI财经社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表示,如果限制美国5G芯片以及含有美国5G芯片的终端和设备进入中国市场,仅苹果和高通两家公司,每年潜在损失就至少超过700亿美元,“高通极有可能因为市场份额缩水,将无法承担巨额研发费用,而不得不退出5G市场。”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芯片是美国最大的出口行业之一,也是少数几个依然保持贸易顺差的行业之一,而这主要得益于美国企业在中国市场的销售增长。

波士顿咨询公司发布的一份新报告显示,如果停止向中国出口美国的芯片和芯片制造设备,而中国禁止进口美国电子产品和软件,则美国企业的年销售额可能损失830亿美元,超过2018年美企总销售额的三分之一。

拿芯片巨头高通来说,2019年它的销售额为243亿美元,其中中国区客户占比高达47.8%,约116亿美元。当前手机芯片除了高通方案外,三星、联发科、紫光展锐的5G手机芯片已规模发货,可以替代高通。

实际上,自去年5月对华为采取禁令后,美国半导体巨头已遭受重挫。

全球十大芯片供应商之一的赛灵思最近宣布,今年将裁员7%。该公司一位发言人称,该公司还未从失去华为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因此有必要进行调整。

“华为历来是我们最大的客户之一,即使取消了这些限制,收入损失也会更加持久。”该公司人士称。自2019年春天禁令实施以来,赛灵思股价也遭遇断崖式下跌,从140美元到不足90美元,未见回升。

存储芯片商美光也损失巨大。此前该公司近一半营收来自中国。2019年财年,美光营收同比下降22.98%,第四季度营收更是同比下降42.3%。对于华为来说,DRAM存储器供应商主要集中在三星、SK海力士和美光这三家,美光并非不可替代。

而在国内,由于2019年,美国对华为、海康威视等企业实施禁令,更多行业和企业因为供应链安全的顾虑,开始寻找美国芯片供应商的替代者。

德州仪器是全球最大的模拟半导体公司,一位芯片行业人士对AI财经社说,过去几年德州仪器在中国生意非常好,但从2018年开始下滑,主要是因为竞争对手,比如圣邦微开始打入它们之前的龙头客户。

海康威视在被列入美国实体名单后,就开始用其他方案替代美国供应商,“芯片受限制我们换芯片,换不了芯片换组件,换不了组件换方案,而且我们也在做芯片自研”。此前,海康威视就出于商业考量,选择海思换掉德州仪器。进入实体名单后,海康威视国产化的步伐更坚定,表示为了扶持国产供应商,还会选择比如拿出10%的订单,一起合作逐步提升性能。

而处于华盛顿狙击暴风眼中心的华为,已采购其他零部件取代一些美国供应商。从一些机构的拆解报道中看,2018年华为手机供应商中,美国企业占了92家,位列第一。但2019年上半年发布的华为P30,使用的美国零部件下滑为15个;8月发布的Mate 20 X 5G,核心供应商只剩四家美国供应商;到了9月,华为Mate 30就只剩两家。

图/视觉中国

“美国在半导体领域不断打压中国企业,极大增加了国际供应链的风险,转向国产半导体企业寻找供应的电子企业明显增多。”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副理事长于燮康表示。

最终还是看实力说话,邬贺铨强调,我们不能把幻想寄托在美国,关键还是做好自己的工作,“最重要的一步认识到芯片和制造芯片技术是核心所在,不论花费的时间多长,也一定要把这个技术攻克,这样才能保证新一代基础设施,保证我们的基建不会受制于人。”

行业人士观察到,华为的研发投入2019年飆升30%,达到186亿美元,超过了苹果、英特尔等企业的研发支出。

战时状态的中国半导体业

“接下来一定是中国半导体的黄金10年。”璞华资本投委会主席、展讯联合创始人陈大同相信,由于目前内外部环境的变化,中国半导体行业进入战时状态,发展速度会是平时的多倍。

最直接的一点体现在华为等大企业对于行业的反哺。一位国产芯片人士对AI财经社说,此前,华为对国内产业链扶持不够,但从2018年之后,华为开始转变态度,积极邀请国产半导体企业进行交流,只要达到产品性能就考虑使用,甚至有的小公司产品质量和指标差一些,也愿意给机会。“他们到处去问,你能不能帮我做这个,甚至有的出价比给国外供应商的都高。”

圣邦股份和卓胜微是这波国产替代中的典例,圣邦股份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增速66%,卓胜微的增速更是达到135%,这样的增速和华为等国内龙头厂商密不可分。

不仅是华为,国内不同行业的龙头都在改变态度。2019年,一家国内能源大企业在网上主动联系国产模拟芯片公司广芯电子,公司总经理戴忠伟对AI财经社观察道,“贸易争端让客户采购国产芯片的风险压力得到释放,大家也都愿意来做这件事。”

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IC设计分会副秘书长赵建忠观察到,过去20年中国IC设计的进步,关键有赖于国内应用生态的形成和国家战略的树立。

20年前,中国很多行业没有标准、没有知识产权,也没有应用生态,“芯片在这样的条件下怎么能带动起来?”赵建忠称,目前在5G、卫星、新能源汽车等领域,中国有了标准和知识产权,也有了应用市场。“其中华为进步最大,2019年华为运营商业务的收入达到2967亿元,有了这样的网络应用生态,才会对国产芯片有期待。”

国家战略的落地更是给行业吃下了一粒安心丸。2000年和2011年,国务院分别推出18号文件和4号文件,指导软件和集成电路行业的发展。而2020年,集成电路作为国家战略已经牢固树立。此外,国家在DRAM存储器、电动车IGBT等生产线上也进行了布局。

在这一波浪潮中,国内芯片制造、设备材料受到助推。

“中国芯片制造晶圆厂的发展,是这一波力度比较大的,但可以说是‘迟来的发展’。”国产设备企业至纯科技的董事长蒋渊对AI财经社说,放眼全国最早的时候只有几家企业在做,其实就是“沙漠”状态。随着半导体工艺的发展,人才的累积,“沙漠”变成了“土壤”。最近几年,有中芯国际、华虹、华润、长江存储、长鑫等晶圆制造企业发力,土壤在夯实,未来一定会发展成“生态林”。

蒋渊认为,在这一轮的投资潮中,促进的力量有推力和拉力之分:中兴、华为事件的压力和地方政府的积极性是一种推力。而更重要的是拉力,像早于中兴、华为事件前,国家战略就已非常明确,大基金成立是一个战略落地的举措,还有技术发展和应用多样对产业有持续牵引的拉力等。“现在产业里容易做的都做成了,接下来要做更难的事情,这是一个长周期。”

这需要两头努力,一些有战略高度的客户正转变意识,支持国产设备,国内设备厂商也要提高良品率,在够得着的地方先把市占率提上来,有足够的用量后再反馈,只有在好的循环中,双方才能一起建立信心。

“华为事件只是一个契机或者一个助推剂,但背后的是国家芯片质量和研发实力在不断提升的一个缩影。”信达证券电子行业首席分析师方竞说。他举例,现在A股上市公司晶丰明源做的LED照明驱动芯片、乐鑫科技做的WiFi MCU都做到全球市场第一,这些此前都是欧美企业长居前列。

方竞认为,自从国家大基金设立后,资本市场开始重视半导体了,很多海归都愿意回国创办公司,人才开始往中国流动,带来了产品质量和美誉度的提升,进而能把握住这个时代的契机。

中国半导体教父张汝京评价:在最先进的工艺上,中芯国际、华虹、华润做得不错;存储器像长江存储和合肥长鑫也做得不错;在数模混合方面,民企可以发挥力量。”国企和民企合作分工,比较容易突破国外的封锁。”

图/视觉中国

当行业进入战时状态,有了政策、市场和资金补贴的加持,这两年国内半导体产业不断加速和发展,但要真的实现国产替代,不少行业人士都预测,至少需要10-20年的时间,这场考验耐性的马拉松中,行业还需要继续培育人才,共同培养生态,才能把握机会实现真正的崛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