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乡镇的“减群行动”:工作群从34个减为8个,干部感叹“手机变轻”

红星新闻

发布时间:04-0722:10

“请大家下载文件后学习。”

“收到……”

每天,打开微信回复上级通知、汇报工作进度成为许多基层干部的日常工作之一。“上班要时刻关注群动态,一旦被@就要秒回响应。下班后还持续被消息轰炸,一刻不得安宁……”

俄木阿散是四川西昌市巴汝镇社会治理办代理主任,他在感慨微信群带来工作便利的同时,发现其弊端也逐渐显现。之前,他加入了镇上10多个微信工作群,每天查收消息和发布消息占了1/3的工作时间。他的同事们也深受同样的困扰:党建办干部彭晓霞因群信息太多,漏掉了领导安排的工作;村支书沈日木加了14个工作群,深夜都还在接收群消息……

今年以来,巴汝镇多名干部向镇纪委反映微信工作群过多,一线干部疲于应付。对此,当地调研发现,镇上各类工作群有34个,有的干部一人就加了10多个群,确实受到“多群”烦扰,其中不少是无用消息。

为此,一项“大减群”行动在当地展开。为集中整治“指尖上的形式主义”,巴汝镇将原有的34个微信工作群精简为8个,为基层干部减负。“大减群”之后,每名干部只有一至两个工作群,干部们感叹道:“现在感觉手机拿着都变轻了。”

↑巴汝镇人民政府。

委屈:

漏了领导安排的工作,翻几百条群消息才看到通知

——“群越建越多,镇上建有大群,股室有小群。”下班后也常遭遇群消息困扰,工作群也不敢屏蔽,怕漏掉重要信息

从西昌城区驾车出发,翻过海拔2000多米的牦牛山,就来到了巴汝镇境内。这里是西昌最偏远、面积最大的少数民族乡镇,距离西昌城区有50多公里。

巴汝镇去年12月挂牌成立,由原巴汝、白马、银厂3个乡撤并而成。彭晓霞是巴汝镇党建办一名干部,已在这里工作了两年多。她今年最近一次漏看群工作消息的经历,成为巴汝镇改革、缩减微信工作群的导火线之一。

“我之前加入了镇上10多个微信工作群,群多、消息太多,有时实在看不过来。”彭晓霞说,微信工作群是为了工作才建立,确实提高了信息传递效率,方便了群内成员沟通交流。然而在带来工作上方便的同时,彭晓霞发现其弊端也显而易见。“群越建越多,镇上建有大群,股室有小群。”彭晓霞白天上班要时刻关注群动态,晚上休息也常遭遇群消息困扰,“工作群也不敢屏蔽,怕漏掉重要信息。”

↑群消息。

3月11日,彭晓霞就漏掉了一则重要信息。她平时主要经办党务群团等工作,一次领导在镇上的微信工作群安排她清理统计各村党员、预备党员等情况,第二天上交。结果群信息太多,彭晓霞没有注意到通知。到了第二天领导问起时,她完全懵了,赶紧拿出手机,翻了几百条消息才看到工作安排,“当时被批评了几句,心理觉得有点委屈。”

有了这一次经历后,彭晓霞为了防止工作安排信息各村经办干部没查收到,她每次发完微信群消息后,还要打电话再说一次,这无疑加大了工作量。“有些形式主义,真是被逼出来的,有时疲于应对。”彭晓霞坦言。她和很多同事发现很多工作群异化成了“聊天群”“留痕群”,每天群里信息不断,可有实质意义的却没几条,但基层工作人员担心遗漏重要信息,也不得不在这些“无用之群”上浪费部分精力。

群太多:

驻村书记不堪其扰退群,有村干部加了14个工作群

——低保工作群、统计群、人居环境治理群……一项工作一个群,沈日木的手机里曾有14个镇村工作群,每天至少几百条信息

事后,彭晓霞与巴汝镇纪委书记饶坤来聊起这件事。饶坤来发现,干部反映微信群过多并非个案。前段时间,饶坤来多次在微信群中发消息,给驻村干部安排相关工作,发现有一名驻村第一书记总是不回复,相关工作也没落实。经过谈话了解到,这名第一书记称“因群实在太多,长期不堪其扰,干脆直接退群了……”

↑巴汝镇纪委书记饶坤来。

对于微信工作群的困扰,巴汝镇土匠村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沈日木也深有体会。“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作为“一肩挑”的村书记,村上的所有大小事务沈日木都要负责。面对上级的各种政策,最后都得经过他来传达、落实到位。

“以前,微信工作群里发通知、催交材料的,已经@我几次了,不得不回复。”沈日木解释说,上级各部门、各项工作都建了微信群。低保工作群、统计群、人居环境治理群、格格巡逻群……一项工作一个群,沈日木的手机里曾有14个镇村工作群,每天至少几百条信息。

“因为微信传文方便,许多文件从纸质变身电子版。”他说,去年“一肩挑”后工作压力明显变大,如果再加上各个微信群里“文来文往”,难免“捡了芝麻、丢了西瓜”,“我好几次把重要的信息看漏。”

沈日木坦言,10多个群都在发消息,根本看不过来。有时怕错过重要通知,不得不从头开始,一条条消息“刷”,看得眼都花了。“几分钟就要看一次,有时到了晚上十一二点,群里还有人发消息,大多还是无用的信息。”他说,虽然不胜烦扰,但又不得不看,不得不回复。

调研:

镇上各类微信群达34个,一人加10多个工作群

——仅镇政府工作大群一天信息量就达几百条。但对某一干部而言,90%的消息是不用看的,然而又要在其中找出10%的有用信息

“虽然这些事情不大,但反映出基层的痛点和堵点。”巴汝镇纪委书记饶坤来介绍,新镇成立后,镇村干部、驻村帮扶干部200多人,相关微信工作群也越建越多。经调研发现,确实存在微信工作群增多后造成一线干部疲于应对的问题。

巴汝镇纪委经过调研发现:新镇成立后,仅镇政府工作大群一天的信息量达到几百条。但对于某一干部而言,90%的消息是不用看的,然而又要在其中找出10%的有用信息。不仅如此,有的干部为了有效传递信息又新组建很多“小群”。于是一人加10多个工作群,受到“多群”烦扰的现象屡见不鲜。

“据不完全统计,镇上的各类微信工作群有34个。”饶坤来介绍,一方面是分管干部反映工作安排部署不能及时通过微信工作群传达到位,另一方面是一线经办干部反映群多、信息多,疲于应对。

饶坤来表示,工作群多和无效信息多的问题,究其根本还是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的问题:工作重安排轻落实,“安排了”就认为尽责免责了,人人都当“指挥家”;工作重痕迹轻结果,“有痕迹了”就认为尽责免责了,人人都是“摄影家”。

“利用信息技术手段办公是为了提高工作效率,而不是空添形式增加工作量。”饶坤来说,在调研中还发现,很多时候大家在群里发消息就是为了留下证据,证明相关工作自己是安排了的。但有些真正安排到位了还要打电话,徒增工作量,这是典型的形式主义。

减群:

34个工作群精简到8个,每名干部的工作群控制在3个以内

——针对基层干部反映的群过多,以及部分干部干工作流于形式主义的问题,巴汝镇决定对微信工作群进行整合缩减

调研之后,问题显现,“减群行动”随后在巴汝镇展开。该镇党委书记吴泓铁介绍,针对基层干部反映的群过多,以及部分干部干工作流于形式主义的问题,经过研判分析后,决定将之前的34个微信工作群进行整合缩减,仅保留8个。从3月18日开始,巴汝镇纪委向全镇各支部、机关各办发出“关于清理规范微信工作群通知”,“减群行动”正式开始。

通知发出后,首先镇党委政府直接管理的群减至1个。组建新的“巴汝镇政府工作群”,进群人员为镇领导班子、各村驻村第一书记和村书记、镇机关7大办的主任、驻镇机关负责人。为了最大限度减少无效消息,此群只发布工作安排信息,不准讨论工作,不回收工作图片和工作结果的相关信息。

↑精简的政府工作群。

其次,镇业务类工作群规范为5个。行政办组建“镇政务服务工作群”,应急办组建“镇应急管理工作群”,公共服务办组建“镇公共服务工作群”,乡村振兴办组建“镇脱贫攻坚工作群”,社会治理办组建“社会治理工作群”。进群人员为该办公室干部及分管领导、村上经办干部。另外,保留“党员教育管理群”和“纪检监察群”工作群2个。

“一开始,我们也考虑微信群是不是越少也好,但并非如此。”饶坤来表示,比如只保留一个微信群,但群成员多消息多,工作消息很快被覆盖。最终,根据职能职责划分,多次商讨后将微信工作群缩减到8个。每个镇村干部原则上只进3个微信工作群。为了提高工作效率,还要求群里原则上不能直接转发上级文件,需要挑出重点和提出本镇的拟办意见后再发布。

心声:

镇村干部纷纷支持,“现在感觉手机拿着都变轻了”

——工作群减少了,群里消息也变“干净”了,也有了更多时间去解决实际问题。“现在感觉手机拿着都变轻了!”

这场“大减群”之后,当地镇村干部纷纷表示支持。

沈日木仅保留“政府工作群”和“脱贫攻坚工作群”2个工作群,其他工作都有具体经办人员,他在“政府工作群”看到工作安排督办即可。“现在群里干净了,也没人在群里乱发消息,感觉轻松了许多。”

↑脱贫攻坚群。

“说实话,最近感觉手机安静了不少。”俄木阿散是社会治理办代理主任,之前加了10多个工作群,每天查收消息和发布消息占了1/3工作时间。现在,他的工作群减至2个,接收、发布信息的时间大大减少,也有了更多时间下村去帮助村干部解决实际问题。

巴汝镇行政办主任张沥元也表示,之前她加入了13个微信工作群,因都是工作群也不敢屏蔽,“很多消息是没有价值的,而且有的是重复通知,还有人发心灵鸡汤。有时工作太忙,没时间看就可能漏掉重要信息。”这次微信工作群清理后,她只加了“镇政府工作群”和“镇政务服务工作群”2个工作群,“现在群里的通知一目了然,查找也很方便,现在感觉手机拿着都变轻了!”

吴泓铁表示,微信工作群“瘦身”只是基层减负的一个方面,巴汝镇也在推行合并开会、套开会议,“以前每个月要开好几次大会,现在原则上每月只开一次大会。”

■专家谈“减群”

确有精简优化整合必要 要以解决问题为导向

近年来,微信工作群渐成一种重要的工作工具,但也出现了“异化”现象,有网友自嘲已沦为“微信群的奴隶”。记者采访了解到,微信工作群之所以异化成“负担”,一是建立比较容易,任何人和事都可建群;二是工作群只建立不解散,久而久之群过多过滥异化成“聊天群”,无价值信息太多。

四川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行政法专家李成表示,随着微信群、QQ工作群、政务APP等的出现,为我们工作的开展提供了极大便利,但也出现了过多、过滥的问题。“过多的各类微信群,不仅挤占精力与工作时间,而且不时弹出的信息也让工作时间呈现碎片化趋势,降低了工作效率,确实有精简优化整合的必要。”

李成表示,政府部门建微信工作群是为方便工作,缩短上传下达的时间,实现资源共享,动态监督。之所以出现过多微信群,很多群出现交叉重合,这是上下级或同级政府职能部门内部权责不明、边界不清晰的表现。“当然,不能说微信工作群缩减得越少越好,保留的数量要以工作开展的需要、解决问题为导向,不能盲目追求增加或减少数量,关键在于能帮助我们更高效地完成现有工作。”他认为,巴汝镇这一举措值得点赞,有一定借鉴意义。

工作群整体上发挥正向作用 应有更多减负措施

“该乡镇通过微信减群减负,我认为是值得鼓励和推广的。”中国政法大学行政法研究所副所长、行政法教授王成栋认为,微信群相较于传统办公方式,有快捷、互动等优势,不能因为微信工作群的问题就否定其存在价值,整体上仍然在发挥着正向作用,有利于提高行政效能。微信工作群存在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问题,更多的是一些老问题,并非微信工作群“天生”所致。

“我们应该思考,如何更高效地组织、协调、统筹不同部门、单位之间的工作。协调高效了,自然不需要那么多工作群。值得注意的是,一些涉密、重大决策部署等,并不适合微信群传播,应该明确规范。”王成栋表示,基层减负不应该只是微信群“瘦身”,还应有更多务实、有效、管用的减负措施,真正遵循“重实效,轻形式”原则,营造基层干部想干事、敢干事的良好环境。

红星新闻记者 江龙 摄影报道

编辑 彭疆

(红星新闻V6.8全新上线,欢迎下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