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已出院无症状感染者:全程无症状,肺部检查无感染

新京报官微

发布时间:04-0200:12

新京报讯(记者 姜慧梓)王睿从没想过自己会被感染,尽管他曾与新冠肺炎确诊和疑似患者有过密切接触:他的妻子、岳父、岳母和妻子的嫂子4人先后染病。

“但我没有任何症状,肺CT也显示正常,如果不是因为单位复工有要求,我根本不会去检测。”王睿今年41岁,家住武汉,由于家中有人确诊,作为密切接触者,他被单位要求进行核酸检测,持“阴性凭证”才可复工。

病毒比人们想象得更为狡猾。2月24日的首次检测,王睿是阴性,但3天后出检测结果那天,在健康武汉官微的小程序上并没能查到自己的检测结果,“可能因为系统原因,是护士帮我查到了,告诉我是阴性。”

这样的“口头告知”没能得到单位的认可,为了及时复工,王睿决定再次检测。“没想到,4天之后我就成了阳性,这是不是医院弄错了?”2月28日,王睿第二次核酸检测呈阳性,报社区后,进入武汉市江夏方舱医院隔离治疗。

目前,王睿已“转阴”出院,他期待着28天隔离期满后“红码”转“绿码”,正式复工。对狡猾的病毒,他仍有担忧,“如果第一次检测阴性就拿到了凭证,不就正常复工了吗?传染风险怎么控制?”

随着本土确诊病例基本“清零”,对境外输入病例“严防死守”,无症状感染者因其本身没有症状,却具有传染性,成为现阶段疫情防控的最大变量。

“3月31日0—24时,全国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30例,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1367例,比前一日减少174例。”4月1日,国家卫健委首次在每日疫情通报中,公布了无症状感染者的报告、转归和管理情况。

王睿的核酸检测结果。受访者供图

“当时觉得是不是医院弄错了”

新京报:怎样发现自己被感染的?为什么会想到核酸检测?

王睿:我根本就没发现自己被感染了,如果不是单位复工需要证明,根本不会去检测。

起因是家里之前有确诊和疑似病例,情况我跟单位汇报过。我属于密切接触者,需要隔离。隔离期间每天都跟单位报体温,一直都很正常,也没有任何症状。

后来准备复工了,单位就通知我去做一个核酸检测,拿着阴性的检测结果就可以上班了。

新京报:为什么先后做了两次核酸检测?结果完全不同?

王睿:对,第一次检测是阴性,第二次是阳性,前后相隔4天。

2月24日第一次检测,27日出结果,但当天在网上没有查到。我就联系了护士,看看她那边系统上能不能看到我的结果。护士查过之后告诉我“你是阴性的,没什么问题,如果是阳性的,早就有人通知你了”。

我就把这个结果告诉了单位,核酸是阴性的,查血和肺CT也没什么问题,我自己没有任何症状,我觉得我是没问题的。单位当时就说不行,必须要有一个证明的东西才能让我上班。

我想那就让医院给开一个证明,但医院说它只是个采样单位,检测结果不是他们出,不能给我开证明。实在没办法,我就在28日又做了一次核酸检测。3月1日结果出来就显示是阳性了,我当时觉得是不是医院弄错了?

全程无症状 密切接触者未被传染

新京报:肺CT是什么表现?无症状感染者的肺部与确诊病例一样吗?

王睿:我在核酸检测前后都拍过肺CT,都没什么问题。医生很少跟我说片子的事,后来拿着片子去问过医生,医生说没问题。确诊病例肺部都是磨玻璃的,有感染,但我没有,无症状感染者的肺部和确诊病例的不同。

新京报:全程真的没有任何症状吗?

王睿:不咳嗽、不发烧,没有胸闷,也没有四肢无力,什么症状都没有,跟正常人一样,只有核酸检测呈阳性。问过医生会不会搞错了,医生说阴性有可能弄错,存在假阴性可能,但一般检测出来是阳性不太可能搞错,一定是被感染了。

前两次检测都是通过鼻咽拭子,结果一次阴性一次阳性。后来到了方舱,包括在康复者驿站检测都是通过咽拭子,都是阴性。不知道采样方式会不会影响结果。

新京报:核酸检测呈阳性后,身边有人被感染吗?

王睿:没有,密切接触者就只有我妻子。

新京报:被感染却无症状与身体基础状况有关吗?医生有分析过吗?

王睿:当时也觉得蛮奇怪,就问了医生,医生没有特别说什么,他也不清楚为什么是阳性却没有症状。从身体基础状况说的话,我今年41岁,体质比较好,没有高血压这类基础疾病,就是有一点胖,有轻微的高血脂,其他都没问题。

王睿的肺CT影像。受访者供图

在方舱后服用“中药3号方” 5天后转阴

新京报:核酸检测呈阳性后,如何处置?何时住院的?

王睿:阳性结果出来以后,我就报给了社区。社区让我在家不要出门,他们联系街道,3月1日下午就把我接到了江夏方舱医院。这个过程中,也有武汉疾控之类的专业机构给我打电话,我说我已经跟社区报备了,今天会把我送到方舱去。

当天晚上,我爱人作为密切接触者也被送到了观察点。在观察点检测了两次核酸,都是阴性,说明她没有再次感染,也没有“复阳”。她还查了一次肺CT,肺部有明显好转,之前感染的有明显吸收。

孩子从我岳父因为这个病去世,就一直在父母家,没有跟我们生活在一起,到现在父母也不知道我是无症状感染者,还住了院。

新京报:在方舱医院期间,接受了哪些治疗?服用哪些药物?

王睿:主要就是吃中药,叫中药3号方,没有其他治疗。药都是熬好的汤剂,不清楚具体药方,但方舱里大部分患者都是吃的3号方。每天早一次,晚一次,饭后半小时服用。吃这个药之后上厕所变得频繁,其他的没什么反应。

新京报:方舱内无症状感染者多吗?与轻症患者间有隔离吗?

王睿:不多,我身边的无症状感染者好像就我一个,与轻症患者间也没有隔离。我的隔壁床就是一个轻症患者,年纪比较大了,只是有一点咳嗽,很轻微的,也不发烧,但他的核酸是阳性。

新京报:住院几天后核酸检测转阴?无症状感染者满足什么条件可以出院?

王睿:3月1日住院,喝了几天中药以后,3月5日核酸检测就是阴性了,3月6日第二次检测还是阴性,之后又做了一次肺CT,3月9日就出院了。无症状感染者和轻症患者一样,两次核酸检测间隔24小时,都是阴性就可以出院。

后来出现了“复阳”的患者,陕三(陕西医疗队)病区的病友说,他们那本来两次核酸阴性可以出舱的,结果又通知还要做一次核酸,阴性才能出舱。

我在方舱医院是B区,江苏医疗队负责我们病区。他们太辛苦了,值班人员晚上都在板凳上坐着,不能睡觉。我是个不爱拍照的人,出院的时候还是要跟他们合个影,感谢他们的付出。

治愈出院后,王睿和医护人员合影。受访者供图

出院后隔离28天 再接受两次核酸检测

新京报:出院后需要继续隔离吗?集中隔离还是居家隔离?

王睿:需要隔离28天,先在康复驿站集中隔离14天,之后居家隔离14天。我属于洪山区,3月9日从方舱出院直接就被送到了洪山康复驿站。康复驿站其实跟方舱基本差不多,这个驿站是6日投用的,9日的时候已经有200多人了。

在康复驿站需要住满14天,入住当天和离开当天都不算,其间接受两次核酸检测,都是阴性就可以回家继续隔离。我在3月15日和22日分别做了两次核酸检测,都呈阴性,24日离开。

康复驿站跟社区进行了一个交接,社区接收以后,要求我居家再隔离14天,单位也是这么要求的。我现在居家隔离第8天,再过6天我就隔离满28天了,可以申请健康码从“红码”转成“绿码”,就可以上班了。

新京报:隔离期间还需要服药吗?

王睿:从方舱出院的时候,医生给我拿了两种药,一共14天的量。一种就是中药3号方汤剂,另一种是康复2号方,是冲服的颗粒。

我在康复驿站坚持吃了7天,但因为上厕所太频繁了,就不太想吃了。之后康复驿站也发了药,一个清肺排毒颗粒和一个健脾、提高免疫力的,都是中药,后面就在吃这个药。

新京报:居家隔离期间在生活上需要注意什么?

王睿:医生没有特别说明。我和爱人主要就是分开吃饭,晚上休息也分开。她出院回家的时候,我们在家还会戴口罩,现在已经不戴了。

新京报记者 姜慧梓 视频制作 周博华

编辑 陈思 校对 薛京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