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我拉黑了母亲和弟弟”和原生家庭的彻底决裂才是重生

禅小岩

发布时间:04-0120:51

文字/禅小岩

01

最近《安家》的热播,房似锦的遭遇,让我们再次领略到了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成长影响有多大。它可以促使你冲破樊笼,寻找更广阔的天地,也可以加速你的毁灭,成为你成长路上的桎梏,剪掉你翅膀的利刃,让你无所适从,无处遁形。

房似锦

是,有人说,一个相当恶劣的原生家庭就像是一面照妖镜,无论你有多努力,只要镜子还在,你就会有原形毕露的那一天。

那么,我们真的面对就无法摆脱原生家庭对我们的负面影响吗?答案是否定的。

今天我们故事的女主人,她叫陈晓冉,她就是那个最勇敢和原生家庭决裂的人,不过,决裂的过程并不是轻松的,她自己也褪了好几层皮,受到了成吨的伤害,现如今,丈夫没了,工作没了,家庭也没了……

陈晓冉是贵州的一个土家族的姑娘,靠着自己的勤奋努力,勇夺了2003年的全市文科状元,按理说,这样的优秀,她可以选择北大清华这些天之骄子向往的名校,可是她却因为家里贫穷,最后选择了一所师范院校,因为这所学校答应她可以减免四年的全部学费。

大学毕业,她南下广州,找到了第一份工作,是送快递的。干了五年之后,她通过银行的招录顺利地进入到了银行上班。

也就是在这一年,她遇见了自己的老公,也就是这一年,她的母亲刘云、弟弟陈兴来了。

他们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来广州投奔这个出息了的女儿和姐姐了。大家都在讨论凤凰男的时候,凤凰女其实活的一点儿也不轻松。她们同样承担着光宗耀祖、为家庭脱贫致富的重任!

02

陈晓冉特别的仁义和孝顺,刘云年龄大了,就让她在家里养老享清福,弟弟则被安置到一家汽车修理厂学习修理技术。

一个月后,刘云开始作妖,她先是说自己不舒服,不适宜广州这边儿的气候,关键是这边人说话她也听不懂,她想回家去。

陈晓冉本来工作挺忙的,当即给刘云5000元,并且给她买了飞机票

可是,当陈晓冉开着车送刘云到飞机场时,刘云又突然反悔,“我不想回去了,回到老家那个穷乡僻壤的,更不习惯。再说,你爸也没了,我容易触景生情!”

陈晓冉无奈极了,只得把刘云又给原路送回家里。而飞机票退票时,又白白损失了500元。

房似锦

刘云回到家里的时候,想着做个小生意,因为刘云年轻时做的“酸辣鸡爪”在当地可谓是一绝,所以,不妨趁着业余时间,做点鸡爪,让陈晓冉给宣传造势一番,刚好自己也忙了起来,还能赚点外快,也不至于日子过得太过无聊。

陈晓冉听到刘云这个想法,当即表示赞同,立刻靠着自己的人脉,迅速为刘云的酸辣鸡爪打开了销路,第一次就有50人提前付了订金。

刘云买鸡爪,又煮又拌的,整个人也忙得不亦乐乎,可是当晚就累得躺在床上呻吟起来。等到又有了新订单时,刘云说什么也不愿意再做了……

酸辣鸡爪这个生意泡汤后,刘云开始盯着陈晓冉的未婚夫张强打主意了。

一会说张强和陈晓冉的八字相克,不合适,如果不分手,将来会有大灾难的。

樊胜美

陈晓冉解释道,不信命,信科学。

刘云见无法说服自己的女儿,就开始闹绝食,后来饿得不行了,破功,敞开了肚皮猛吃,吃得饱饱的,就又佯装肚子疼,等肚疼这个假把戏被揭穿后,她又故意用小刀把手腕给划伤……

总之是想尽了一切办法去折磨自己的女儿,目的是向自己妥协,听从她的摆布。

陈晓冉说自己从小对刘云都言听计从的,可是越长大越发现,抛开母亲这个伟大而神圣的身份,她身上有很多缺点是自己无法容忍的。

比如:窝里横。刘云在外面受了气,回到家里就会砸锅摔碗的,整个人愤怒的像头女狮子,可是一旦到了外边,又变得谦逊卑微,别人欺负到了头上也只是说好。

最让人愤怒的一次是,邻居把家里养的鱼全部下药给药死了,刘云竟然选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连报警也不敢,至于缘由则是认为自己在村里属于独门独户,怕别人秋后算账,所以忍气吞声。

但是,一旦面对自己人,尤其是丈夫和女儿、儿子时,刘云仿佛换了一副嘴脸,时不时就大发雷霆,更严重时还吹毛求疵。

所以,陈晓冉一度希望自己母亲把自己外人,别把自己当成女儿,那该有多好!

03

虽然刘云百般阻挠,但是陈晓冉依然和张强结婚了。

婚礼的现场,刘云赌气没到现场。

婚后的第三天,刘云上门告诉张强,必须拿100万,否则就让女儿给他离。

张强笑着说,“100万没有,人命倒是有一条。”

刘云听了,什么也没说,也不晓得是从那个集贸市场上买了一瓶老鼠药,当天就喝了。

情感

陈晓冉后来回忆起这件事儿,她也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这100万,更想不明白,一辈子胆小如鼠的母亲竟然会有必死的决心,很多事情也许本就没有答案吧,也许,这个世界上有些人还有着深藏不露的一面,这一面和她表面上看起来的却是天差万别!

所以,不要轻视任何一个人的愤怒值,被激发出来了,就坏事儿了。

还好陈晓冉发现的及时,把刘云给送到了医院,又是洗胃,又是输液打点滴的,最后,刘云醒来时,看到陈晓冉第一句话就是“送我回家,让我去死……”

陈晓冉没再吭声,却只是一个劲儿的掉泪,如果她是旁人,自己肯定早就撒手不管了,但是谁让她是自己的母亲呐。

于是,陈晓冉就出资在贵州老家的县城给买了一套二居室,每个月出2000元的抚养费。

刘云自然是很开心,也开口答应,可陈晓冉却犹豫了,因为这钱不是小数目,她怕张强不开心。但是,为了免去母亲的大麻烦,也值了。

说干就干,陈晓冉在张强不知情的情况下,从俩人的账户上一共取走了50万,取钱的时候,陈晓冉的心一直在怦怦乱跳。

情感

说实话,她也是害怕张强的,如果张强知道了,他一定会疯掉的,可是,现在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她生怕自己犹豫的片刻间,母亲就改变了主意……

陈晓冉回了一趟贵州老家,在当地的小县城看房子,签合同,付款,找装修,整整忙碌了一周。当然,这一周时间的“失踪”,她的说辞是“公司外派出差”。

忙完这一切,她舒了一口气,尤其是听到母亲刘云表示很满意时,她当晚多吃了两碗大米饭,这个心敞亮啊……

可是,事情到了这儿就万事大吉了吗?不,更奇葩的还在后面。

04

住了一段时间后的刘云每天凌晨三点给陈晓冉打电话,说她房间有鬼,陈晓冉一开始自然是不信,但是耐不住刘云一次又一次的重复。

后来,刘云果然病了,据说是被鬼闹得……

陈晓冉没办法只好把房子给暂时出租了出去,就这样,刘云又住到了女儿的家里。

半月后,刘云说,“房子别租了,现在房价那么高,你弟弟也没本事,干脆让给她住算了,你再给我买一套。”

情感

陈晓冉说,“你都怕鬼,我弟弟去住,难道就不怕鬼?再说了,我弟弟有手有脚的,我可不想当扶弟魔,我也不是钱袋子,更不是摇钱树。”

刘云笑了笑,“你傻啊,我老了,阳气弱,你弟阳气旺盛。他住没关系,再说了,你要是不管你弟啊,我估计也活不久了……”

此时,陈晓冉终于明白了,刘云这是再设立一个圈套等着自己往里面钻了。

为了息事宁人,陈晓冉只好答应把房子给了弟弟陈兴。

半个月后,张强的母亲被查出来是肝癌晚期,需要住院,医药费都需要30多万。

张强说自己的母亲才不到60岁,还有抢救的价值,万一救活了,还能抱两年的孙子,于是就和陈晓冉商量着取钱给母亲做手术。

可是陈晓冉却态度遮遮掩掩的,一直吞吞吐吐的,被逼急了,陈晓冉只好道出了实情。

陈晓冉说她做梦也想不到,张强的情绪反弹会那么激烈,他甚至都不给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直接冷冷地撂下了俩字就摔门而去:离婚!

苏明玉

对于这一段婚姻,张强也有自己的说辞,“我既然选择娶陈晓冉就已经决定接受了她那样的一个家庭,但我恼怒的是她不敢瞒着我去做这一切……我觉得自己像个局外人。”

陈晓冉虽然有一千个一万个不乐意不开心,但是事已至此,还能怎样。

离婚的消息被刘云给第一时间知道了,她没有安慰自己的女儿,反而还撺掇着如何去瓜分夫妻之间共同的财产。

陈晓冉看着自己的母亲,心如刀割。她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亲妈,自己到底是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一度,她怀疑自己是从垃圾堆捡来的孩子

05

陈晓冉离婚了,张强选择净身出户,甚至连他最爱的那一套西装,他都没有带走。

离婚后的陈晓冉,开始冷静下来,想了一个通宵,凌晨五点钟,她拉黑了母亲和弟弟。同时,她在微博上写下了这样的一段话:

和原生家庭的决裂就是一次重生,从今以后,我的世界里只有我自己,我一个人,我不要成为任何人的附属。

陈晓冉这话看的我特别心痛,这个姑娘是真的受伤了,同时也给我们提出了一个十分残忍的话题:如何摆脱原生家庭的羁绊?

苏明玉

我认为应该从以下三方面进行努力:

第一,要有自己的原则,要学会拒绝说不

陈晓冉的悲剧就是因为她的一次次妥协,一次次放弃、作践、糟蹋了自己的底线。

如果在母亲的第一次无理取闹时,就狠下心,让她知道,女儿不再是她可以依靠的、欺负的,我想她会收敛很多。

这个世界上,有些亲人就是仗着“亲情”的名义对你进行无情的裹挟和搜刮。

面对他们,小恩小惠并不会让他们感恩戴德,所以从一开始就要有冷若风霜的冷冰冰,断了他们的念想。

第二:必要时,直接狠下心,一刀两断

虽然我这话说的很没有人情味,但是你不这样做,最后苦的只能是你自己。

有些亲人,之所以是亲人,是因为他们还有亲情味。

但是,有些亲人,他们如果还念在亲情的份儿上,会对我们这样肆无忌惮的折磨吗?既然这些亲人没有把我们当成是亲人,我们何必拿他们当做是亲人呢?

所以,该狠下心时,就心一横,眼一闭,随他们去吧,反正,人活一世,问心无愧即可。

第三:惹不起,要学会躲得起

世界那么大,我相信,你想要一个人找不到你,那实在是太容易了。

躲起来,过自己的小日子,清清静静的,何乐而不为呢?

如果你办不到,你不忍心,你放心不下,那么就请你不要抱怨。

这个世界上,我见过很多坑女儿的家庭,他们的女儿一旦彻底失踪后,也没见他们的日子过不下去了,更没见他们寻死觅活的,反而渐渐地也都自强自立了。

所以,有些亲人说白了就是懒,有树靠树,没树了,他们自己也会自行种树的。

相信我,你的亲人没有那么脆弱和不堪一击。

—EN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