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化、堆肥、化尸水:你的尸体如何成为这些公司的商业故事

36氪

发布时间:04-0118:21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放大灯”(ID:guokr233),作者:张旌,36氪经授权发布。

谁能想到,继口罩、厕纸和呼吸机之后,连殡葬业也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

据日本全日新闻网(ANN)在2月28日的报道[1],东京一家墓葬石材店铺遭遇经营难题:供应70%~80%墓碑石料的中国工厂,因疫情停工,导致日本的墓碑随之陷入短缺,目前有墓碑需求的5位客人,不得不排队等待。

日本因疫情导致墓碑石材不足。图源丨全日新闻网(ANN)[1]

尽管这类特殊状况不常见,但背后折射出一个事实:丧葬行业的产业链条之长,利润来源之多元化,超乎常人想象。

张旌丨作者

李拓丨编辑

放大灯团队丨策划

全球化的当代殡葬业面临诸多问题:价值数万元的天价骨灰盒和寿衣,停灵押金、抬棺费、火化费、点香费……名目繁多的收费业务,让传统的殡葬习俗和服务备受诟病,但当事人又难以开口评价 [2]。

一个典型的火葬产业流程图,资料来源:华经情报网[3],制图丨放大灯团队(ID:guokr233)

另一方面,畸形的服务价格背后,传统殡葬形式对环境的影响也不容小视。目前我国殡葬策略是优先火葬,但遗体火化和祭品焚烧过程会产生烟尘、一氧化碳(CO)、二氧化硫(SO2)、氮氧化物(NOx)等常规大气污染物,还有汞(Hg)、二恶英类(PCDD/Fs)等有毒有害物质,不仅会加剧全球变暖等生态恶果,还会对周边居住人群构成潜在威胁 [4][5]。

北京市典型火化机大气污染物排放水平 | 薛亦峰 等 [5]

暂且抛却宗教等因素,绿色、环保的形式似乎更适合未来的殡葬行业,从法规政策的调整即可窥见一斑。

2018年我国民政部起草的《殡葬管理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指出 [4]:

“对采取海葬、树葬、草坪葬等不占土地、不保留骨灰方式进行生态安葬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给予适当奖励补贴。根据需要,可以为不保留骨灰的逝者建立统一的纪念设施。”

#冷知识# 我国将于2020年开设陵园服务与管理专业,该专业系首次纳入《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专科)专业目录》,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是第一个开设相关专业的学校 [7]。

在地球另一端的美国,一种新型的环保殡葬形式将踏上正轨,欲改变传统殡葬业格局。

2019年5月21日,美国华盛顿州州长杰伊·英斯利(Jay Inslee)签字通过法案,遗体堆肥将于2020年5月1日起正式成为合法的殡葬形式,华盛顿也是美国首个通过该法案的州。同期还有一种叫做“碱性水解”的殡葬形式,也在华盛顿正式合法化 [8]。

有趣的是,发起并推动该法案的是华盛顿州参议员杰米·彼得森(Jamie Pedersen),据称是受其邻居卡特里娜·斯佩德(Katrina Spade)的启发和建议,而后者恰巧是一家遗体堆肥公司 Recompose 的创始人。

用"遗体"种出花来

自幼时起,卡特里娜就目睹过农民用牲畜尸体堆肥。

2013年,在马萨诸塞州阿默斯特大学攻读建筑硕士学位的她,开始关注人死后的遗体处理问题,并思考人的遗体是否也能像动物那样堆制成肥料。

这一问题的答案催生了“Urban Death Project”(城殡计划),卡特里娜希望构建一个安全高效的系统,能够将遗体自然分解为肥料,并以此作为更有意义、对生态更加友好的方案,替代现有的遗体处理方式 [9]。

2014年7月,来自 Echoing Green 的气候变化研究基金(Climate Change Fellowship)为其项目提供了种子阶段的资金支持。另外,卡特里娜还在 Kickstarter 上众筹,截至2016年11月4日,累计获得了来自全球1218人,共计91,378美元的捐赠 [10]。

从遗体到泥土到植物 | Kickstarter

这些钱让卡特里娜的设想得以落地。2017年,她以这项遗体堆肥技术 Recompose(意为“重组”)为名,成立了一家遗体处理公司。

与此同时,来自康奈尔大学、宾夕法尼亚州自然资源保护局等机构在牲畜堆肥方面的研究,为遗体堆肥提供了科学依据和商业化可行性。尤其是来自华盛顿州立大学的土壤科学教授琳妮·卡本特-博格斯( Lynne Carpenter-Boggs),作为 Recompose 的科学顾问,她已利用 Recompose 支持者捐赠的6具遗体,开展初步研究。

他们是怎么做人体堆肥的?

按 Recompose 设计的流程,人的遗体和“辅料”会混装在一个封闭容器中,每周,容器会转动几次,破坏物理结构并保证通气,通俗地讲,就是“翻个面”,让微生物可以更好更快地将遗体转化成为肥沃的土壤。为使最终得到的肥料符合标准,在约2周的堆肥过程中,至少有3天时间里,装遗体的容器温度要维持在55℃以上,以便杀死大肠杆菌等病原微生物 [8][9]。

过程看似简单,真正执行起来并不容易。

第一个问题是原料。碳氮比是决定堆肥成功与否的重要指标,其理想参数在25:1 ~ 30:1之间。但高水分和高氮的人体并非最佳堆肥原料,因此需要增加一些富含碳元素的辅料,例如某些植物(卡特里娜在接受采访时提到,他们会混入一定比例的木屑、苜蓿和稻草作为辅料)[11]。

但辅料的具体构成还需要进一步研究结果来支持。因为在堆肥时,这些材料不仅要包含微生物生存必要的营养物质,还需提供一些结构稳定的碳,以实现支撑、保持透气的效果。

第二个问题是堆肥过程。在厌氧环境下,遗体堆肥可能产生较多甲烷,大量氨气和一些挥发性有机化合物,并造成异味,这都可能使最终得到的肥料无法达标,并对环境造成其它意想不到的危害 [11]。因此,工作人员还需要实时监测容器中水含量和通气量等指标。

此外,遗体堆肥还存在一些风险和尚未解决的难题。

如果逝者生前曾接受化疗,或做过补牙手术(牙齿填充物通常是银汞合金),又或植入假体等“异类”,则可能在堆肥过程中产生其它有害物质;一些特殊的病原微生物如炭疽杆菌,也会对环境和社会造成威胁。因此堆肥前,检查遗体并妥善处理残留特殊物质就显得十分关键。

即便这一整套流程能如卡特里娜所设想的那样顺畅,遗体肥料被家人领回,或被捐赠给自然保护区,也面临诸多问题。比如,遗体堆肥并不那么亲民的价格(美国国家殡仪馆协会数据估计,堆肥式殡葬的要价约5,500美元),可能成为 Recompose 将来推广过程中的阻碍 [12]。

遗体堆肥的概念可谓足够新颖,但在英国公司 Resomation 看来,Recompose 还是too naive,同样受到牲畜遗体处理启发的技术,Resomation行动得更早,走得更远,他们的业务是——

把“遗体”冲进下水道

最初,高温碱水解技术用于处理骨头和动物粪便,该技术于1888年在美国获得专利。而用于人遗体技术的先行者,是一家名称怪异的公司——WR。

WR创立于1992年,在当时,这家公司的主要业务是通过高温碱水降解的方式,处理动物遗体(包括实验动物和因疯牛病死亡的牲畜)。1998年,WR将业务拓展到了人类遗体,可当时几乎没人能接受如此前卫的殡葬形式。直到2006年,公司才卖出了第一台人类遗体碱解机器,客户是梅奥诊所。但很快,WR就因经营不善而宣告破产。

因为缺乏售后服务,这台要价38万美元的仪器出现故障之后就只能闲置。好在一名负责该仪器推广工作的前员工,桑迪·萨里文(Sandy Sullivan),愿意提供帮助。因为看好碱解形式在殡葬行业的前景,桑迪于2007年成立人遗体碱解公司 Resomation,专注于用高温碱性水解的方式处理人遗体,作为除火葬和土葬外更加环保的殡葬选择。

WR公司倒闭之后,其前任CEO 乔伊·威尔森(Joe Wilson)于2006年12月成立了另一家遗体碱解公司 Bio-Response Solutions ,让自己的女儿做研究副总裁,儿子做总裁,他自己依然担任CEO。

同样以遗体碱水解为业的公司,还有提倡“Fire to Water”的Qico。

土葬、火葬和碱水降解对环境的影响 | TNO Report

虽然是三家公司,但其机器工作原理相同。高温碱水解遗体,又称为“水焚葬(Water Cremation)”,类似电影中变态杀手使用的“溶尸”手法,价格大概是2400美元(美国明尼苏达州)。该技术发展至今,已实现高度自动化:只需要将遗体放进碱水解机器中,输入对应参数并按下“开始”键,遗体便会和氢氧化钾溶液混合,并被加热到150℃以上,3~4小时后就只剩下一滩溶液和灰色柔软的骨头,前者经简单处理后便可冲入下水道,而后者烘烤后变成骨灰,便于亲属带走。

用来碱解遗体的自动化机器 The Resomator S750 | Resomation

前文提到,遗体中牙齿填充物、假体等可能带来环境隐患的“非人体部件”,在“水焚尸”时,会因为其耐强酸强碱特性,在碱解结束后可完好无损地取出,避免产生有害物质。遗体可能携带的各种病原微生物,也会因为高温和强碱被清除 [12][13][14]。

作为新型殡葬形式,碱水降解也难免遭遇争议。但随着科技发展,人们的伦理与生死观念也在潜移默化,对生态环境的愧疚和共情,也让人们越发重视环保。如今,碱水降解法在北美近一半地区已实现合法化 [15],在英国等欧洲地区的推广也逐渐走上正轨。

“水焚葬”在北美多个地区都已合法,绿色板块是合法地区(华盛顿于2019年也通过相关法案) | Resomation

当然,这些新型殡葬企业虽能获得政策绿灯,但想要做成一门生意,拥有足够的客户群,甚至替代以土葬和火葬,改变传统殡葬行业,却并不容易。

现有丧葬方法,制图丨放大灯团队

环保殡葬产业:看上去很美

环保殡葬寄托了更多美好的愿望,但要真走向规模产业化,还有很多挑战。

首先是伦理阻力。殡葬产业不是单纯的商业,其根柢系于信仰伦理。传统伦理的本质是“反革新”,全球皆然。

以火葬为例,尽管各国政府已提倡多年,但火葬依然没有彻底替代土葬:2017年,中国火葬普及率仅为48.6%,该比例甚至低于2002~2006年的数值 [16],美国的遗体火化率也只有50.2% [17]。

推行火葬尚且如此艰难,以遗体堆肥、碱水降解等为代表的生态殡葬方式的“伦理处境”,就可想而知。

美国宗教组织认为,火葬之后,骨灰依然需要进入墓地,而不是留在自己家中或“做成钻石吊坠”,而对新型殡葬的非议之声更是不绝于耳,他们认为碱解遗体是“亵渎人体”。2018年8月,密苏里州主教发表联合声明,反对该州通过碱水解遗体法案,认为该手段“没有充分尊重死者应有的尊严”,碱水解之后剩下的液体残留物“不能像排泄物一样被处理掉”。[18]

火葬迟迟无法彻底取代土葬,也与其收费价格有较大关系。火葬的初衷是低成本、环保,而一旦火葬成为殡葬产业的一环,事情就变味儿了。

毕竟,尽管世界各地民俗、宗教信仰各不相同,但殡葬业的商业逻辑出奇地一致:在丧葬行业中,棺材、骨灰盒等溢价产品,还有葬礼前后各种各样的服务费用(比如遗体美容等),才是这个行业的命门所在。

例如在美国明尼苏达州,火葬本身花费800~4300美元,但包括葬礼仪式、墓碑等在内的整个传统葬礼的平均价格却在10000美元左右 [19]。

美国火葬最贵的十个城市价格区间 | Parting

中国亦然:《大连日报》曾晒出一位市民操办母亲葬礼的账单,从寿衣到墓地,总计花了140560元,其中火化费用只有3000元,骨灰盒5200元;而青岛的一个火葬案例,费用有98215元,其中骨灰盒要价19800元 [20]。

另外,新型环保殡葬公司成本压力也较高。对于合作方的殡仪馆或医院而言,一台“水焚尸”的仪器价值数十万美元,还需要定期维护。而且新型殡葬形式所需时间,从数小时到数周不等,工作效率远不如传统火葬。

2020年,中国殡葬服务业总规模可能达到5054亿元人民币[3],而像 Recompose 或 Resomation 这样以碱水降解、遗体堆肥的环保殡葬公司,即便得到了法规政策的加持、科研的支持,也至多是殡葬产业中的一环而已。

尽管新型殡葬方式对环境更友好,但现实是,出于利益、效率、人力和能源开支的考量,这样的殡葬方式想要成为主流,道阻且艰。

References:

[1] “一斉休校”余波 なぜか食品の値段が上がり下がり,全日新闻网,2020-2-28https://news.tv-asahi.co.jp/news_economy/articles/000177536.html

[2] 从事了20年殡葬服务的人,告诉你丧葬“一条龙”是怎样赚钱的,环球网,2019-04-05

[3] 2019年中国殡葬服务行业市场现状与发展趋势分析,行业市场规模逐年增长,华经情报网 https://www.huaon.com/story/487045

[4] 熊程程,王玮等. 火化烟气中二噁英类排放特征及其对周边环境影响研究. 环境科学与技术. 2013年9月第36卷第9期. DOI: 10.3969/j.issn.1003-6504.2013.09.039

[5] 薛亦峰,闫静,田贺忠等. 北京市火葬场大气污染物排放现状及污染特征. 环境科学. 2015年6月第36卷第6期. DOI: 10.13227/j.hjkx.2015.06.007

[6] 民政部关于《殡葬管理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 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中国殡葬协会,2018-09-11

[7] 陵园服务与管理专业首次纳入《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专科)专业目录》,中国社会报,2019-12-11

[8] Washington could become the first state to legalize human composting. NBCnews. 2019-1-5

[9] Recompose, the human-composting alternative to burial and cremation, finds a home in Seattle’s Sodo area. The Seattle Times. Nov. 19, 2019. https://www.seattletimes.com/life/recompose-the-human-composting-project-finds-a-home-in-seattles-sodo/

[10] The Urban Death Project: Laying Our Loved Ones to Rest. https://www.kickstarter.com/projects/546469190/the-urban-death-project-laying-our-loved-ones-to-r

[11] Rodrigo Pérez Ortega, Body composting promises a sustainable way of death. Science. Feb. 18, 2020.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0/02/body-composting-promises-sustainable-way-death

[12] Ammar Kalia, A greener way to go: what’s the most eco-friendly way to dispose of a body? The Guardian. 9 Jul 2019. https://www.theguardian.com/lifeandstyle/2019/jul/09/greener-way-to-go-eco-friendly-way-dispose-of-body-burial-cremation

[13] William Kremer, Dissolving the dead - A radical alternative to burial and cremation. BBC News. 22 May 2017. https://www.bbc.co.uk/news/resources/idt-sh/dissolving_the_dead

[14] Hayley Campbell, In the future, your body won’t be buried... you’ll dissolve. Wired. 15 Aug 2017. https://www.wired.co.uk/article/alkaline-hydrolysis-biocremation-resomation-water-cremation-dissolving-bodies

[15] Valerie Keene, Alkaline Hydrolysis Laws in Your State. https://www.nolo.com/legal-encyclopedia/alkaline-hydrolysis-laws-your-state.html

[16]《殡葬管理条例》21年来首次大修,截至去年全国遗体火化率48.6%,新京报,2018-9-20 http://www.bjnews.com.cn/graphic/2018/09/20/506711.html

[17] In a Move Away From Tradition, Cremations Increase, The NewYork Times, 2017-8-10 https://www.nytimes.com/2017/08/10/nyregion/cremations-increase-in-a-move-away-from-tradition.html

[18] Jennifer Brinker: HOPE IN THE RESURRECTION: Church teaching on cremation and burial highlights dignity of humans, archstl, 2018-8-24 https://www.archstl.org/alkaline-hydrolysis-is-a-new-method-of-cremation-that-has-drawn-concerns-from-church-leaders-2835

[19] Jane Thompson, Cremation Costs Guide 2020: How I Amazingly Saved $2450. Cremation Institute. March 4, 2020. https://cremationinstitute.com/cremation-costs/

[20] 魏巍:在中国死一次要花多少钱. 腾讯新闻,2018-7-31 https://view.news.qq.com/original/intouchtoday/n4291.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