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又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李光斗

发布时间:04-0118:33

文/李光斗

新冠疫情已经全球大流行,包括欧美在内全世界都受到严重冲击。受疫情影响,中国制造面临国际贸易产业链脱链“堵点”与订单锐减“断点”的双重压力。

虽然中国率先控制住了疫情在国内的传播,但海外疫情的快速蔓延,口罩、防护服、检测试剂盒、体温检测仪、呼吸机、监护仪等防疫用品和设备出现了巨大缺口与需求。至少在现阶段,中国制造的防疫物资生产厂商迎来了新的机会。然而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危中有机,机中也会有危。连日来多国出现对中国防疫产品质量问题的质疑与抱怨,这让中国制造又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先是荷兰卫生部28日发表声明:收到130万片中国制口罩,标明“KN95”等级,声称防护级别达欧盟FFP2,规格接近N95口罩,但当局经两次测试,发现口罩未能紧贴脸部及过滤病毒功能不合格;首批60万片口罩已分发到各地医院供医护使用,当局下令全数回收,并指日后将更严格的检测从中国订购的口罩。荷兰卡沙利那医院(CatharinaHospital)发言人说,这批劣质口罩并非单一个案,“市面上还有很多‘垃圾’,有人利用目前的危机获利”。

同时西班牙、捷克、土耳其、马来西亚等多个国家,也指中国制造的病毒快速检测试剂灵敏度过低、错误率过高。这其中西班牙从深圳易瑞生物公司购买的9000 个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引发的问题最值得深思与警惕。据调查:深圳易瑞生物的主营业务为食品安全精准快速检测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及相关服务,新开发的新冠病毒检测试剂还未拿到中国有关监管部门的注册证,其产品目前无法在国内销售,更没有被列在中国商务部向西班牙提供符合资格认证的供应商名单内。

一定意义上,可以说是西班牙选错了供应商。西班牙国内疫情大爆发,对防疫物资的需求非常迫切,只是查证易瑞生物取得了欧盟CE认证的“others”标志合格证(CE认证中的“others”属于最低监管级别的产品,认证门槛最低,需要经过关于诚信的“自我声明”,对于“自我声明”,欧盟法规中表示:“欧盟相信您是一个诚信的企业,要求您对自我声明的内容承担全部责任。”)后,单独订购了这批产品来应急。西班牙药品和医疗器械管理局一番特事特办,紧急操作,直到下发到基层医院进行实际检测时才发现问题。

虽然如此,即便是西班牙的这一特例事件,也应吹响中国制造从生产到监管的警惕哨声。

早在3月3日,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在日内瓦总部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为应对新冠疫情,WHO预计全球每月需要使用8900万个医用口罩、 7600万副检查用手套和160万副护目镜。而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口罩生产国,产能占全球一半以上,现在的日产量已超过1.16亿片,是疫情暴发前供应能力的12倍,中国医疗物资出口为全球防疫带来的是希望之光。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有的钱能赚,有的快钱与大钱却不能赚。就算黑心侥幸赚到一笔,最终却会砸了所有人的饭碗。

“抗疫外交”本来是中国改变世界形象的良机,但一双假破鞋会让一个人记住10年,一个假口罩却会让一个家庭记一辈子。世界大疫当前,防疫物资与产品等同于军需品,不是谁想生产就能生产出合乎质量与标准的产品。现在最怕不良商人混杂其中,不择手段赚快钱,毁掉中国制造的声誉。中国的外贸行业有一种说法,亚马逊50%的卖家来自于中国,中国50%的卖家来自于深圳。目前亚马逊上已经有一批口罩因为卖家夸大产品效果而被下架。而在东莞厂就出现了一位姓张姓商人居然在社交平台组群号召其他厂家一起做假测温枪卖给美国,发反人类的“世难财”。如今,一方面由于全世界停摆,中国出口企业遭遇退单潮;另一方面,因为不法商人的粗制滥造,使中国制造的声誉受到严重影响。

中国制造本来在海外就有成本低质量差的诟病,在防疫物资的生产与销售上,中国制造不能让几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毫无秩序地一拥而上,就可能会让不良商家有机可乘,东拼西凑攒出防疫产品,无限放大的中国制造质差价廉的认知,恶化中国在全球的信任度和公信力。

中国果断地全民隔离病毒,也要及时隔离此类毁我们订单、市场、信誉与未来的害群之马。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