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持续十余年的婺源回皖运动 万众一心不回安徽誓不休

发布时间:03-2512:26

今天江西婺源每年春天以金黄的油菜花和白墙灰瓦的徽派建筑吸引着来自各地的游客,甚至还被外界誉为“中国最美乡村”。但位于赣东北的婺源,隶属于江西省的时间并不长,前后共有两次。婺源第一次脱离安徽划归江西是在1934年,到1947年重新归回安徽。第二次则是在1949年5月重新脱离安徽,划归江西至今。

婺源之名,因“地近婺水之源”而得名,从唐朝开元28年(公元740年)建县时,便隶属于安徽歙州,宋以后隶属于安徽徽州,与黟县、祁门、休宁、歙县、绩溪一起形成了徽州“一府六县”的格局,长达千年未曾改变。

千年的婺源归徽,也让婺源的徽派文化根深蒂固。以至于婺源“以言历史,则与徽属各县同隶皖省千余载;以言地理,则与徽属各县同为黄山山脉之高原;以言文化,则与徽属各县同受朱熹汪戴诸先哲学说之熏陶;以言经济,则与徽属各县同为上质硗瘠,农事不兴,民多远步经商,以谋生计,盖婺源之与徽属各县,风尚从向,情感甚笃”。所以婺源无论从文化还是民众情感中,都对安徽有着强烈的归属和认同感。

推翻清朝,建立民国,走向共和后,婺源县依然划归安徽,隶属于安徽第十行政区。

1934年6月,国民政府内政部出于“剿共”的需要,将原属于安徽的婺源县和福建省的光泽县一并划归江西管辖。对于婺源划归江西的理由是婺源县大部分突出在江西境内,归安徽施政不便,而且宋朝的时候曾有过改婺源归江西的动议。而且当时正值“剿共”的关键时期,婺源与江西浮梁、乐平、德兴三县犬牙相错,如果分属两省防堵、围剿等计划不能统一实施,所以为了“大计”需要改为同属一省。

国民政府将婺源划归江西的政令一经发布,很快便引起了婺源民间的激烈反弹。无论是上层士绅还是下层走卒,几乎婺源人人反对。在外的徽商也团结起来,联名登报上书,各地的徽州同乡会也积极行动,并组织专人赴京请命。

“徽州六邑之结合,千有余载矣。民乐其群,地同其俗,历史之所纲维,经济之所互助,几无一不显其区域之特性;固无怪乎一闻婺源划隶江西之议,即奔走号呼,谋有以力争而挽回之者,不限片言,不止于一地 同心一德而莫之离,穷年累月而莫之息,愿望虽乖 精诚而间,正其谊而待其功,其深有如此者, 呜呼!婺人不惮自争,而徽人仍争之;徽人争之而不得,复益以皖人争之;举省瞫瞫,万目一的 真正民意,不当如是耶。”

可以说将婺源划归江西,在当时不光婺源人不答应,整个徽州乃至整个安徽的老百姓都不答应。但老百姓的请命并没能动摇国民政府尤其是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决心”。不但没能让其回心转意,收回成命,反而婺源县政府还收到了蒋介石措辞严厉的训令。

尽管民众仍不死心,抱着最后的希望依然奔走疾呼,希望能够让国民政府收回成命,回心转意,但并没有取到任何效果。

1934年8月4日,安徽和江西两省正式对婺源的管辖权进行了交接。尽管百姓的疾呼抗争受挫,但并不代表婺源乃至徽州民众就甘心接受这一现实。

在1935年9月,婺源改属江西一周年之际,婺源县政府举行了纪念活动。婺源同乡会在报纸上看到相关报道后,立即致电徽州日报,称此次纪念活动为婺源县政府所办,绝非婺源百姓的真实意愿,并称“凡我同乡,痛心已极;力争归皖,此志不移,一息尚存,誓不自馁! ”

随着红军长征,抗日战争的爆发,当初为了“剿共”将婺源划归江西的前提已经不存在,婺源百姓又再次上书国民政府,希望能够将婺源划回安徽。但此时的国民政府为了抗战忙得焦头烂额,更加无暇顾及婺源民众的这一要求,婺源回安徽的事情便这样一直被搁置了下来。

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婺源民众争取划回到安徽的民意再次高涨。

1946年婺源县参议会成立伊始,讨论的首要问题便是婺源回皖,并成立了婺源回皖运动委员会。这次上书再次获得了国民政府的注意,但在内政部咨询江西省政府意见时,仅仅换来江西省政府一句“十余年来,相安无事,现时无改划之必要”的搪塞之辞。

江西省政府对于婺源回皖的呼延回应,换来了婺源民众激烈反抗。1946年4月27日和11月20日,婺源县举行了两次声势浩大的罢工、罢市、罢课以及民众请愿游行。在民众激烈抗争的同时,婺源百姓还委托安徽省国民大会代表上书南京,请求将婺源重新划回安徽。“仅举其荦荦大端,毫黍纷陈,罄竹难书!惟婺民十四年来之惨痛生活,怨愤积集,一朝倾吐,或不择言,倘岂鉴其愚忧,曲予恕宥为幸”。

相对于江西政府不爱搭理的态度,安徽省政府和各级参议会倒是表现出了积极态度,从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上书国民政府,阐述婺源回皖的必要性。

婺源百姓的积极请愿和安徽省各级政府的努力,最终在1947年迫使国民政府派专员前往婺源进行实地查勘。

在得知国民政府派人前来婺源后,婺源民众除积极欢迎外,还到处张贴“不回安徽誓不休”、“事齐事楚,全凭人心所向;属赣属皖,应以民意为归”等激烈标语。更有百姓向负责查勘的专员表示“婺源自唐朝迄今千百余年归安徽管辖,谁料民二十三年因剿匪便利暂将婺源划归江西,在政府亦非作长久之计划也。我婺二十万人民饱受江西一切苦痛,固不待言。今我婺人民万众一心,非请求划回安徽不可,即使江西改变政令一切减轻,我们心中均不愿意。”

最终在婺源百姓十多年坚持不懈的努力下,1947年8月4日,安徽和江西两省正式办理了交接手续,婺源再次回到了安徽管辖,隶属于安徽第七专区。消息一经公告,婺源百姓奔走相告,热泪纵横。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