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长制药之殇:神针、神药、行贿、不良反应和信任危机

中访网财经

发布时间:03-2510:59

步长制药宣布要研发新冠疫苗,却引发质疑。昔日的中成药龙头——步长制药已经到了大张旗鼓做好事也没人相信的地步了吗?

步长制药的信任危机:赵涛父子均涉行贿,产品被重点监控

近日,步长制药宣布,其全资子公司浙江天元生物药业有限公司已和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签署了相关协议。在全球疫情扩散情况下,这本该是件大好事,但却引来了质疑。

实际上,在此之前步长制药就陷入广泛质疑下的信任危机。

步长制药最高光时刻是其董事长赵涛以650万美元送女儿进斯坦福大学事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大众的担心逐渐由其个人行为转移到公司治理上,引发了其股价跌停。

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步长制药至少六次卷入行贿受贿案件中,其创始人赵步长及其子、现任董事长赵涛均陷入其中。其中最著名的是2007年,步长制药创始人、原董事长赵步长被曝出行贿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郑筱萸,以帮助步长制药的核心产品脑心通从地方标准提升为国家标准。郑筱萸此后因受贿帮助步长制药等八家药企而被执行死刑。

步长制药的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丹红注射液三大核心单品中,有两款频频爆出不良反应或质量问题。

步长制药的丹红注射液不良反应频发,比如可能出现的过敏反应,诸如可见皮疹、心悸、寒战、发热、恶心、呕吐、腹泻、胸闷、呼吸困难、喉头水肿、抽搐等,停药后均能恢复正常。2016年,丹红注射液被列为重点监控用药目录,一度面临停用。丹红至少已被浙江省、安徽省等 9 个省份地区纳入了辅助与重点监控用药目录,至少在 11 个省(市) 26 次被预警(严格监控)、限制使用。

2017年4月,脑心通胶囊中丹参酮ⅡA含量检测不合格被食药监部门曝光。2017年7月,主力产品脑心通胶囊被消费者投诉发现类似毛发的不明物质。医保目录对40多种常见中成药报销做了病种限制,其中规定脑心通(片、胶囊)限中重度脑梗塞、冠心病心绞痛患者。

此外,步长制药旗下的丹参川芎嗪注射液曾被国家药监局发要求修订说明书增加警示语,对不良反应、禁忌、注意事项等。步长制药旗下的血栓通、血塞通等其他畅销药物也在重点监控之中。

诞生之初就伴随着极大争议

从其起步之时,步长制药起步有着著名的“神针”、“神药”的故事。

1992年冬,赵涛与父亲赵步长,一起受邀参加在新加坡举办的“中医与针灸走向世界国际学术研讨会”。

会议期间,主办方特意为赵家父子安排一场现场诊疗活动。配合诊疗表演的是一名新加坡女患者,60岁,已瘫痪六年。当时,双腿完全不能动弹。专家和记者在场,赵涛给那位老人戴上特制的药帽,对四肢上的穴位进行针灸,20分钟后,见证奇迹的时刻就出现了。刘亚美竟然能抓住扶手慢慢站了起来。一时间父子就成了名人!同年,因创建了“药气针”疗法和“脑心同治”理论,赵步长获政府特殊津贴。

1993年,赵涛成立“步长制药” 。由于赵步长经过研究,发现虫类药物是清除血栓,改善人体供血不足,攻克中风、冠心病的一条独特有效捷径。之后一年时间,1994年一款神奇的药品从此诞生并——脑心通。

脑心通的主药材是蚯蚓(赵步长所谓的地龙),这款活血神药的主要药理就是“蚯蚓能打洞,非常能疏通”。

这当然会引来质疑,赵步长也被冠以“江湖郎中”的称谓。

但是仍然依靠高额的销售费用和广告投入,步长制药依靠脑心通实现了大幅增长,并于2016年11月18日登陆上交所。

或陷入经营困境,市值较高点已跌去七成多

上市之后,步长制药的发展并不顺利。

据Wind数据显示,2016—2018年和2019年前三季度,步长制药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23.21亿元、138.64亿元、136.65亿元和102.42亿元,同比增长5.71%、12.52%、-1.44%和10.29%;归母净利润分别实现17.69亿元、16.38亿元、18.88亿元和13.49亿元,同比增长-49.97%、-7.43%、15.29%和10.97%。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步长制药业绩增长并不稳定,上市第一年便遭遇净利润大幅下滑,在2016—2018年期间,归母净利润仅增长1.19亿元。

更严峻的是,步长制药未来前景不被看好。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的到来,医保支出压力增大,政府推动医疗改革是必然之举。在这一趋势下,药品全国集中采购必然会大大压缩药品价格,减轻医保支出压力。但是不同类别药品被区别对待了,自主创新药被鼓励支持,仿制药和辅助用药被重点压缩价格。

步长制药是一家典型的销售驱动型中成药公司,销售费用高企,而研发投入低,自主创新能力弱,主要产品又归类为辅助用药,未来或陷入经营困局。

截止3月24日11点30分,步长制药股价19.95元,总市值227.75亿元,较其历史高点的千亿市值,已经跌去七成多。

出品 | 新财報

研究员 | 财報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