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承认西方国家抄错了中国作业,识别和隔离感染者才是成功关键

发布时间:03-2509:51

美国著名财经媒体华尔街日报撰写长文称,西方国家没有正确的学习中国,以及韩国和新加坡的经验。

美国和欧洲领导人正在关注中国在控制冠状病毒大流行方面取得的进展,以指导他们如何在本国境内抗击这种病毒。

医生和健康专家说,他们可能吸取了错误的教训。

这些专家说,真正扭转武汉疫情的是2月2日之后的一种更积极、更系统的隔离制度,疑似或轻微病例——甚至确诊病例的健康密切接触者——被送往临时医院和临时隔离中心。

这一策略要求将数百家酒店、学校和其他地方变成隔离中心,并新建两所医院,并在公共建筑中新建14所临时医院。它还强调了冠状病毒检测能力的重要性,地方政府说,检测能力已从1月底的每天200次扩大到2月中旬的每天7000次。

这些措施超出了许多遭受重创的西方城市的想象。因此,许多医生和专家说,美国和欧洲最近的封锁措施可能会减缓新感染病例的上升速度,如果实施得当的话,但仍不足以阻止它或防止许多医院像在意大利那样人满为患。

爱丁堡大学全球公共卫生教授德维·斯里达说:“封锁有助于争取时间,但是唯一有效的方法是你回过头来,开始查明是谁感染了病毒。”

她说,美国、英国和一些欧洲国家最终将不得不像武汉一样建立多个临时医院和隔离中心,以隔离更多的病例,如果他们想要控制住病毒的话。

“我认为没有其他的出路,”她说。“我们正在朝着那个方向前进,只是我们做得太慢了。”

在纽约市,联邦政府计划在曼哈顿的雅各布·k·贾维茨会议中心建立可容纳1,000张床位的流动医院。纽约也在考虑将整个酒店改造成医院,但目前还不清楚将提供多少床位。

武汉协和医院急诊科主任张金农(音)说,最重要的是把感染者和健康人分开,并建议把酒店作为隔离中心,把人隔离在不同的房间里。

“你只需要关掉中央空调,”他说。

他还说,最近几天,他看到少数病人在没有知情的情况下产生了病毒抗体。在他看来,武汉可能已经形成了一定程度的“群体免疫力”。

许多外国政府最初排除了封锁的可能性,说封锁在西方国家是行不通的,但现在也在实施类似的限制措施,虽然没有那么严厉,但也没有相应的措施来识别和隔离感染案例。

据许多专家说,2月2日之后,武汉更系统的检疫和检测制度与韩国和新加坡似乎也有效的措施相似。

韩国是世界上接受检测人数最多的国家,该国最初曾试图将所有确诊病例送进医院。但由于病房超负荷,从3月1日起,它将冠状病毒患者分为四类:无症状、轻微、严重和危重。

只有严重和危重病例住院,而轻度和无症状病例则被安置在临时医院,即所谓的“住院治疗设施”。

在新加坡,所有疑似病例都已在医院隔离,而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已在政府运营的设施或家中得到系统的跟踪和隔离。

世界卫生组织紧急事务负责人瑞安周日警告说,封锁不足以控制疫情,并敦促各国政府集中精力识别和隔离感染者及其接触者。

“这不仅仅是身体上的距离,不仅仅是锁定,”他说。“在中国,在新加坡,在韩国,他们真的专注于制定全面的战略。”

哥伦比亚大学传染病专家利普金说,美国应该立即在全国范围内实施“不出门”政策,然后转向“分层隔离体系”,直到研制出疫苗为止。

他说:“我们必须隔离那些需要立即就医的病人,那些没有或只有轻微疾病的已知感染者,那些根据接触史怀疑受到感染的人,以及那些没有接触过病毒但身体健康的人。”

中国关键的变化是,卫生部门要求社区领导将病例分成不同类别,只将确诊的患者送往医院,其他患者则送往临时医院或隔离中心。

当地官员和医生说,新政策花了大约两周时间实施,根据新政策,疑似病例也要与其他类别隔离开来,比如最近出院的患者和与确诊病例有密切接触的患者。

大约有12000人最终住进了临时医院。

“当你有机会隔离所有疑似患者和密切接触者时,这是武汉疫情的转折点,”北京协和医院重症监护室主任杜斌说,他最近几周一直在武汉工作。

他还重申了世界卫生组织强调检测的重要性。“除了检测,我不知道如何识别疑似病例,如何隔离密切接触者。”

卫生专家说,其他缺乏检测工具的国家也可以借鉴武汉的经验,允许医生使用胸部扫描来诊断湖北的冠状病毒。

到2月19日,武汉新确诊病例已降至数百例,3月11日降至个位数。自2月18日以来,死亡人数稳步下降。

武汉同济医学院的医生们最近进行的一项研究估计,在1月23日禁令开始之前,这种病毒的繁殖数量——平均每个感染者感染的人数——在武汉大约是3.68人。

该研究发现,这个数字在2月2日至18日之间降至0.3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