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慈笔下,宋朝人的30种死法:老赵你变坏了

发布时间:03-2506:30

宋慈在《洗冤集录》一书中写过很多宋朝时候验尸的方法,总结起来大约有三十种死法,关于宋慈的故事,有两部或者四部电视剧很经典,大陆两部《大宋提刑官》,香港的《洗冤录》,这里面很多故事也很好玩,我们先讲一种,毒杀。

这故事从一个人讲起,《亮剑》中我们很熟悉的,一身正气的赵刚。

老赵赵刚穿越到南宋,成了一家酒馆的老板,名邹仁。

邹仁开了一家酒馆,生意很好,每天客户爆满,他就琢磨着要扩大酒馆的经营面积,以便赚更多的钱。

一般人经商做生意,想要扩大经营无非两种方法,一个是租下邻居家的房子,然后两家并一家,扩大营业面积。

一个是开分店,在地段好的地方再开新店,挂上老店铺的招牌,伙计厨师都在老店培训后分配过去。

用现在的说法叫加盟。

但是邹仁老板上一世叫赵刚,那可是燕京大学的高材生,他的思维与众不同。

他看上了邻居家的房子,但是又不想掏一分钱。

咋办呢?

领居家住着一家三口,户主是叫崔成,是个上门女婿,崔成长得很丑,不过人很勤勉,为了能让媳妇过上好日子常年外出做生意,一年到头在家的日子不超过一个月。

崔成的媳妇杨月儿长得人如其名花容月貌,杨月儿十几岁的时候父母双亡,留下了一个弟弟杨易。

姐弟俩相依为命,好在父母留下了一栋房子,让姐弟俩不至于露宿街头。杨易读书中过举人,但是他少年性子浮浪,不喜欢官场的迎来送往,一直也是有一顿没一顿的瞎混。

招赘崔成上门后,两口子结婚多年,没有孩子,杨易有时候在家里呆的闷了,就和姐夫出门做生意去。

邹仁的酒馆和杨家相邻,酒馆有个后花园,种着一些花花草草,花园和杨家相邻的墙边,竟然还有一扇小木门,门虽然在杨家和邹家这边都有门插,但是有一次邹仁试了一下,居然能拨开对面杨家的门插。

邹仁丧偶一年多了,偶尔看着杨家小娘子进出,身材婀娜,眉眼如画,他就在心里琢磨,只要杨家的房产有啥意思,连这个小娘子一块儿要了才好。

有一天杨易不在家,崔成出门做生意走了快俩月了,邹仁撬开了连接杨邹两家的门,青天白日强行侮辱了杨月儿。

丈夫弟弟都不在家,杨月儿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邹仁如愿以偿。

后来那扇门就关不上了,邹老板经常趁崔成杨易不在家的时候来串门,当然有时候杨月儿也会回访邹老板,邹家有个小花园,有时候两个人就在小花园的小屋里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理想,杨月儿谈兴很浓,博学如邹老板有时候也顶不住说:

月儿,你穿好衣服小心着凉,先回家去看看你弟弟回来没有,我们下次在一起看星星看月亮谈诗词歌赋人生理想。

崔成常年在外,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但是杨易大约发现了不对。

邹仁和杨月儿厮混了几个月,觉得时机成熟了,于是拿出刚买的砒霜,交给杨月儿,让她下在崔成常喝的酒里。

杨月儿很纠结,她毕竟是个弱女子,不敢杀人。

邹仁说只有除去崔成,咱俩才能名正言顺的做一对长久夫妻,如果你不愿意我就把小门封了,从此以后咱俩断了来往,再不相见。

杨月儿一听就怒了,当初是哪个王八蛋撬开那扇门,死皮赖脸的往老娘床上爬,如今是你想撤就撤的事吗?你撤了我和谁一起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理想?

一咬牙拿了那包砒霜说道:我把砒霜下到一个酒坛子里,如果崔成喝了那坛酒,算他命短,如果他没喝,你就断了和我做长久夫妻的念想。

回到家,她把砒霜下到一坛酒里,为了怕崔成喝到,她又把那坛酒挪到最里面,一边布置一边暗想:幸亏我弟弟不爱杯中物,不然打死我都不敢冒这风险。

邹仁让伙计观察,看什么时候崔成回家。

这天有人报告他看见崔成和杨易往家走,邹仁故意到杨月儿家里,找她幽会。

被崔成和杨易撞见时,邹仁仓皇而逃,没有被抓现行。

崔成恨疯了,自己在外面辛苦赚钱,媳妇在家里辛苦给自己编帽子,他气的打了杨月儿,跑到厨房找酒浇愁。

崔成是个酒鬼,本来他储备了很多好酒,但是拍开一坛是空的,再打开一坛还是空的,他心里更恨,这一定是那对奸夫淫妇喝光了自己的酒。

好在打开第三坛时,里面有小半坛酒。

崔成也没用碗,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所谓酒入愁肠愁更毒啊,喝了一半崔成就觉的肚子疼痛,倒在地上再没起来。

原来邹仁偷看了杨月儿下毒的经过,怕崔成误喝了没毒的酒,干脆把别的酒都倒掉,只给崔成留了一坛,有毒的那坛。

崔成一死,杨月儿有点慌。

邹仁倒是很镇静,说你别怕,我来处理尸体。

他把尸体拖到自己家的小花园藏起来,然后就去前面酒馆招呼客人,客人们很奇怪,平常这位邹老板人影不见,今天这是怎么了,和每一桌都很热络。

大家看邹老板如此热情,也都拱手客气,只有一个人例外,杨易。

白天杨易和姐夫一块回家,他也听到屋里的异常,第一时间跑到院子边的角门旁,他隐约感知到姐姐和邹老板有问题。

但是他还是来晚一步,门上门环还在晃动,证明邹老板刚走。

晚上他来从姐姐家拿了一袋银子,来到邹老板酒铺,想借机敲打一下他。

平常不喝酒的杨易,这次喝到半醉,借着酒劲他把银子袋啪的扔到桌子上说:看到这是什么了吗?银子。知道这钱怎么来的吗?我看到一个外地客商,我把他推到城南的枯井里,得了他的银子,你们别惹我,别想祸害我们家,惹急了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说话时,他眼睛冒火的瞪着邹老板。

他这话很多人都当酒话听,有两个人听到心里去了。

这俩人一个是邹老板,一个是和杨家素来关系不好的绸缎庄老板童飞。

邹老板听杨易的醉话觉得机会来了,这正是一个一箭双雕的机会。

他灌醉前来送酒的快递老汉,换了他的衣服,赶着老汉的驴车,把尸体运到城南,他知道城南真的有口枯井。

邹仁把尸体丢入井中,神不知鬼不觉的回来。

童飞和杨易关系一直不好,这次听到杨易说杀人夺财的话,他想恶心一下杨易,去官府告他,管你杀没杀人,先告你一状再说。

告状前,他还做了一些准备,起早去城南看了看,看城南有没有枯井,找到那口枯井他就放心的去府衙敲鼓告状。

与此同时邹仁也在门口盯着童家,他知道童飞和杨易是死敌,他一定不会放过这次恶心杨易的机会,他见童飞一大早就出门往城南方向去了。

他忙去找杨月儿,告诉他这两天官府一定会找她认尸,到时候她只管大哭,让大老爷给自己做主即可。

童飞发现城南有枯井后,就去衙门告状,宋慈让捕头带人去查看,真的在城南枯井发现了尸体。

照着邹仁的计划,宋慈发现尸体,再结合昨夜杨易的醉话,白天杨易因为姐夫打姐姐,他还和姐夫发生了争执。

有证词有证人有犯罪动机,杨易的死罪是跑不了了。

到时候杨月儿所有的亲人死的死,获罪的获罪,她只剩自己一个亲人,只能依靠自己,到时候自己人才两得,这完美的计划大约只有燕京大学的高材生才能想到吧。

对自己的计划,邹仁很满意。

但是破这案子的老爷叫宋慈,是大宋有名的验尸高手。

认尸环节,杨月儿的戏演的很足,崔成被白布盖着包裹的严严实实,手脚头脸都在白布下,杨月儿隔着老远就开始大哭夫君,莫非她有透视眼,神奇的是揭开盖尸体的白布,居然真的是她丈夫。

正是因为这一点破绽,宋慈抽丝剥茧,破了这桩奸情人命案。

看了这个案子,脑海中回想起李云龙的一句话:老赵啊,你学坏了。

砒霜、野葛毒,得一伏时,遍身发小 ,作青黑色,眼睛耸出,舌上生小刺、 绽出,口唇破裂,两耳胀大,腹肚膨胀,粪门胀绽,十指甲青黑。

-----------------------------------宋慈【洗冤集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