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队?我从来就不排队!”家长不该为孩子做表率吗?

二小书法

发布时间:03-2800:59

文/王呈祥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受家兄委托到学校为侄子领取新书——我终于当了一回“家长”。首次以家长的身份到学校,内心别提有多激动了,“别的家长是不是和我一样帅气?女家长是不是一个个都很漂亮?能不能留个联系方式?”我心里犯着嘀咕。

我家距离学校不算太远,虽说只有一脚油门的路程,但为了去领书我还是去的很早。车子右转驶入学前路,便看到不远处有一条井然有序的队伍,人头攒动,原来其他家长早早就来到了发书点,“莫道君行早”,我还是来晚了。

虽说阳光明媚,但盎然的春风并不盎然,我穿的很少,下车后不由得瑟瑟发抖。排队领书。此刻距离到我,前面至少还有十几位家长,男的、女的、高的、矮的都有。

虽说平时我与该校的几位老师有来往,但并未想着走后门,毕竟这是公共秩序。排我前面的是一位老太太,应该是同学的奶奶,再前面是一位长相俊俏的少妇,高跟鞋,短裙丝袜,小夹克,看穿着打扮倒有一副都市丽人的感觉。

只见她拿出手机拨通电话:“你怎么还不回来,马上就没有书了。”看情形应该是与同年级的其他家长在通话,意思让他(她)赶快来领书,不过,她说话的声音却不像都市丽人那样清脆温婉,更像是刚产下的牛犊发出的“哞哞”之声,甚是浑厚。此时我回头,发现身后的队伍又排出老远去了。

“终于来了。”那少妇说。一女子牵着一个小孩,从远处踉踉跄跄走到少妇跟前,于是便说:“这还要排队啊?”意思自己干什么事从来就没排过队,倒有“排队”与我如浮云的意思。少妇说:“排什么队,你站我前面。”说时迟那时快,女子一个箭步就插到了少妇前面。“你怎么插队?”前面的那位老太说。“又没插你前面,她同意让我插。”“那你也不能插队啊,后面排着这么多人呢!”“就插了,怎么着吧?”

虽说男人不能与女人一般见识,但是此刻我内心的愤怒已无法压制,怒怼女子:“作为家长,你就是这样给孩子做表率的?再者,你的孩子就在身边,他会怎么想:原来我不用排队,有优先权?”此时,“你怎么能插队”、“你比别人长得漂亮吗”、“你比别人多个XX吗”,诸如此类的声音从我身后的队伍里传出。一个人对一群人,女子见状胆怯了,“我有事,你们行个方便,再说我们都是学生的家长。”

如果起初她就这么说,我想很多人是同意的,毕竟谁还没点急事呢?但现在说,晚了,除那位少妇外,没有一人同意。此时,发书的老师赶过来救场,把女子一顿奚落,“你不到后面排队,今天不会发给你书。”最终她回到了队伍最后排起了队。

排队真的就是这么难吗?关于排队,文学家梁实秋先生曾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他说:“抗战期间,在北平前门火车站售票柜台前面,经常有一名手持竹鞭的日本警察来回巡视,遇到不排队就抢先买票的人,就一声不响高高举起竹鞭‘嗖’的一声着着实实地抽在他的背上。挨了一鞭之后,他一声不响地排在队尾了。”

对于不排队者,我们出于同胞之情,当然不会像日本人那样下死手,开始是劝,之后还是劝,再不行就算了,不伤和气。当年不懂,有情可原,奈何几十年过去了,如今的社会繁荣稳定,全民素质得到了很大的提高,排队已成日常最基本的秩序,还有人不知道?难道还需要那一条竹鞭才行吗?

备注声明: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作参考。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