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云去世后,苏轼写下这首悼亡词,却被称为词中最污,但词确实牛

发布时间:03-2423:05

苏轼这个名字,在中国历史上可谓是如雷贯耳、妇孺皆知。他的一生虽然步步艰辛,步步充满了苦难,却依旧活得洒脱、活得率真、活得坦然。

苏轼的才华那必须是在古往今来的才子里都数一数二的,“唐宋八大家”里有他,“千古文章四大家”里也有他,他不仅仅是一位诗人、词人、画家、书法家,在各类才艺上造诣出类拔萃,他同时还是一名政治家。

但就是这样一位大大的全才,一生却是不幸的,要么是被贬,要么就在被贬的路上。这也许都是因为他那率真洒脱的性格,不会虚与委蛇、趋炎附势。这大概是大部分文人的通病,也许只有文人保持如此这般内心的纯洁,不与外界同流合污,方能写出流传千古的佳作。

苏轼这一生又是非常幸运的,一生有三个女人相伴。一个是王弗,是苏轼的贤内助,看人很准,经常帮苏轼出谋划策;一个是王润之,绝对是贤妻良母,对苏轼关心备至、照顾得无微不至,特别是苏轼在这期间基本处于流放状态,她还能一如既往;一个是王朝云,是苏轼的红颜知己,更是苏轼在情感上面的知音,丰富了苏轼的情感生活。

他的原配妻子王弗死后十个年头,苏轼从未断过些许的思念,以至于有一个夜晚做梦梦见了自己的妻子,眼泪湿了枕巾“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苏轼到了晚年,陪伴了自己大半生的王朝云也从自己身边离去,苏轼更是无比痛心。失去了这个红颜知己,最终留下了自己一个,再也无法真实诉说心中的情感。朝云去世后,苏轼写下这首悼亡词,却被称为词中最污,句句香艳非常污,但词确实牛:

《雨中花慢》北宋·苏轼

嫩脸修蛾,因甚化作行云,却返巫阳。但有寒灯孤枕,皓月空床。长记当初,乍谐云雨,便学鸾凰。又岂料、正三春桃李,一夜风霜。

丹青易画,无言无笑,看了漫结愁肠。襟袖上,犹存残黛,渐减余香。一自醉中忘了,奈何酒后思量。算应负你,枕前珠泪,万点千行。

那么,这首词明明是苏轼为了悼亡朝云所写的悼亡词,为什么会被称为词中最污呢?原因如下:

第一从语言上,全词辞藻华丽,充满了浓厚的胭脂气味。如“嫩脸”、“修蛾”、“丹青”、“愁肠”、“残黛”、“珠泪”,将朝云在自己记忆中的形象刻画得惟妙惟肖。因为朝云早年本就是当地有名的歌姬出生,因此苏轼这样地刻画更加突出了对朝云的深切思念,毫无加工痕迹,或者说不愿虚构,对极其亲近的人才会这样。

第二从内容上,全词描写暧昧,回忆深刻。“行云”、“巫阳”、“云雨”、“鸾凰”化用了宋玉《高唐赋序》:“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中的典故,描写了令自己深刻暧昧的事情,句句香艳非常污。

第三,从结构上,全词犹如一篇短小精悍的言情小说。由痛失朝云的惋惜,到深深地追忆以往幸福的画面,最后从记忆里走出来,回来了现实,发现自己已经因思念朝云而“枕前珠泪,万点千行”。小说通过自己对回忆的描写,再现了一幅词中香艳图,确实牛,不愧出自全才苏轼之手。

苏轼的一生有他的不幸,自然也有他的幸运。他的乐观豁达的人生态度征服了我们所有人,也同时告诉了我们人生路上不会是一帆风顺,但也不会总是那样悲苦万分。做自己人生的主人,保持乐观豁达的人生态度,说不定前方就会有好运等着我们。

编辑:张圣平

摇摇晃晃,晃晃摇摇。品味云端,坠入生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