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常年外出打工 妻子与兄弟侄儿同时有染 争晚上与谁同床闹命案

发布时间:03-2421:28

今天被誉为“中国最美乡村”的江西婺源,历史上一直属于安徽,是徽州六县之一,而划归江西不过是短短70多年的事情。因此婺源山水建筑,无一不呈现出的是徽派文化。今天我们要说的不是婺源所属的问题,而是发生在清朝乾隆16年(公元1751年)的一起狗血离奇的争风命案。

在当时婺源有一户人家,主人名叫戴七嬐。因戴七嬐常年在外做木工,家中便只有妻子余氏一人独自在家。

与戴七嬐同村有一名男子,名叫戴建,时年43岁。因村里住的大多是同宗同族,戴建是戴七嬐的族弟。看到戴七嬐长期不在家,戴建便经常找理由前往戴七嬐家闲逛,并给余氏捎带去一些东西。

乾隆15年(公元1750年)二月里的一天夜里,戴建乘着夜色摸到了戴七嬐房门前,在敲开了余氏的大门后,两人便从此悄悄地做起了露水夫妻。两人这样不清不楚的关系维持了近一年。

乾隆16年(公元1751年)正月十二,同村的另一名男子戴接喜也刚好在余氏家中闲坐。这个戴接喜,按辈分是戴建同族的侄子,时年37岁,中等身材,原本在村子里就游手好闲,贪财好色,目无法纪。之前戴接喜就怀疑戴建与余氏两人不清不楚,自己也想横插一手,能与余氏建立起不清不楚的关系,但一直苦于没有证据,不敢轻举妄动。

这天戴建不知余氏家中有人,便手里提着一壶酒满心欢喜地唱着小曲溜达到了余氏家中,准备和余氏两人同饮之后,共赴巫山,行云雨之事。

哪曾想,戴建一边叫着心肝一边推开房门,发现戴接喜和余氏正一起围坐在火盆前烤火。戴建脸上一红,都没敢打招呼,转身头也不回得赶紧离开。

戴接喜见此情况,心中的怀疑终于得以证实了。看着戴建离开的背影,戴接喜转身便坏笑着问余氏这是怎么回事呀?莫非戴建喝醉了走错了家门。还继续逼问余氏,要不要他把今天的事情告诉叔叔戴七嬐?毕竟他男人长期在外打工,头上有点绿,应该会吃得开。

余氏在戴接喜的连番逼问面前,不敢吭声,只能把头深深地埋了起来。

戴接喜见余氏不敢声张,胆子也就大了起来,拉着余氏也要与她欢好。余氏担心自己与戴建的奸情被人知晓,也就半推半就地与戴接喜退到了床上。

第二日,戴接喜再次跑到余氏家中去的时候,正好戴建也在。这次戴建没跑,反而当着余氏笑戴建就是个穷鬼,连玩女人都只能捡自己剩下的。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戴接喜又跑到余氏家中留宿过两次。

二月初九这天,戴建又拿了一壶酒来到余氏家中与她在厨房里同饮。这时候不知道怎么搞得,戴接喜也来到了余氏家中,他倒也不客气,坐下来三个人便在一桌同饮。这事情三人都心知肚明后,倒也不觉得尴尬。

酒过三巡后,戴建和戴接喜都提出今晚不想回家了,都要留下来要余氏陪他们睡。两人为了谁留宿的问题当场便吵了起来,余氏见动静挺大,便叫他们二人坐下来好好的烤下火,有什么事情好商量。

但戴建和戴接喜两人喝了酒之后,都不肯退让,都坚持要在余氏房中留宿。因两人都坚持不让,余氏留谁不留谁都不好办,于是便催他们坐一会酒醒了各自回家,今天谁也不伺候了。说完便转身进房锁门睡觉了。

留在厨房烤火的叔侄二人,原本已经无话。但戴建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开口说:“侄儿,叔叔不得不说你两句,你说叔叔我搞过的破鞋,你跟着穿算什么回事呢?”

戴接喜喝了酒过后,本来就心中一团火,因受到戴建的阻止未能发泄,再加上此前当着余氏嘲笑自己是个穷鬼,心中早就对这个远房族叔心中不满,再加上这一刺激立刻便起了杀心。

戴接喜乘戴建蹲下身子烤火,拾起余氏家中劈柴的斧头,从身后对着戴建脑后左侧连砍数下,戴建当时便侧身倒在了地上。戴接喜并未就此住手,而是俯身抓着戴建的头发,对着他的脖子喉咙处砍了下去,这下戴建算是彻底见了阎王。

接下来戴接喜,掏出随身携带的小刀,对着戴建左侧脸颊、太阳穴、额头及耳根等处连戳数刀,企图制造戴建遭遇劫杀的假象,然后将尸体转移丢弃后脱罪。

余氏听到外面动静,出来看到戴接喜正在戳杀,因为恐惧正要尖叫,被戴接喜举刀恐吓,胆敢喊叫用斧头将她一起砍死。余氏给吓得憋了回去,转身赶紧回到房中,将房门锁了起来。

戴接喜随后将戴建身上的马褂脱了下来,把尸体的头包住后,将尸体丢弃在了后山。

戴建外出一夜未归,他的哥哥戴全第二天便开始在村子附近四处寻找,最终在后山发现了戴建的尸体,赶紧报官。

后经婺源县知开庭审理后,判戴接喜犯杀人罪斩监侯,并在脸上刺字。余氏上枷号40天示众,并杖打一百后交由丈夫,去留由其丈夫处置。

参考资料:

第一历史档案馆 :安徽巡抚张师载 《题报婺源县民戴接喜争奸砍伤戴建身死拟斩监候事》 档案编号:02-01-07-0484-01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