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银行:零售占比是否越高越好?

香港财华社

发布时间:03-2320:47

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原创王牌专栏,金融名家齐聚。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作为零售银行业务翘楚,招商银行(03968-HK, 600036-CN)的行长兼首席执行官田惠宇在业绩发布会上分享了一个思考“零售占比是否越高越好”?

根据招商银行按中国会计准则编制的全年业绩,2019年零售金融业务的报告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5%,至1447.22亿元(单位人民币,下同),占比达到53.66%,报告税前利润同比增长14%,至664.17亿元,占比达到56.7%。

自提出“一体两翼”后,招行一直着力发展零售金融业务。“一体”指零售银行业务,“两翼”指公司金融和同业金融业务。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招行的零售金融业务在2019年依然保持强劲的增长,田惠宇提到了“一体两翼”的重要性,并表示将继续秉持,不会变。不过他也提到2020年的零售业务增速肯定没那么高,在对于“零售占比是否越高越好”的思索中,他的看法是并非越高越好,其五年规划占比到达60%的目标是合适的。

2019年业绩靓丽

在零售业务的带动下,招商银行确实交出了一份不错的2019年成绩单。

期内净利息收入同比增长7.92%,至1730.9亿元,占总收入的64.18%,主要受平均生息资产扩大7.12%,至6.69万亿元,平均收益率提升了4个基点所带动。2019年,该行的净利差同比提升0.04个百分点,至2.48%,净利息收益率(NIM)提升了0.02个百分点,至2.59%。非利息收入同比增长9.57%,至966.13亿元,主要受投资收益同比增长24.81%所带动,全年总收入同比增长8.51%,至2697.03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15.04%,至921.78亿元,主要得益于业务增长的同时,信用减值损失的增长受到控制。

招商银行宣派股息每股1.2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7.66%,派息率由去年的30%提高至33%。对于未来是否会进一步增加派息,董事长李建红表示未来的派息仍将不低于30%,会考虑公司的可持续健康发展,资本充足率以及平衡股东投入的回报来厘定派息比,希望在这些参数都理想的情况下,逐步提高分配率。

2019年,归属于股东的平均总资产收益率提升了0.07个百分点,至1.31%,扣非后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同比提升0.23个百分点,至16.71%。

截至2019年12月31日,招行的不良贷款率较期初减少了0.2个百分点,至1.16%,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再增加68.6个百分点,至426.78%。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也维持在11.95%的水平。

以下是招行管理层回答分析员与媒体的内容:

Q:疫情对招行产生怎样的影响?

招行董事长李建红:我国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但疫情在全球蔓延,对世界经济、金融市场带来严峻的影响,导致国际金融市场的脆弱性增加。美股十天内四次熔断,结构性矛盾加剧,对全球治理产生挑战,再加上石油危机,这一切对实体经济、金融市场、企业都带来冲击。不过三月份,我国疫情取得阶段性进展,全社会正在逐步恢复。

在此大环境下,招行挑战与机遇并行。包括招行在内的招商集团系统一季度受到的冲击平均在20%左右。不过三月份以后有所好转。

总体来看,对银行业有以下几个机会:

1.政策性的机会,融资需求明显增加,还有政府采购和电子政务的机会不断增加,机会很多;

2.恢复性的机会,主要来自零售消费业务,疫情过后相信全社会很快恢复过来。

3.财务性的机会,医疗卫生等发展机会,业务融合发展的机会,线上化、技术产业链、新经济布局方面的机会。

招行做了乐观、正常和悲观状态下的场景预测和应对,我们还是做最坏的准备,做最大的努力,争取最好的结果。

行长兼首席执行官田惠宇:对业务的影响主要有五个方面:

1.获客:第1季度特别2月份零售的借记卡和信用卡获客数量同比大幅度减少;小企业客户也大幅减少;

2.存贷款:对公稳定增长,主要受影响的是零售的信用卡、小微贷款、房贷;

3.净息收入:两个因素影响,一是信贷结构在发生变化(二月份情况),因为零售业务信贷的投放速度下降,导致相对高收益资产的占比增速下降,另一个方面是利率下行。

4.中间业务收入:信用卡和借记卡的交易量下行影响了整个结算收入,同时复杂产品的销售、发债、资管项目的投放,都因为尽调难以进行而延迟。

5.资产质量——这也是最大的影响:信用卡和个贷的还款能力和意愿都在下降,2月份信用购卡、房贷、小微贷款一个月逾期率同比大幅度提升,其中也有一个特殊的因素,招行信用卡有40%的催收产能在武汉,而且是能力最强的,但因为疫情停工。

所以受疫情影响最大的是信用卡业务,不仅体现在交易量(包括海外交易量),还体现在资产质量,以及信用卡透支,对信用卡业务产生比较严重的短期影响。不过从三月份开始,整个情况都在好转,目前我们催收的产能已基本恢复,系统反映的交易量也基本达到了正常的水平。

除此以外,还有一些好消息:

1.线上和财富管理的优势在疫情期间得到了充分发挥:理财和基金的销售同比大增。

2.金融市场内地业务没有受到境外市场大幅度波动的影响,反而部分受益:我们在2019年下半年加大了债券的投资力度,拉长了久期,浮盈增加。另外外汇和贵金属在近期市场的大幅度波动中稍有斩获。

3.招银避险产品系列在这一轮波动中发挥了很好的作用,同比交易量大幅提升。

4.理财的净值基本保持稳定。

至于下一步采取的策略,从五个方面考虑:

1.坚持“一体两翼”的定位。这次疫情让我们进行了深入的思考,确证了“一体两翼”对招行的重要性,更加认识到成为一个有机整体对招行更加重要。“两翼”今年有可能成为平衡财务表现的重要因素。另外,我们也在考虑一个问题——零售的占比是不是越高越好?目前我们零售的占比已经超过55%(财华社注:按管理层的演示数据,零售营业净收入为1425.58亿元,占总收入的56.71%),五年规划里是到60%左右,我们认为这个水平是合适的,这次疫情让我们进一步深入思考了这个规划。没有强健的“两翼”,“一体”也走不远。所以我们今年会在打造“一体两翼”成为一个有机体方面投入更多。

2.资产质量:短期受到了冲击。但其实2017年招行已经关注信用卡的共贷风险,并采取措施,打通业务,微调风控等,2018年和2019年的新户风险表现都不断好转。尽管2019年信用卡不良新发生同比增加,但这是我们的模型之内。风险收益平衡做得比较好,过去两年的措施是有效的。这次疫情只是按了一个暂停键,复工后还会回来。房贷依然坚持“三好”,小微方面并不担心,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优质资产抵质押,今年的策略是对抵质押在三四线城市的小微贷款收紧管理。

3.NIM方面,去年为什么逐季下降?这是我们做主动资产管理,平衡当期财务表现和客户需求的一个结果。第一季很高,我们策略是保持优势即可,太高也面临各方面的压力,尤其在资管新规之后。第四季度大量的零售资产转出,所以NIM比较低。整体而言,这是我们主动管理的结果。

今年对NIM的管理:资产端,鉴于去年下半年利率下降,加大了项目融资和中长期贷款的投放,目前这部分贷款已经占到55.4%,优化了期限;第二是拉长久期;第三是对1-3年的贷款采取固定利率的策略。已经陆续见到效果。负债端:今年严格控制高成本负债来源的规模和比例。另外同业负债重定价,以控制成本。在NIM这方面,我们无法逆势而行,能做的是继续保持优势。

1.中间业务在六个领域还是有机会:1)财富管理,2)信用卡,3)资管,4)托管(资产结构调整),5)投行,6)金融市场。

2.资产投放的策略:零售的信用卡今年的增速肯定要比去年低,房贷将保持较快增长,小微保持合意增长,批发业务目前项目储备很充足(特别围绕新动能、基建、补短板、新基建、国企改革等领域,区域上围绕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一体化都做了储备)。

Q:招行的派息率由30%提高至33%,管理层的考虑是什么?是否还会进一步上升?

李建红:基于三个考虑:1)公司可持续健康发展;2)资本是否充足;3)平衡股东投入回报。下一步策略是坚持确保可持续健康发展,谨遵监管要求,为下行压力做好储备的基础上保持派息,不低于30%,如果这些因素都向好,希望分配能稳定逐步提高。

Q:LPR改革对零售贷款和批发贷款的影响如何?是否对零售贷款的影响更小一些?

副行长兼财务负责人王良:招行按照监管部门的要求,从去年增量开始就按LPR的基数为定价基础,存量贷款的切换是从今年3月到8月底,已经有转换措施。全行来看,涉及的存量贷款总额是1.8万亿元,里边有1.05万亿是个人住房按揭贷款,有四千多亿是公司贷款,还有三千多亿是非住房的个人贷款。

转换的主要措施:住房揭贷款是等价转换,所以利率没有大的变化;转换完后的利率调整是采取每年一次重定价;转换的期限是从4月1日开始到8月底。通过这样的转换策略,LPR改革对本行今年利率影响很小,特别对净利息收入的增长基本没有影响,影响将体现在明年。

Q:招行对LPR改革做了哪些准备?以后会考虑哪些因素。

王良:是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重要步骤。招行对利率市场化的改革做了多年的准备。我们要逐步降低资产端利率敏感资产的占比,逐步拉大固定利率贷款的占比。

下一步针对LPR改革的推进做好工作:1)对客户的选择:选择贷款的期限、定价、风险定价水平能够覆盖我们成本的客户;2)提高客户的综合回报水平,例如带来潜在的其他业务;3)管控好利率风险,运用利率、期权、衍生品和对冲来回避相关的风险。

Q:招行未来的业务定位?

田惠宇:零售和对公业务方面,坚持“一体两翼”策略。一体方面,今年会做更多工作。资产投放方面,零售的增速肯定没有去年高,会根据市场变化做实时的微调,但整体方向不会动摇。

Q:营收增速落后于利润增速,是否因为资产质量比较好?未来是否保持?

王良:这三年招行的营收增幅分别为5.3%、12.4%和8.8%,三年平均起来大约9%的水平。综合来看,我们在上市银行中排名前列。这三年的增幅有起伏,但主要与外部因素有关,我们也反思发展的路径,盲目追求营收增长,则可能欲速不达。我们处于中高速增长状态(相对于同行),能更从容地面对风险。

田惠宇补充:营收增长主要来自两个方面:资产规模的扩张,以及中间服务,需要考虑的是市场的环境、客户的需求、还有招行的风控。另外还有招行的一个特色——轻资产,也就是资本内生能力。我们过去七年没有发普通股,并且保持派息,未来五年好像也用不着发股。

Q:资产质量如何?

王良:2019年整体资产质量稳中向好。但好中有忧,我们的2019年不良贷款生成有所增加,比上一年增长了89亿,其中主要是信用卡,占了80亿。所以2019年在信用卡的管理上采取收缩的策略。尽管如此,我们还是选择多释放,多生成。如果没有疫情的影响,信用卡还是会保持发展势头,但以目前来看,整体资产质量受疫情冲击,风险会有所上升。

当前对公业务的整体资产质量还保持稳定,零售资产相对受影响大一些。公司贷款虽说比较稳定,但还是采取审慎态度,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是风险高发的行业。去年长三角风险形势好转,接下来东北、中西部区域的风险有所上升。还有一些风险大户暴雷或是杠杆过高,也导致风险爆发。

个贷产品方面,虽说面临上述风险,但房贷、小微贷款等有比较充足的抵押,损失很小。

Q:招银理财与母行资管部的关系如何?疫情是否影响理财子公司?

行长助理刘辉:目前理财子公司还在转型过渡期,总行的资产管理部与招银理财是并存状态,母行管理、发行的理财产品是在总部名下,子公司有自己体系下的产品。目前母行的老资产和存量资产、产品都是资管部名下。

至于疫情的影响,有利也有弊。不利:资产端方面因为没有办法触达客户,原来非标资产的投放整体受到很大影响,整个二月份的非标资产停止投放,但是三月以后在慢慢恢复;此外全球的危机模式导致投资收益受到压力。有利:线上能力得到凸显,开辟了宅理财系列,理财销售一点没受影响,疫情期间理财产品的认购非常火热。

Q:房地产不良贷款率下降了59个基点,去年采取了哪些措施?今年如何看待?

王良:整体存量比较少,所以整体不良贷款率比较低,而且有资产抵押,所以损失也很小。多年采取的措施就是限额管理,每年的贷款增量计划中,对房地产的开发贷款、住房按揭贷款都实行总量控制,限额管理。对开发贷款实行名单制,筛选国内排名前列的开发商,与其建立合作关系,所以融资主要面对名单内客户进行合作。区域选择方面,我们都选择一二线城市。房地产种类方面,面向刚需,风险程度也相对较小。整体来看对房地产贷款,既保持合理增长,又保持合理的定价水平,带来稳定的利息收入,同时管控好房地产风险。

作者:毛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