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雪制药财务风波背后:传统业务盈利弱,向房企采购中药材遭质疑

时代周报

发布时间:03-2318:28

时代商学院特约研究员 雷小艳

【事件概述】

3月12日,香雪制药(300147.SZ)发布《关于公司前期会计差错更正及追溯调整的公告》称,公司于11日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前期会计差错更正及追溯调整的议案》。根据相关规定,公司已对会计差错进行了更正并对2017年度财务报表进行了调整。

在此前的1月3日,香雪制药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证监会广东监管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该文件透露,广东监管局此前对香雪制药进行现场检查时,发现公司存在四项违规行为,其中包括“2017年未对有关融资租赁业务进行财务核算”。

【分析解读】

一、涉及资产负债表、现金流量表调整

根据立信会计事务所出具的《关于广州市香雪制药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度财务报表更正事项的专项鉴证报告》,香雪制药2017年经营年度产生一项2亿元的融资租赁售后回租业务,获得融资金额2亿元,随后香雪制药以业务往来款名义将2亿元支付给陕西龙祥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期后收回,但上述经营行为没有在公司2017年年报中予以体现。

作为一项漏算的融资租赁业务,到底对公司的财务报表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首先从融资租赁售后回租这种模式说起。售后回租指的是,承租人为了实现其融资目的,将其自有物的所有权转让给出租人,再从出租人处租回的交易方式。售后回租是出卖人与承租人同一的“非典型”融资租赁形式。

对企业而言,融资租赁售后回租类似于抵押贷款。由于该项合作涉及的是资产端增加,负债端增加,在财务报表中的主要修正集中在资产负债表和现金流量表,对利润表的影响则侧面体现在因融资租赁业务产生的相关财务费用上。

根据公司和审计机构3月12日公告的相关财务修正数据,确实也是如此。如图表1、图表2所示,更正后的资产负债表中,其他应收款、其他应付款分别增加2亿元;更正后的现金流量表中,支付其他与投资活动有关的现金、收到其他筹资活动有关的现金分别增加2亿元。

二、传统业务盈利能力弱,新业务进展缓慢

在后续财务附注明细项目更正中,可以看到对应公司所有权受限制的固定资产额度增加2亿元,在出租方不收回租赁资产的前提下,公司经营不会受直接影响。不过,固定资产所有权受限将增加公司的流动性风险,融资渠道也会受限。

那么,香雪制药目前经营业绩如何?据2018年年报,香雪制药2018年年度营收规模25.04亿元,年度归母净利润为5643.9万元,扣非归母净利润-4604万元,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9123万元,营收同比增幅14.5%,但归母净利润、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分别同比下滑14%、16.7%。

可以看出,虽在销售上实现了正增长,但香雪制药2018年主营业务为亏损状态,依靠出售资产等非经常性收益扭亏为盈(2018年非经常性损益项目总计实现1.02亿元收益)。从主营业务财务数据分析,香雪制药2018年销售净利率仅为3.51%,权益乘数为2.15(根据资产负债率换算),总资产周转率0.29,毛利率36%,ROE仅1.64%,总体判断为周转低且盈利能力较弱。

从业务结构看,据2018年年报,公司医药制造、医药流通、中药材、软饮料及其他、医疗器械营收占比分别为23%、24%、36.93%、15.1%、0.67%。按照主打产品分类,抗病毒口服液、板蓝根颗粒、橘红口服液系列、中药材是公司四大主打产品系列,营收占比分别为9.76%、0.97%、8.53%、36.93%。

在毛利率方面,中药材业务、医药制造业务、医药流通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0.61%、49.7%、15.46%。可以看出,香雪制药主要板块盈利能力均不强,这也导致其整体盈利能力羸弱。

从公司历年经营动态及相关公告中总结,该公司本身也在尝试改变现有业务盈利能力不足的现状,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包括尝试设立子公司开发体外诊断产品、开发软饮料相关产品、收购酒店、与国外生物技术公司合作寻求“细胞治疗”技术突破等。

不过,时代商学院了解到,该公司新业务培育一直进展缓慢且尚未形成较强的盈利能力,传统业务则表现不尽如人意。

三、与房企开展中药材合作遭质疑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更正事项调整报告中,公司将此差错的原因归为“财务人员业务能力不足及相关工作人员工作上的疏忽未进行对接,导致未对资金收支业务进行财务核算,使得2017年末资产、负债同时少计了2亿元”。

但据后续公告,该笔资金入账之后,又以业务往来款名义支付给了陕西龙翔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龙祥实业”),对应“其他应收款”增加2亿元,欠款方为陕西龙祥实业。在最新的财务修正报告中,香雪制药将该项应收款设为期末单项金额重大并单项计提坏账准备的其他应收款,特别说明款项在期后已经收回,不存在计提处理。

此外,在公司2018年财务报告附注中,“通过融资租赁租入的固定资产情况”一栏显示为没有任何融资租赁业务。

按照常理推测,财务人员不太可能在工作中对一项金额达到2个亿,有财务费用的融资租赁业务彻底地疏忽掉。为何会出现如此重大的会计工作遗漏,着实令人费解。

事实上,早在2019年年中,公司就因2018年年报中10.6亿元往来款受到深交所第二次“特别关注”,后者质疑香雪制药是否构成对陕西龙祥实业等合作方的财务资助。

公开信息显示,在香雪制药2018年年报披露的10.6亿元往来款中,有高达3.54亿元与陕西龙翔实业有关,涉及2017年双方展开的中药材项目合作。

据天眼查,陕西龙祥实业成立于2002年,2018年8月之前在工商备案登记的营业范围为房地产开发经营,2018年8月将经营范围变更为中药材种植。但香雪制药相关公告显示,该公司在2017年便与陕西龙祥实业签订了有效期2年的中药材《项目合作协议》,但依照工商登记,彼时陕西龙祥实业主营业务依然为房地产。与房地产公司合作中药材业务,这一行为遂遭受市场质疑。

香雪制药董秘徐力此前曾解释称,中药材行业管理粗放,陕西龙祥实业确实有这方面业务,公司与陕西龙祥实业在中药材采购方面已经有很多年的业务合作基础,因此才会有此前的大品种中药材项目合作协议。

不过,市场普遍表示不解。有中药材行业人士表示,行业内经营企业对于合规供应商都有一定的界定和验收标准,中药材采购的货物必须质量达标,虽然各地对中药材企业购销资质的管理规定不一,但与房地产公司签订中药材采购确实不符合常理。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