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抗击“炎症风暴”效用被认同,疫情后行业能否迎来春天

发布时间:03-2315:53

中医药抗疫临床效果正在逐步获得更为广泛的认同。

根据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数据,截至3月初,在全国确诊病例中,中医药治疗病例达92.58%。其中,武汉方舱医院累计服用中药人数更达99.9%。

专家认为中医药抗击“炎症风暴”效果显著

哈佛医学院麻省总医院脂类医学与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康景轩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医药在本次疫情中发挥了不错的作用,临床上用的很多中医药方案,其实就是“抗炎”方案,虽然中医没有说到与西医所讲的完全是同一个炎症反应,但其实是有相对应的。

他举例说到,西医说的“急性炎症”,中医指“热毒”,其清热解毒基本都是“抗炎”作用。此外,中药有很多具有抗氧化能力的物质,其实就是清除自由基,这些中药的成分及其作用,对控制炎症是非常有利;有些中药成分还可以直接调控炎症的一些通路反应。所以,中医药不仅在临床上起到了重要作用,也证明了控制炎症的重要性。

作为一个病因和引发因素,新冠病毒是新冠肺炎的开关,其真正要害在于肺部炎症。康景轩告诉记者,不少患者早期发病并不十分凶险,甚至症状轻微,但后期会突然加速,进入多脏器功能衰竭状态,其原因是病人体内的免疫系统可能过度激活,形成了“炎症风暴”,并迅速引起单器官或多器官的功能衰竭,直接或间接地导致局部和全身性的严重后果,最终威胁生命。在SARS、MERS、流感及本次疫情中,“炎症风暴”都是导致患者死亡的重要元凶。

“控制炎症是降低新冠肺炎死亡率、促进病人康复的关键之一。西医通过使用激素控制炎症反应,可能有一定的抗炎作用,但缺乏针对具体炎症指标和明确的抗炎疗效评估标准,而且大剂量或长期使用激素会引发很多潜在问题;中医药也有“抗炎”作用,但没有系统性地全面铺开,也未能和同西医结合好。建议临床上把中西两方的抗炎药物整合起来,从各个环节各个通路来评估,构建一个科学、安全有效的抗炎方案。 ”康景轩说。

实际上,除康景轩外,身处疫情一线的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急诊科主任、武汉雷神山医院感染三科五病区主任方邦江也表示,新冠肺炎遗体解剖发现,细胞的炎性反应较严重,同时还存在痰栓等现象。

方邦江认为,临床实践发现,口服或静脉注射痰热清在这方面可取得显著的治疗效果。尤其在化痰、退热、抗炎方面表现突出。

政策加持、广泛临床,“中医黑”何时止

资料显示,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先后发布的多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中,自试行第四版开始,就增加了中医辨证论治和选药组方,给出了初期、中期、重症期和恢复期的参照处方,明确了基本病因病机、分期分阶段及具体的中药治疗复方。

在发布第五版试行诊疗方案时还同步发布通知,要求各有关医疗机构要在医疗救治工作中积极发挥中医药作用,加强中西医结合,建立中西医联合会诊制度,促进医疗救治取得良好效果。

“在抗疫过程中,各省中医药参与率都超过80%。”南昌洪都中医院医生胡梁深告诉记者,“对于早期轻症以及并发症多的患者,中西医结合治疗明显更有优势,辩证施治,精准的个体治疗方案,提高了救治成效。在抗疫预防中,中医药发挥未病先防的作用,通过中药、艾灸等方式提高机体抵抗力,达到防治的效果。”

据第一财经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21款中药制剂获各省药监局批准用于防控新冠肺炎疫情。中医药在新冠肺炎诊疗中获得力推的背后,是国家对中医药发展的重视,以及对中医药疗效的认可。

上海凯宝(300039.SZ)在给予第一财经记者的书面回复中称,旗下痰热清注射液于1月29日被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列入《上海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中医诊疗方案(试行)》。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七版)》也均将痰热清注射液列为临床治疗期重症和危重症推荐中成药。

据介绍,截至目前,北京、上海、广东等18个省(区、市)已将痰热清注射液或痰热清胶囊27次列为新冠肺炎中医药诊疗方案用药,其中,河南与贵州还将其列入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保障药品。

那么,经历了此次“战疫”,过去存在的“中医黑”是否会有改观?中医药行业能否迎来全新发展的春天?

上海邮电医院中医科主治医师柴春泉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直言,真正败坏中医的人往往不是“中医黑”,而是那些所谓的“中医粉”。

他表示,正确的批评是促进中医进步必不可少的条件之一,而所谓的中医粉,则打着中医旗号招摇撞骗,他们把中医玄化,巫化,甚至神话,认为中医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能,把算命,风水,占卜等等都联系上中医。这是对医学的不负责,也是在拖中医的后腿。

柴春泉指出,在我国,中医药教育很早就把现代医学的教育内容归入到了教学课程之中,尤其是上海,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上海中医药大学是最早实行中医结合教育的国家重点大学。新一代的中医在读书时不仅学习中医,现代医学内容也要学习,中西医齐头并举,而且学习的内容并不比西医院校少。毕业后到了岗位上,每一位优秀的中医都是“双核”的,都可以运用中医和西医两套模式去审视疾病,他们熟悉西医治病的特点,更了解中医治病的优势,中医西医之间可以做到取长补短,灵活运用。

第一财经记者留意到,《“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也明确提出,充分发挥中医药独特优势。提高中医药服务能力,推进中医药继承创新。此外,今年,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已把《中医药条例》立法列入本年度的立法计划。对于上海而言,充分吸收此次中医药在新冠肺炎患者救治中的经验,并将相关内容在立法中予以体现,将使得这部法律更有生命力。对于行业企业及从业者来说,也有了法律保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