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带走皇马盛世奠基人,向桑斯道一声再见!

足球周刊

发布时间:03-2314:03

当地时间3月21日晚间,前皇马主席洛伦索·桑斯去世,享年76岁。对于这个身材胖大,长期有慢性病史,深切治疗期间出现肾衰症状的老人而言,“新冠”病毒是致命的,比输掉国家德比、输掉联赛冠军、输掉主席大选更让他难以承受。与伯纳乌和弗洛伦蒂诺相比,桑斯或许不是皇马历史上成就最大、荣誉最多的领导者,但他完成了一件至今看来仍堪称伟大的目标:让人们重新相信梦想的力量。

皇马盛世的奠基人被新冠带走了

3月17日,多家西班牙媒体确认,桑斯在感染新冠病毒后入院治疗。当时桑斯的三儿子费尔南多对外表示,桑斯其实已经连续8天发烧,但桑斯不希望入院治疗占用医疗资源,直至出现呼吸困难的症状后,桑斯才被送入医院。

桑斯入院次日,其实曾有令人感到乐观的消息传来。根据《阿斯》报当时的报道,当地时间周三上午,桑斯的情况一度好转,他也在医院中向家人确认自己状态平稳。然而就在周三下午,桑斯病情恶化,在有呼吸困难的同时,也出现了肾衰竭的症状。周四上午,桑斯最后一次与家人联系,表示自己的情况并不好。此后几日,桑斯病情依旧不乐观。周六早些时候,桑斯长子小洛伦索·桑斯还曾在社交媒体账号上发文,祈祷父亲渡过难关,“他如同冠军一样在战斗,但他的力量一直在减弱…愿有奇迹发生。”令人惋惜的是,奇迹最终未能到来,桑斯在当天晚间与世长辞。

寒门子弟→皇马一把手

洛伦索·桑斯是个典型的“国家主义爱国者”。他出身在一个拥有10名兄弟姐妹的贫寒家庭,在业余球会守过门,在印刷厂当过工人。佛朗哥的独裁时代宣告结束时,身强力壮、头脑聪明且野心勃勃的桑斯与其他立场激进的政治投机者一起投身进入社会体制改革的浪潮中。他加入了极右翼党派“新力量”,而塞维利亚前主席德尔尼多以及如今西班牙职业足球联盟主席特瓦斯也曾是这个组织的活跃分子。

西班牙民主化改革极大削弱了右翼派别,不过短短几年的政治活动让桑斯积累了信心和力量,进而转战另一块非政治又与政治密切相关的阵地:足球。他成了5个孩子的父亲,3个儿子中,小洛伦索成为职业篮球运动员和经理,帕科和费尔南多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和俱乐部主席,女儿玛卢拉则嫁给了西班牙国脚萨尔加多。他不但成为一个体育明星家庭的大家长,还将家族与一个殿堂级的名字绑定在了一起:皇马。他的儿子和女婿在皇马踢球、任职,他也在足球界一代豪强拉蒙·门多萨的扶持下,一路从董事、副主席来到俱乐部二把手的位置。

桑斯担任皇马副主席期间,经历了球队统治西班牙联赛的“五鹰”辉煌时代,也两次在现场亲历了最后一轮被巴萨反超失冠的灾难性场面。1992和1993年两届西甲联赛,皇马都是在末轮做客特内里费岛,输掉比赛并输掉冠军的。桑斯在现场目睹头号射手萨莫拉诺因场面不利与对方发生冲突并吃到红牌,气到几乎忘了与主队主席握手告别。沮丧之余,他也意识到仅靠皇马的荣誉感和本土青年才俊的垄断,不但会失去霸主地位,更会失去未来的竞争力。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巴萨靠克鲁伊夫和一班风格迥异的世界级球星打造出的“梦之队”,其在世界范围内的号召力已经超过皇马。

而体制内的竞争也在增加。拉蒙·门多萨再次在大选中获胜,被人指出存在作弊行为。桑斯虽然是老主席“钦点”的接班人,也感觉靠吃老本是没有前途的。俱乐部必须做出改变,首先是人员构成,其次就是目标。不能再以西甲和国王杯为目标,而是要放眼整个世界,追逐皇马遗忘已久的欧冠梦想。1996年夏天,随着米亚托维奇、达沃·苏克、西多夫、罗伯托·卡洛斯、帕努奇和伊尔格纳等国际球星先后在伯纳乌球场亮相,皇马宣告“五鹰”已成为回忆,一支崭新的国际化的球队展现在皇马球迷以及国际比赛直播的新宠儿。

“银河战舰”的起跳板

趁着国家联赛全面职业化、洲际大赛全面商业化、电视转播和广告收入所占比重越来越高的发展势头,桑斯当年在政界没能兑现的梦想全部在皇马身上成功了。桑斯在1995年到2000年担任皇马主席期间,皇马在竞技层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获得西甲冠军、丰田杯冠军、西班牙超级杯冠军各一次。更重要的是,皇马在他任内时隔32年再次问鼎欧冠(1997-98赛季),又在1999-2000赛季再度捧杯。

然而正像桑斯在改革风潮中选择了风格激进但立场保守的那一方,他对足球发展的形势也做出了误判。2000年皇马夺得俱乐部历史上第8座欧冠奖杯后,他认定自己将成就一番不亚于伯纳乌的伟大成就,继而宣布提前召集大选,借欧冠之力完成连任。

桑斯已经感受到来自一名叫做弗洛伦蒂诺的成功企业家在背后制造的压力,但万万没想到,后者居然以菲戈为筹码,并最大程度利用媒体宣传征服了胃口越来越高的会员。之后的历史证明,弗洛伦蒂诺是一个比桑斯更大胆且更懂商业运作的领导者。但也必须承认,第8座欧冠虽然是桑斯平生最得意的成就,也是他竞选的最大筹码,但也是弗洛伦蒂诺“银河战舰”计划的基础。

桑斯并没有就此退出人们的视界,小儿子费尔南多·桑斯在马拉加结束职业足球生涯后,转身坐上主席台,在父亲的支持下,成为这座大城市小球会的主人,随后亲手完成了西甲历史上第一宗“石油黑金”入资交易。老桑斯一生通吃黑白两道,利用政策和法律空子赚了不少钱,也为此受到法律制裁。但归根结底,他留给西班牙足球界和皇马的那段历史回忆,是极具时代感、惊人且饱含滋味的。

费尔南多·桑斯在效力于皇马一线队期间遭遇外界质疑,被认为是“凭借主席之子身份留在队中”。

众人缅怀前主席

周日《阿斯》报与《马卡》报的头版,都向刚刚离世的洛伦索·桑斯致敬,两家媒体的着重点也都在于他带领皇马重夺欧冠的这份功绩。《阿斯》报头版标题为:那个带来第七座欧冠的人;《马卡》报标题则为:向那位带领皇马重夺欧冠的主席,说一声再见。

由于新冠病毒的传染性,桑斯无法在人生的最后时刻拥有亲人的陪伴。而因为出行限制令,桑斯的子女亲人以及皇马俱乐部,也无法在此时为桑斯举办告别仪式。面对父亲的去世,小洛伦索·桑斯十分悲痛,“我的父亲过世了。他不应迎来这样的终点,也不应以这样的方式离去。他是我生命中见过的最出色、最勇敢、最勤奋的人之一,家庭与皇马是他动力的源泉。我的母亲与我们兄妹几人以他为傲,愿他安息。”

作为桑斯的女婿,皇马旧将萨尔加多伤心地表示:“我不知道从哪里说起……当初我加盟皇马时,你说过,这名球员会陪伴俱乐部多年。说到做到,我为皇马效力很久,我也成为了你家庭的一员。在我双亲去世后,你与玛莉亚就成为了我的父母……”

而作为皇马时隔32年重夺欧冠的功臣,昔日皇马前锋米亚托维奇也视桑斯为父亲,“他就这样走了,我们没有办法与他告别,也不能和他最后说上一句话,这令人心碎。这一夜,是我最伤心的一夜,我到现在也无法相信这个现实。我一直将他当作父亲,与他十分亲近,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我希望当这一切过去之后,皇马可以为他举办一个盛大的告别仪式。”

劳尔、卡西利亚斯、拉莫斯等人,也通过社交媒体账号发文致哀。劳尔写道:“主席,愿你安息,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你。”

卡西利亚斯表示:“愿主席安息,在如此艰难的时期,想给你的亲友们一个拥抱。此外,也向其他因为新冠而去世的人们致哀,愿所有人坚强。”

作为皇马现任队长,拉莫斯写道:“对于皇马人来说,这是非常伤心的一天。洛伦索为皇马带来的第7、第8座欧冠冠军,将皇马的过去与现在连接起来。他的离去,让我们在这个艰难的时期中更加悲伤,向他的家属深表慰问,愿他安息。”

卡佩罗曾在桑斯担任皇马主席期间出任球队主帅,但两人因费尔南多·桑斯是否应当担任主力而有过不少争执。卡佩罗并没有给费尔南多太多机会,而意大利人也匆匆结束了自己在皇马的第一段执教生涯。时过境迁,卡佩罗早已释怀,如今桑斯离去,卡佩罗也在接受西媒采访时回忆称:“我们在工作方面的确有过很大的分歧。对于我来说,他是个很有个性的人,我与桑斯一起打造了一支球队,一年后,这支球队赢得了欧冠。桑斯是一位好主席,我们当时没有雄厚的财力,但他很懂足球,也正因如此,我们打造了非常出色的队伍。”

在成为巴萨主席之前,加斯帕特曾担任巴萨副主席多年,他也是桑斯的“老对手”。谈起桑斯的离世,加斯帕特感叹道:“我感到十分悲伤,他因为这个病毒而离去。之前我们有时候也会聊天,每当皇马与巴萨对决的时候,我们都会通电话,我很欣赏他,他是个亲密的朋友。愿他的在天之灵,能帮助我们早日渡过这一劫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