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那些「处理尸体」的人。|百家故事

发布时间:03-2311:43

本篇文章收录于百家号精品栏目#百家故事#中,本主题将聚集全平台的优质故事内容。读百家故事,品百味人生。

作者|loop

因为疫情的缘故,这段时间,全国的目光几乎都聚焦到了武汉,而在这期间,被关注最多的就是白衣天使。

因为医疗紧张,全国各地的医生团队奔赴武汉,在病毒肆虐的环境中,争分夺秒地和死神抢人,于是,一篇篇歌颂医者的文章大量涌现。

诚然,疫情使医生形象更加伟大,可谁又关注背后那些处理尸体的人……

相信大家都对这个视频很熟悉。

武昌医院院长感染病毒殉职后,他妻子追着灵车跑的场景,触动了很多人,但对于殡仪馆的丧葬人员来说,这种撕心裂肺的场面,他们几乎天天都见。

在这场疫情中,他们和医生一样,要穿着厚重的防护服,全副武装地出入被病毒环绕的场所。

有些小区没电梯,他们要亲自背着遗体,一点一点地往楼下运。

碰上电梯狭小的小区,担架进不去,他们只能把尸体卸下来,靠在电梯间里,用自己的身体顶着,用手扶着……

而这种辛苦与危险程度,可想而知。

大家都害怕尸体,但他们却要近距离为逝者清除脸上的污渍……他们不能过节,不能团圆,不敢和人交流,只能穿梭在大街小巷为逝者奔波。

虽然人人都躲着他们,但这份职业同样伟大,他们给了死者最后的尊严。

大家歌颂救死扶伤的人,却总忽略处理尸体的人。

殡葬者如此,法医同样。

还记得新冠肺炎的第一例解剖案例吗?

法医刘良曾说,这场解剖工作从二月中旬就开始了,但2月24号的时候,钟南山院士一直在打电话催。

因为有些工作,光靠医生是完成不了的,必须要靠法医们和“尸体”沟通,医生才好评估治疗效果。

当时钟老说,我们前线都在等你这个结果。

法医的重要性,不仅体现在这次疫情中,在平时的案件侦破中也格外重要。

平常人忌讳死亡,但在法医眼中,尸体都是会说话的,多年的专业储备,让他们学会与死者沟通。

法医们通过对尸体的表面检查和解剖分析,去推测死者的死亡时间,死亡方式,具体死因等关键信息。

不管前一刻在做什么,只要有案子发生,他们就要立刻放下手中的事奔赴现场。

他们的首要职责,就是对现场的尸体进行分析,初步甄别死亡原因,判断是自杀、他杀或是意外。

而警察对案情的整体判断,也往往会根据法医的鉴定报告为基础。

人们总是夸赞警察,却忘了法医们也在默默承受黑暗。

在破案的过程中,每一步都至关重要,法医决不允许自己在工作上出现任何差错。

他们知道,自己得出的每一个结论,都将影响案情的走向。

稍有一点偏差,就会冤枉好人,也无法替死者伸冤,所以只要在工作岗位上,每一名法医都会拿出最专业的态度。

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的陈庆,就曾因为一个小小的疑点,数次推翻自己之前的结论。

他走访了多家医疗机构现场咨询,还和团队一起还原危险的命案现场,经过这无数个日夜的努力,才最终换来死者的清白。

在法医看来,再微小的细节都不能忽视。

他们为生者权,为死者言。

因为职业的特殊性,法医总是忍常人所不能忍。

记得之前有人说,老家那边出车祸,一个人被车碾了过去,肠子都碎成了好几段。

当时现场的警察的脸色很差,一直往后退,看上去是在压抑想吐的心情。

而冲在最前头的人,是法医。

他们什么都没有表露出来,只是神色平静地把人放在担架上,把露出的器官往身体里塞……

其实光看文字描述,就已经觉得很恐怖了,这世界上,又有多少人能心态淡然地面对这个场面?

然而,越是残忍,法医就越不能退缩。

法医这一行,会目睹无数“刺激”的场面——

他们要面对高度腐烂的尸体,要用手碾着死者的胃内容物,要忍受满地蛆虫的同时对死者进行初步分析……

我也经常听身边有人调侃说,法医们之所以选择这个专业,一定是因为本身也比较“重口”。

可这世界上,有哪个正常人喜欢和尸体打交道,法医极强的心理素质,也都是日复一日练出来的。

他们也曾呕吐过无数遍,也曾看着满地的蛆虫全身发抖,可他们比谁都清楚,自己是死者的发言人,如果连自己都不愿面对他们,那么这世界上,又将平添多少无声的委屈与不甘。

这世界上谁都能害怕尸体,唯独法医不能。

他们必须留下,听死者在世上的最后一次“讲述”。

为了给社会带来光明,法医接触了无数黑暗,别看平时只跟尸体打交道,其实时刻都暴露在危险之中。

有时候,死人比活人更有威胁。

就像这次给新冠肺炎病人解剖时,法医就承担着被病毒感染的风险。

几乎所有法医在进行尸检时,都怕一种叫“烈性传染病”的东西,因为在尸检过程中,感染的风险是无法完全避免的——

法医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手术刀或骨头碎片划伤。

况且有些传染病还存在潜伏期,法医们一旦感染,家里人也要跟着遭殃。

而在很多情况下,法医并不能提前知道死者究竟有没有烈性传染病,只能小心小心再小心,避免自己“中奖”。

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就算没有烈性传染病,很多尸体也是有毒的,特别是高度腐烂的尸体。

济南市历城刑警大队法医吕国庆,就有一段不愿回首的往事。

那时的他正在处理一桩碎尸案,在拼接尸块的过程中,为了能更清晰地辨别,他需要摘掉眼镜,对尸体进行贴面式的拼接。

持续工作几小时后,他突然面色发白,头晕,呕吐,鼻子里也不断传来腐尸的味道。

他中了尸毒。

而只要是做法医的,几乎都有这个经历。

有时候是因为无法避免,而有时候,是明知道会有这个结果,也要为了死者的清白拼一把。

而除了一些疾病的损害,法医的生命也经常会受到威胁。

开头时就已经说了,法医不仅要面对尸体,勘察现场也是他们的责任。

有时,凶手其实并没离开,就藏在现场的某个角落,而法医在进行勘察时,很可能直接与凶手正面相撞。

当凶杀现场发现在野外时,法医也要跟着来回奔走,同时还要对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做好准备。

有不少法医都说过,自己有同事在勘察现场牺牲了。

人们总想远离法医,但又有多少人知道,法医也和警察一样,会为案件付出生命。

可即便有无尽的危险存在,法医也不愿放弃任何一位死者。

在纪录片《法医密探》中,一女孩遭受性侵且在水中溺亡,但父母却觉得女儿的死法太丢人,于是便隐瞒了部分信息。

也许在这对父母心里,女儿的死亡还没有面子重要吧。

可尽管父母不愿交代真相,法医也没有放弃这可怜的女孩,坚持着为了她找寻真相。

法医是死者和这世界的最后一丝联系,他们会倾尽所有能力替不能说话的人发声,还死者一个清白。

法医很辛苦,几乎全年无休。

不管白天还是深夜,不管是周末还是节假,只要案件发生,法医就要跟着行动。

一旦有了命案,就算半夜两点也得赶去现场,脸来不及洗,饭没空吃,一忙就是一两天。

如果放假的时候赶上有人遇害,很多法医都会放弃休息。

而等到工作结束时,假期也跟着结束了。

他们偶尔也会抱怨当法医的苦,但吐槽过后,又重新热爱起自己的职业。

他们是死者的代言人,所以明白自己的职业担当——

用毕生为逝者发声,捍卫法律的尊严。

他们很伟大,可误解依然存在。

福建法医徐伦武说,自己参加初中同学会时,一位同学很热情地准备和他握手,但在听闻他的职业后,便立刻把手放了下来。

当时的难堪与尴尬,他至今都记得。

特别是那些刚解剖完尸体的法医,根本没几个人愿意和他们待在一起。

或许是觉得晦气,或许是认为不吉利,人们总是躲他们躲得远远的……

你说,法医明明在为死者伸张正义,凭什么要受到如此多的排斥与误解?

可以不理解,但请务必尊重。

然而,任何事物都是双面的,有人排斥,就必然有人向往。

特别是随着近几年法医题材影视剧的热播,让不少年轻人都对这个行业关注了起来。

他们不觉得法医恐怖,反而感觉法医很勇敢,很酷。

可这个“酷”究竟代表着什么呢?

是触摸尸体?是解剖死尸?还是与凶杀罪犯直接对话?

可惜这些在年轻人看来很勇敢的行为,其实一点都不酷。

对法医来说,能够镇定自若地走进残忍的现场,用充满怜悯的心为死者难过,同时又用最专业的态度对待死者,才是真正的勇敢。

而在奋战几天几夜后,当真相终于水落石出的那天,他们能毫无保留地对死者说一声“请安息吧”。

那时的他们,才是最酷的英雄。

就像我那位法医朋友说的——

“那些无缘无故死了的人,总得有人替他们说话吧?别人都怕,那就我来。”

在和平时代的英雄中,默默无闻的英雄有很多。

好比这次疫情中,所有的光鲜和掌声都给了医生和基层,但也不能忽视那些和尸体打交道的人。

四处奔走,为亡灵发声,却时刻活在误解与偏见里。

疫情下,医生护士为生者守护安全,而他们,努力为逝者讨一个说法,辛苦了……

参考资料:

北京时间:《案件真相的还原,别忘了还有法医。》

人民网:《揭法医真实的工作状态:要让尸体说出真相》

中国新闻网:《揭秘法医工作,环境“脏累差”同学不愿与其握手》

齐鲁晚报:《探秘济南法医:14年前我中的那次尸毒,一辈子忘不了》

央视纪录片《法医档案》

返回顶部